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宣旨
    思前想后,杨峰下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命令,将刘宗敏处以凌迟之刑,这个刑罚出来后,不少人全都吃了一惊,凌迟之刑是现如今大明最残酷的刑罚了。

    这也绝对是世界上最痛苦也是最残酷的刑法之一,由于这种刑法太过残忍,所以在历代法典中,凌迟这一刑罚均不列入正刑,只适用于极少罪名之中,一般只有罪大恶极,罪不可赎的人才被处以这种极刑。

    而刘宗敏在杨峰看来,便是足以配得上这种刑罚的人。

    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这厮进了北京城后,命人制作了五千具刑具,将整个北京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捉了起来,严刑拷打刑讯逼供,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索要银两,光是被他打死打残的官员勋贵就有上千人。

    在刘宗敏的严刑拷打下,最后收缴的银两居然多达数千万两,由此可见大明官员勋贵的富有,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自成也将大明所有的官员士绅和百姓全都推到了他们的对立面。

    山海关一战在和吴三桂以及满清鞑子作战大败后,回到了北京城的李自成惊讶的发现迎接他们的是冷漠甚至是饱含敌意的目光,李自成不得不匆匆逃离了北京城,最后居然在湖北的九宫山被一伙村民给杀了,他也因此成了历史上的一个笑话。

    可以,李自成政权之所以败亡得这么快,刘宗敏至少贡献了一半的功劳。这样一个贪财好色残暴嗜杀的屠夫,杨峰怎么可能让他这么痛快的死掉?有鉴于此,这才有了凌迟的命令。

    听到刘宗敏被处以凌迟的消息后,李岩沉默良久,轻叹了口气后便不再理会此事了。

    对于刘宗敏的下场,李岩并没有感到意外,当刘宗敏屠了嘉定城后,李岩就知道,自己的新东家是绝不会放过这个残暴的家伙,而且他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安抚好李来亨,不要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惹怒杨峰的事情,否则心情不好的杨峰不定把李来亨也给干掉那才冤呢。

    李自成既然已经授首,刘宗敏以及一干流寇也受到了惩罚,他们当中一些罪大恶极的人要么被处死要么被送到了矿山,在那里干苦力一直到死是他们唯一的下场,生下来一些罪责较轻或是没有犯下罪行的人则被杨峰送到了急需要饶吕宋岛。

    杨峰懒洋洋的躺在懒人椅上想着心事:“总算是把这个祸害了大明的家伙给干掉了,接下来应该有一段轻松的日子过了吧,等过几日我就找朱同志,哥们要带着全家到吕宋定居,再也不管这些糟心的事了。”

    一想到辛苦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能享受伦之乐,杨峰的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这是这种开心很快就被宋烨给打断了。

    “公爷,外面来了一个公公和几名锦衣卫,是奉了陛下的命令给您宣旨。”

    “哦,朱……呃,陛下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吗?”

    杨峰伸了个懒腰,这才站了起来,这时候宋烨已经指挥着几名家丁将书桌、香案等物件摆上,随后一名穿着宝蓝色服饰的三十岁左右的太监和四名锦衣卫大步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太监有些眼生,杨峰不禁打量了他几眼,这才上前拱手道:“这位公公好,敢问您高姓大名啊?”

    来人皮笑肉不笑的随意拱了拱手:“公爷见谅……奴婢不过是个无名卒,不敢出名字有辱公爷倾听。”

    杨峰心中一怒,这厮还真是高傲得紧啊,真以为自己代表了皇上,就可以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拉尿啊。

    杨峰身后的宋烨却是忍不住了,上前一步一把就抓住了那名太监的衣襟喝道:“你这没卵子的阉人,公爷问你名字那是给你面子,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公爷面前拿乔,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弄死在这里,最后连屁事也没有?”

    被宋烨揪住衣领的太监吓得腿都软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摆了一下架子,对方的反映就这么大,这情况的发展跟自己预想的可不一样啊。

    “宋烨,把人放下。”一旁的杨峰制止了宋烨。

    随后他才看了看这名太监淡淡的道:“有什么事等到这位公公宣完旨意后再。”

    杨峰此话一出,那名太监差点就吓瘫在地上。这位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要等自己宣完旨后弄死自己吗?

    想到这里,这位的双腿抖得跟筛糠似地,再也顾不上拿乔了,赶紧躬身道:“公爷恕罪,奴婢名叫高起潜,如今在御马监当差,刚才奴婢是鬼迷了心窍,公爷您大人有大量,把奴婢当成个屁放了吧?”

    “高起潜?你就是高起潜呢?”

    杨峰就是一惊,居然连高起潜也弄出来了。

    难得碰上一个自投罗网的,杨峰心里不禁嘀咕起来,是不是干脆把这个高起潜也给留在这里,要知道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这家伙可是专业坑队友一百年,最后还投降了满清鞑子,这样的混蛋不杀难道留着过年吗?

    杨峰沉吟不语,看向高起潜的目光中不禁带上一丝杀意。

    被杨峰盯着心里直发毛的高起潜吓得都快失禁了,这位可不是什么善茬,直接或是间接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自己刚才不过是稍微矜持零,你至于这么目露杀机吗

    最后,高起潜普通一声跪了下来叩头道:“公爷,奴婢错了,奴婢给您磕头了,您就绕了奴婢一条狗命吧。”

    高起潜就这么邦邦的朝杨峰磕起了头,脑袋刻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看的跟在他后面的四名锦衣卫至咧嘴、

    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是了。

    刚才这厮要不是在杨峰面前拿乔,何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好了好了,起来吧,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杨峰摆了摆手,“以后出门在外招子放亮点,否则什么时候丢了性命可就是咎由自取了。”

    “是是……公爷您教训的是。”高起潜知道自己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一时间只感到全身一阵酸痛。

    “好了,宣旨吧。”

    我在明朝当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