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疆 > 正文 1149 缺个章节名
    完颜璟绝没有想到,为了弥补心头愧疚的皇叔卫绍王完颜永济,竟然战死在了沙场!

    他几乎不敢相信跪在他跟前的迪吉儿、完颜合达所说的一切,神情此刻有些茫然,有些难以置信,更多的是一种……就连旁边李师儿都无法理解与形容的表情,而这个表情,叶青当年却在漫天飞雪的黄河冰面上见过。

    只是如今完颜璟已经长大,随着心智的成熟与坚定,脆弱的一面虽然被他隐藏了起来,但在这一刻,还是能够感觉到,完颜璟有些略显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完颜璟一连问了三遍,但却始终没有勇气踏进眼前的房间。

    庆元三年四月底,贾涉从叶青的亲卫中挑选了十三名最为忠诚的将士,而后把其余十三杆枪交给了这十三名将士,他们从今往后的职责便成了对叶青的寸步不离。

    弓弩、腰刀必不可少,而如今还要加上这一杆比弓弩更为可怕的兵器,从而对权势越发重的叶青形成一道无人可破的防线。

    一连数天的时间里,墨小宝、钟蚕、徐寒、贾涉,以及那十三名将士,一直处于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甚至墨小宝跟钟蚕,在睡觉的时候都会把枪搁在被窝里陪着他睡觉。

    檀州城内很少能够看到这十七人的影子,几乎每天这十七人都会出去以狩猎的名义,拿着那人人羡慕的步枪出城过瘾。

    也正是因为十七人每天变着法儿的想要出城过瘾,从而也使得叶青这几日的伙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各种山珍野味都被端上了桌面,以此来孝敬叶青允许他们十七人出去试枪。

    天气依旧很冷,躲在房间里涮着火锅的叶大人满头大汗,几日不见的董晁风尘仆仆的闯进叶青的房间,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茫然跟震惊,看着叶青呆呆道:“完颜永济死了!”

    “噗……。”叶青刚刚喝到嘴里的酒瞬间喷了出来,对面的墨小宝被喷了个满脸,但此刻墨小宝根本没心思在意,而是跟钟蚕其他几人一样,有些担心的看向叶青。

    “完颜永济死了?这……这怎么可能!”嘴角还残留着刚刚喷出去的酒渍都来不及擦,有些不相信的摇头继续问道:“消息可靠吗?是不是完颜璟故意……。”

    “不是,完颜永济真的战死了,甚至在死前,都没能够见完颜璟一面。完颜璟赶到丰州时,完颜永济就已经死了。背后两箭直中要害,据说当发现时,完颜永济已经是油灯枯竭之时了。”董晁面色凝重的说道。

    墨小宝此时才伸手擦着脸上的酒渍,看了看叶青又看了看董晁:“你是说,完颜璟已经御驾亲征至丰州了?”

    “距离我们不过两百里地而已,穿过檀州跟前的山脉就能够到达。”董晁回应道。

    “完了。”叶青两手一摊,心头虽然还有些难以置信,完颜永济竟然就这么死了,但眼下显然不是替完颜永济惋惜的时候,完颜璟既然到了丰州,加上完颜永济的死,以叶青对完颜璟的了解,接下来恐怕完颜璟就要御驾亲征为他皇叔完颜永济报仇了。

    “完颜璟必然是要亲征为完颜永济报仇了,赶快……。”叶青此刻有些手足无措,自己在檀州耽误的时间有些久了,而且完颜璟御驾亲征的消息跟速度也有些太过于突然了:“立刻召集种花家军出发,前往西京路,要快,立刻出发。”

    再次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叶青对火锅旁有些发愣的墨小宝、钟蚕、徐寒以及贾涉下令道。

    随着叶青的命令,墨小宝四人瞬间就消失在了火锅桌旁,随后不过片刻的功夫,外面就开始响起来吵闹声与号角声。

    战马在外面嘶鸣,盔甲发出叮当的响声,房间里的叶青,此时脑海里满是完颜永济的影子。

    虽然对卫绍王完颜永济,谈不上私交多好,但这么些年来,自从夺回济南府后,他跟完颜永济便没少打交道。

    虽然整个人笨了点儿,但脾气性格都还很合叶青的胃口,甚至当初被强留在济南府当人质时,时不时的还能够经的叶青开的一些玩笑。

    叶青的眼中,完颜永济就适合做一个王爷,不管是其能力和性格,都只适合当一个王爷,而这些年来,完颜璟对他的信任,也验证了叶青对于完颜永济的看法。

    完颜璟身为大金国的帝王,世宗皇帝完颜雍的孙子,完颜永济则是世宗皇帝完颜雍的儿子,自从他的侄儿完颜璟登基为金国皇帝后,完颜永济从未因此而感到不平,从未想过要从完颜璟手里夺取皇位。

    也正是因为完颜永济真心实意的想要辅佐完颜璟,从而使得完颜璟在金国宗室中,最为信赖的便是他的皇叔,对其信任的程度,甚至是远远高过完颜璟对他自己的几个兄弟。

    如今完颜永济死了,叶青的脑海里第一时间就会浮现,当年在攻破济南府时,大雪纷飞的黄河冰面上,自己与完颜璟相对而立,完颜璟留着眼泪冲自己嘶吼着:“皇爷爷驾崩了”时的无助模样儿。

    一想到完颜璟当年那无助的模样儿,叶青便立刻有些心烦意乱,他不知道此时的完颜璟还能够承受多大的打击,但他敢肯定,完颜璟接下来必然是要跟蒙古人破釜沉舟。

    脑海里满是完颜璟当年在大雪纷飞的黄河冰面上,哭泣、嘶吼、无助的样子,钟蚕身为前军已经率先出发,徐寒、墨小宝紧随其后,与叶青一同快速的离开了檀州。

    而如今的檀州将要有留在燕京的司马坚来补上,燕京便只留下了耶律月带着恒峤,按照叶青临走前的叮嘱与计划,继续做着对燕京的安抚一事儿。

    庆元三年五月四日,铁木真在德兴府的营帐里,木华黎、博尔术、哈萨尔,以及陈那颜同样在座。

    金国皇帝完颜璟如今就在距离此地不足五十里地的丰州,这一消息已经得到了证实,从而也让铁木真的野心开始蠢蠢欲动,第一时间把四人都召集到了账内。

    “耶律厮布请求大汗再次派兵驰援他们。”陈那颜看了看眼前,都比他要在铁木真跟前受重用的三人后,向着铁木真说道。

    铁木真不做声,目光却是望向了木华黎三人。

    木华黎点点头,而后沉声说道:“臣以为不必理会,最受金国皇帝完颜璟信任的卫绍王完颜永济战死,此时金人将士以及皇帝正是同仇敌忾、报仇心切之时。不如就让耶律厮布且先迎接金人上下的

    怒火,而后我们再……。”

    “如此若是一旦耶律厮布败了,金人士气必然高涨,恐怕于我们大蒙古过将士也没有任何好处。金人如今虽然因为卫绍王完颜永济的死,以及他们的皇帝亲征而士气高涨,但若是我们联合耶律厮布一同抗金,胜算恐怕会更大。”陈那颜皱眉,不等木华黎说完便反驳道。

    木华黎不做声,博尔术则是开口道:“陈将军此言差矣,卫绍王完颜永济深受金国皇帝信任,如今战死疆场,完颜璟必然是要为其皇叔报仇,那么我们不妨就先以耶律厮布为替罪羊,毕竟……契丹辽人此时对于我们还重要吗?”

    “扶持一个傀儡,远远不如把疆域纳入我们大盟国的范围内,臣弟以为,不妨就让他们先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我们再出兵,直取完颜璟,如此金国亡国就不远了。”哈萨尔看着手持金色匕首的铁木真,显然他更为清楚一些,如今大汗想要的是什么。

    铁木真淡淡的瞟了一眼陈那颜,欣赏着手里的金色匕首,沉默片刻后道:“叶青会做什么呢?燕云十六州已经被叶青全部夺取了,叶青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亡了大金国吗?”

    “远隔千山万水,就算是叶青到时候知道了,但我们已经拿下金国其余大半,就会像当年我们跟他平分夏国一样,臣不认为叶青会不满意。燕云十六州乃是中原门户,如今尽在他手掌握,他该知足了。”木华黎皱眉,提起叶青他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出使济南府跟叶青并能够达成他们想要的目的,最后迫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铤而走险想要刺杀叶青,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叶青大度,没有追究他跟博尔术,但这件事儿显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过去的,而且……木华黎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再次面对叶青,终究是当年曾经在花拉子模一同征战过。

    “叶青会知足吗?”铁木真冷笑,在他心里,叶青比他们蒙古人还要像狼,阴险、狡诈、贪婪,诡计多端,善于隐藏自己的想法,而且还无情冷酷!

    与金人递交国书结盟,拒绝跟他们蒙古国结盟,不足半年的时间,就立刻撕毁了盟约,而后就趁契丹辽人谋反时,开始大举攻金,这样的人,有感情吗?别忘了,他还是完颜璟什么所谓的先生,可到了关键时刻,还不是露出了他贪婪、阴险的嘴脸,把他的弟子逼得无路可退、腹背受敌?

    中原人所谓的道义、风骨、气节在叶青身上完全看不见,就像是一头狼一样,只认食物。

    “但完颜璟应该是恨叶青的,又被叶青趁机夺取了那么多城池,还有燕云十六州……。”博尔术皱眉说道。

    “可完颜璟也恨我们,因为他的皇叔卫绍王完颜永济死在了我们蒙古人的手里。”铁木真悠悠的说道。

    “燕京距离此地少说也有五百里地,就算是他叶青想要重新示好完颜璟,但他鞭长莫及……。”哈萨尔有些不耐烦,想不通为何铁木真会如此忌惮叶青。

    “但谁知道他现在哪里?”铁木真反问着,而后手里的金色匕首指着帐外:“说不定如今叶青就在我们附近,一直在偷偷的看好戏,在等待着一个可以向完颜璟示好的机会。你们在叶青的地盘济南府,曾经刺杀叶青不成,叶青大度放了你们,但不代表,他不会用同样的方法来报复。”

    铁木真缓缓的靠向椅背:“所以啊,耶律厮布即便是被金人杀了,我们还有耶律留哥这支傀儡,但叶青我们不得不防。静观其变吧,看看耶律厮布能不能挡得住,金人皇帝为他的皇叔报仇的怒火。等到两败俱伤时,再商议是否要攻完颜璟的大军。”

    简简单单,铁木真很轻松的就放弃了对耶律厮布的求救,从而打算继续看热闹,但铁木真也绝不会就此真的只看热闹,只是他还要看看形势,找找叶青。

    “德兴府四周斥候扩大,朕认为必然能够找到宋人的踪迹。”铁木真的目光落在了木华黎跟博尔术的身上:“就由你们二人负责吧,找出叶青在暗中的大军来。”

    铁木真在这个时候,还能够顾及叶青是否已经暗中潜伏到了西京路,而此时的完颜璟,早已经完全顾及不到叶青如今身在何处。

    甚至如今对于乞石烈诸神奴的态度,也比在大定府刚刚见到时要好了很多。

    卫绍王完颜永济的遗体已经被送回到了大定府,而接下来完颜璟一直在整备各路大军,御驾亲征已经是箭在弦上,即是为了给完颜永济报仇,同样,也是为了大金国的根基跟未来。

    而此时的乞石烈诸神奴,却是一直在想着叶青当时的话语,眼下的形势仿佛就如同叶青所说的那般,虽然还未到万分危急的关头,但最起码叶青所预言的,如今都已经一一得到验证了。

    在蒙古人的大军开始支持契丹辽人后,金人便不再像一开始那般能够连战连捷,如今不只是连输了两场,而且还搭上了卫绍王完颜永济的性命,这就让乞石烈诸神奴不得不去猜想,叶青当初显然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早就准确的预料到,圣上会真正的御驾亲征,以及蒙古人会对金国动手。

    完颜璟既想要为完颜永济报仇,也更想要能够平定叛乱,完颜合达、迪吉儿、再加上都刺以及乞石烈诸神奴,完颜璟如今麾下依旧是兵多将广。

    耶律厮布并没有再次等来预料中的蒙古援军,退守在后方的蒙古人,显然是铁定了心让他独自一人来对抗,气势汹汹的金国大军。

    即便是他想要跟上京路的耶律留哥联系,但奈何金国另外一路大军,虽然也曾打败了金人,但如此金人在快速的整备后,便再次跟耶律留哥僵持到了一起。

    庆元三年五月五日,完颜璟亲率大军出征,就连皇后李师儿也是一身甲胄在身,而每一个金人兵士,即便是包括一身金色铠甲的完颜璟在内,都因为完颜永济的死而是一身缟素,从而使得整个大军看起来极为的悲壮。

    庆元三年五月六日,完颜璟亲率大军直逼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迎战的耶律厮布,此时的叶青,还依然在崇山峻岭中穿梭,两百里的距离,显然并没有那么近,何况脚下并非平坦的道路。

    八千大军沿着山谷、河流快速前进,撒出去的探子已经在四面八方开始探查蒙古人跟契丹辽人的动向。

    如同铁木真担忧叶青一样,叶青在出了檀州之后,同样担忧铁木真会不会早就料到自己会来这么一手,所以即便

    是快速向北挺进,但在派遣斥候上叶青依旧不敢大意,深怕被铁木真先下手为强,会在自己经过的地方设有伏兵来伏击自己。

    五月六日出檀州,山林中的余晖眨眼便逝,种花家军不得不在山谷中休息,而斥候、探子依旧是如同山林中的走兽一样,来回穿梭于方圆近五里地的距离。

    甚至连篝火都被叶青小心翼翼的取消,从而不得不食用从檀州出来时,带的那些难以下咽的干粮,就着那冰冷刺骨的泉水来进食。

    比起今日中午在檀州的火锅来,不只是叶青吃的难以下咽,就连墨小宝、徐寒、贾涉三人,以及其他众将士,也是吃的极为艰难。

    不过这些对于种花家军来说,完全算不上什么,当年在草原上就着积雪吃饭也是常有的事儿。

    墨小宝跟钟蚕是最为熟悉蒙古人如何作战的,虽然徐寒、贾涉都曾经跟随叶青,与蒙古人一同出征过花拉子模,但不管是叶青还是贾涉或者是徐寒,比起墨小宝跟钟蚕来,他们对于蒙古人以骑兵作战的一切了解的还不是那么透彻。

    “没有跟蒙古人交过手的,几乎都以为蒙古人不过就是战马多一些,是靠战马来取胜每一场战争。实则并非是如此……。”墨小宝蹲在叶青跟数个将领跟前,除了叶青跟贾涉外,种花家军几乎都知晓蒙古骑兵的厉害之处,所以这一场讲解,更像是所有种花家军,在给叶青与贾涉在讲解。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蒙古人是一盘散沙,他们在战场上毫无纪律,全是凭借他们精进的骑术来作战。但种花家军当年与蒙古人作战,却是早就发现,蒙古骑兵并非是一群乌合之众,相反他们有着极强的纪律性,对于将领的命令是毫不犹豫的执行到底,即便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但若将领让他们骑马跳过去,他们也会……。”说起这些来,墨小宝就立刻变得很认真,但显然有些没有说到点儿上。

    叶大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伸脚把蹲在前面的墨小宝一脚给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别废话,说点儿有用的。”

    嘿嘿笑着接着在叶青面前蹲好,正色说道:“还有一个错觉便是,蒙古人离开战马后便会毫无战斗力,其实不然,即便是他们胯下的战马在战场上倒下后,他们还会用双腿跟在其余骑兵的后面,用手里的弓箭继续作战,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所有没有战马的骑兵,会冲锋向前,为有战马的骑兵做着骑兵无法做到的掩护、人墙等等,当然,他们跟在马屁股后面,不能离开的重要原因还是,如果有人掉落马下失去战斗力后,他们便会在第一时间补上。”

    徐寒在墨小宝说完后,立刻接上道:“蒙古人的战马虽然体型不大,甚至看起来并不威武,但耐力却是强过其他任何战马,而且相比起那些体型更高大的战马来,同样利于蒙古人在马背上控制自己的举动,这两点同样是他们在战场上致胜的法宝。”

    “耐力极强,速度也并不慢,在草原上一日便可行军两百里地,也正是因为他们的速度跟耐力的优势,从而使得他们往往给敌人一种神出鬼没、来去如风的错觉。”墨小宝道。

    “他们不需要粮草补给,如同我们种花家军一样,马背上就能够做所有的事情,自然,这也是我们跟他们学来的。蒙古人对敌时最为擅长的就是利用他们战马的坚韧与灵活,战场上令人眼花缭乱的穿插、迂回,让敌军一时之间难以抓到他们的主力,是他们常用的伎俩,再者便是靠诈败来诱敌深入伏击圈,或者是利用他们战马耐力强大的优势,消耗敌军战马的体力,最后再杀一个回马枪,往往在蒙古人诈败后,追击敌军的几乎都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不错,就算是马背上的人还有力气作战,但胯下的战马已经口吐白沫了,到了那时候就只能任由蒙古人宰杀了。可以想象一下,你的战马累趴下了,而蒙古人骑着战马围着你的场景,生还几乎无望。”

    “蒙古骑兵同样分为重骑兵与轻骑兵,扎甲、锁子甲、皮甲都有,所有的甲胄都是看他所有作战的对象而定,重骑兵跟轻骑兵的作用蒙古人分的很清楚。弓箭、腰刀、长矛以及狼牙棒是他们的主要兵器。其余会根据他们兵士的爱好,他们愿意携带一些其他来保命、杀敌都无不可,套马绳、网马套等等,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但这些大部分常见于他们的轻骑兵,在追击敌人时用,重骑兵几乎没有过。”

    “若是你们跟蒙古人在草原上相遇,以种花家军这种规模的大军,碰上相等的蒙古骑兵,你们会如何做?”叶青突然看着眼前的几人问道。

    墨小宝嘿嘿笑了笑,其余将领也是会心一笑,这世上除了蒙古人自己外,就要数种花家军最为了解蒙古人的骑兵,毕竟,当年叶青把他们送到草原上,除了要磨砺他们外,便是让他们彻底的去了解蒙古人骑兵的优劣。

    “不管是什么样儿的交战方式,总之首先就是要杀掉他们骑兵中那些手里拿着三角旗的兵士,若是晚上的话,谁手里有火光就先杀谁。”徐寒率先开口说道。

    “蒙古骑兵看似一盘散沙,如同乌合之众,便是跟他们交战的敌人,永远都无法搞清楚,他们在混乱中是如何传达各种命令的,从而也就使得那些手持三角旗,但又并非是将领的人被忽视,而他们甚至在交战中比各级将领都要重要。五百人的骑兵规模里,敲掉他们五到十面旗子,基本上就可以随意宰杀他们了。”墨小宝继续说道。

    叶青默默的点头,木华黎跟博尔术,都曾经跟随他一起征战过花拉子模,而墨小宝跟钟蚕,也都曾经在铁木真麾下短暂的效力过,所以可以说,种花家军有多了解蒙古人,恐怕蒙古人也就有多了解种花家军。

    不过比起种花家军特别针对蒙古人而言,显然铁木真麾下的大军,在这一点儿上自然是要稍微吃亏一些了。

    如今的叶青,显然还不知晓,在铁木真的金帐外,并非是靠木华黎、博尔术等人来守护,而铁木真的亲征,也不是靠指挥木华黎等人,而是指挥他麾下不过亿万人的怯薛军,就如同叶青对于种花家军的作用,怯薛军,也就如同铁木真麾下的种花家军。

    庆元三年五月七日,叶青特意向南迂回,深入到了更深的山岭中穿梭,从而在多赶了近两天的路程后,才再次调整方向,开始向北挺进,而此时木华黎跟博尔术在群山之中,始终没有找到任何跟宋人有关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