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马不停蹄转西征
    刘敬宣笑了起来:“寄奴,你是打算要我带着这次从淮北带回来的兄弟,直接整编成援军,去援助希乐和无忌他们吗?”

    刘裕点了点头:“是的,刚才你也看到了,建康和吴地的兵马,看似有两三万,但实际这时候不能轻易地出动,不然吴地不稳,就算是南燕,也可能会生出新的想法。我跟慕容备德虽然有过互不侵犯的约定,但是现在慕容超继位,以后会如何行事尚不得而知,至少他身边的那个宠臣公孙五楼,这回是力主攻打我大晋的,所以,广陵和江北的兵马也不可动,我手里唯一能用的,只有你这支淮北回来的生力军了,这些都是跟随你多年的旧部,老北府将士,虽然数量只有五千,但可作十万虎狼之师使用。他们对你忠心耿耿,即使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不离不弃,所以,与其打乱混编,不如由你单独统领,如此一来,这主帅之位,舍你其谁呢?”

    刘敬宣的眼中泪光闪闪:“可是,可是我毕竟是…………”

    刘裕沉声道:“你因为父帅蒙冤给害死而流亡番邦敌国,这是我一手安排的,如果谁对这点有意见,直接来找我就行。至于说一时糊涂,误信人言,闯下大祸,我也对你加以责罚过了。想当年我也因为娶慕容兰之事,而被打入死牢,直到戏马台三战而得到先帝的赦免。阿寿,你之前的事情,已经处理过了,如果谁还对此有意见,可以叫他直接来找我。”

    刘敬宣点了点头,眉头舒展了开来,还是有些犹豫:“可是,刚才丘进说得有理,就算别人没有意见,可是希乐他…………”

    刘裕的嘴角轻轻地勾了勾:“希乐是这次西征的主帅,而你只是率援军在后面跟进,起接应的任务,如果希乐的损失太大,你要输送兵马加以补充,但万万不要干涉他的指挥之权。到达战区之后,你也以援军主帅,全军副将的身份受他节制。阿寿,大家是多少年的兄弟了,虽然有时候有些意气之争,但这时候大敌当前,只有同心协力,打败劲敌,才会对大家都有利,不然的话,仗打输了,谁又能得到好处呢?这个道理,希乐不会不明白。”

    刘敬宣笑了起来:“既然寄奴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那容我回营花三天时间整编一下部下,安排好事宜,然后出发。”

    刘裕摇了摇头:“抱歉,阿寿,恐怕没时间让你等上三天了,刚刚接到的军报,希乐的大军已经到了湓口,和何澹之为首的三万楚军相遇,约期两日后决战,此战你是赶不上了,但不管胜负,希乐都需要你的援军补充,才能继续前进,你现在回去祭拜一下大帅,然后马上出发吧,你们在南燕的家眷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处理,阿兰只要还能说得上话,我想,你全家团圆的日子,不会太远。”

    刘敬宣咬了咬牙,行了个军礼:“我这就走,这回,我带上铁牛和镇恶,你没意见吧。”

    刘裕笑着一指大帐:“这里的兄弟,你随便挑。不过,除了你的本部五千人马,一个兵也没有哦。”

    刘敬宣哈哈一笑,转身就拉住了向靖和王镇恶的手,大步向帐外走去:“铁牛,你小子这两年有没有功夫落下啊,我看你这肥膘见长啊。”

    刘裕平静地挥了挥手:“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回营后清点好兵马粮草,我这两天要到各营去巡视一番的。新兵训练的事,还要有劳各位多费心尽力了。现在,散帐。”

    当所有人都退出军帐后,刘裕脱下头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对着在一边的角落里,奋笔疾书不已的刘穆之笑道:“死胖子,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都散帐了你还在那里记录什么?”

    刘穆之面无表情地说道:“在写你准备发给吴地的檄文和诏令啊。还有就是给阿寿请官恢复爵位的上表呢。”

    刘裕的脸色微微一变:“为何要现在写呢,难道,你对我的决定有意见吗?”

    刘穆之轻轻地叹了口气:“别的事情都没有问题,可是有一点,那就是无忌和阿寿的关系,你考虑过吗?”

    刘裕叹了口气:“我不是没考虑过,以前大帅的手下,多半现在是无忌在统领,这也形成了我的兄弟,希乐的兄弟,大帅的兄弟这三股力量,维系着现在北府军的平衡。但是阿寿毕竟手下是有五千精锐啊,这些是当年直接离开北府跟着他的,形同亲兵护卫,我总不能借口这次的事,把这些人强行从阿寿的名下划走,留着自用或者是给无忌吧。”

    刘穆之正色道:“你自用也比现在这样好。刘毅就算不满阿寿也不会当面发作,但不排除他会去敲打一下无忌,无忌现在是京八党三巨头,建义之时也是出生入死,让没有参与建义的阿寿来取代他,换了谁在无忌这个位置也不会心服的。如果你真的要阿寿去当后援,那就不能再把无忌留在前线了,让他去镇守淮北,或者是回京城宿卫,至于希乐和阿寿的关系,得让道规居中调解了。”

    刘裕正色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我让阿寿去前线,其实除了要给他一个建功立业,报父仇的机会外,也是因为现在阿寿无功,甚至是惹祸回国之后,把他放在京城,只怕多方不合适,世家子弟们会以此为借口说我用人徇私,阿寿是标准的军人,也跟世家子弟们处不到一起,到时候给人抓住把柄,甚至成为攻击我新政的武器,那就麻烦了。”

    刘穆之叹了口气:“所以,你宁可冒着阿寿和无忌起矛盾的风险,也要让阿寿去打仗立功吗?你就不担心前线为此出事?”

    刘裕微微一笑:“其实,阿寿真正的用处,是在战场上,他是天生的战士,只有打仗,才是最能发挥他本事的地方。把人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不就是我这个做大帅的本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