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继承两万亿 > 《继承两万亿》第三卷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竟是因为,他!
    南美,圣保里斯市,深夜。

    振北集团在当地最大企业“深棕”集团,总部办公室内灯火通明,明明在座的人很多,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安静的有些吓人。

    一张环形办公桌旁,正围坐着一大群噤若寒蝉的人。

    归属于振北集团,能赶过来的、资产五百亿以上的企业负责人,几乎全都到了。

    主持会议的,是脸色阴沉无比的白宣语。

    现在这边的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糟糕。

    有消息称,泄露的商业机密已经被人同步发送到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在内的所有大财团手里,许多一等一的大企业、大集团也都在蠢蠢欲动,垂涎他们在这边的蛋糕。

    说句毫不客气的话,在座所有人手里握的企业,眼下都成了别人眼里的肉。

    他们全是猎物

    说不定下一刻就会被人生撕活剥那种

    坐飞机赶过来的路上,白宣语足足打出了几十通电话,把一切能弥补的措施都提前安排上了。

    在座众人无一敢耽搁,全都照章而行。

    不过,不管是资金的调拨,还是已经签好的各种文件合约,甚至原料产品运输,那都不是一时一刻一个电话就能停摆的。

    亡羊补牢那也是需要时间的,而眼下他们最缺的,也正是时间。

    一旦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哪一方庞然大物率先下手,都会引发联动效应。

    无数饿狼一般的外部企业,就会扑过来,把他们啃食殆尽。

    根本没有有效防御方法。

    等死,着实是世上最煎熬的事

    白宣语已经沉默多时,眉头凝成了疙瘩,连眼睛都是赤红赤红,布着血丝的。

    “深棕”集团总经理惶恐不安,不时会瞥上濒临爆发边缘的代理董事长一眼。

    涉密的文件就是被他身边的秘书偷走,泄露出去的,现在那人还不知所踪,所以他比别人更怕承受白宣语的怒火。

    “你们大家,现在,谁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白宣语终于再度开口,连嗓音都是沙哑的。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相继摇头,甚至连叹息之声都不敢发出,生怕成为点燃白宣语情绪的导火索。

    白宣语等待半晌,不见有人回应,眼中透着浓浓的失望。

    其实,便是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好方法,因为能做的一切措施都做了,可惜依旧是杯水车薪。

    眼下,绝望与悲观的气息已经弥漫开来。

    指望外面的企业忌惮振北集团的威名,不敢下嘴,那连白宣语自己都不敢想。

    毕竟,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这些庞然大物,可是全然没有这种忌讳,而只要他们动了手,其他那些中小的门阀、家族、财团、企业就会一拥而上,数目一多,振北集团的强大威慑也就被无限稀释掉了。

    白宣语只觉得胸口堵塞,一股气不上不下压在那里,憋得他难受无比。

    泄露出去的商业计划是好计划,只没成想第一时间就让人给卖了,而且事情出在他手里,这让他如何对集团交代。

    一旦南美区遭受巨大损失,那他这个代理董事长,也就彻底没脸再在这个位子上待了

    白宣语是又恨又不甘心,忽然一拳重重捶在了办公桌上。

    厚重的实木桌子发出一声沉闷巨响,连附近的茶杯都是一跳。

    所有人吓一跳,小心探望一眼,又迅速地埋下了头去,“深棕”集团总经理更是大气不敢喘。

    手掌传来的剧痛,让白宣语冷静一些。

    他瞥了眼在座众人,缓了缓方才沙哑着声音道,“抱歉,是我的情绪失控了。这件事出了问题,责任在我,与你们无关”

    白宣语背过身去,无力一挥手道,“你们,走吧”

    在座众人迟疑地相互看了看,没人动身。

    “走”白宣语沉声低喝。

    众人这才匆匆起身,匆匆离去。

    只不过今晚怕是谁也睡不好了,都要枕戈待旦,以备这位代理董事长召唤。

    诺大办公室,很快就只剩下白宣语一人,他漫步走到窗边看向圣保里斯市的夜晚。

    远处天幕尽黑暗,阴沉的让人心无望。

    “也许,还有最后一线生机,可以去尝试。”白宣语忽然喃喃道。

    那也是他心中唯一还没有尝试的办法,就是直接与两大家族对话,请他们莫要下死手。

    不过,一来,这关系不好找,二来,就算找到了,人家未必会给面子。

    就算两大家族答应了,振北集团也要付出颇为不菲的代价,并且该受到的损失,也未必就能降低多少。

    关键是,振北集团将给同量级的存在,呈现自己的狼狈一面。

    这是一种羞耻

    白宣语抬起手捂住了双眼,因为他深深的沮丧,更不愿看到玻璃窗上折射出来的影子。

    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我终究还是把集团颜面给毁了,我究竟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代理董事长呢,爷爷。”

    “您究竟在哪里啊”

    白宣语在圣保里斯市所召开的这次会议,不久后就被远在北美的温言与佩罗斯知晓了。

    俩人第一时间通了私密电话。

    “进展如预想一般,一切顺利啊”佩罗斯在电话中都止不住春风得意,“待明日,我们就能名正言顺进行过问,并且对白宣语的错误进行谴责。一旦那边的企业遭受重大损失,我们就启动问责环节。到时候,任谁站出来也无法去挺白宣语。他那个人又是自信自傲,爱惜那不值钱的颜面,下台几乎是一定的。温言先生,你将是下一任的代理董事长,我提前向你表示祝贺”

    “有劳佩罗斯先生的支持,我上任后,也会尽快安排董事局的人进驻管理层。”温言和声道。

    这是俩人之间早有的约定。

    “这一次可说是我们双方的共赢啊,集团未来将在我们手中,会大放异彩”佩罗斯亢奋道。

    温言也道,“我也会让人继续盯着那边的变化,有情况,必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一定”佩罗斯道。

    这通电话持续了十几分钟便结束,双方皆是欢欣,

    不过撂下电话,温言的脸色缓缓沉落,并没有方才那么振奋喜悦。

    “快成功了”一旁,阮语轻声道。

    “嗯。”温言只是应了一声,便再也没了声音,只剩下他的双眸在黑暗中明灭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阮语并不去打搅他,只是一转身,微不可闻的轻轻叹息了一声。

    比风还轻,除了她,没人听清。

    有时候想要得到一件东西,需得付出代价,有些代价是有形的,而有些,是无形的。

    白宣语开会之时,身处北欧的娜迦莎,正与自己的父亲进行视频会议。

    另外,还有族中几位覆手为云的核心人物,一道旁听。

    娜迦莎的父亲杰洛斯,现年六十多岁,看上去神采奕奕,皮肤保持极好,就如同四五十岁一般,连头发都很黑很浓密,一张方正面容,看着颇有威仪之相。

    娜迦莎把在晚餐时发生的一切,详详细细说了个遍。

    关于白小升的那些人脉,更是不露一字,前前后后说了足足一个多小时。

    杰洛斯听得目光微闪,饶有兴趣。

    在他身后那些族中长辈,皆是交头接耳,从反应来看都显露出极大的吃惊。

    “父亲,我建议,这个白小升我们一定要重视”最后,娜迦莎做总结。

    杰洛斯微微颔首,旋即瞥了身边众人一眼,那些人见状顿时安静几分。

    “这就明白了,为什么南美秦家突然会答应米卢特洛斯家族,给予他们码头的使用权。”杰洛斯道。

    这一句话,让旁边众人再度交头接耳。

    “那个白小升凭什么可以让南美秦家不顾咱们家族的压力,出手帮助米卢特洛斯家族。”

    “是因为振北集团副董身份吗”

    “我看未必便是振北集团代理董事长亲自去说,也不一定能有这般效果,毕竟秦家得忌惮咱们家族”

    “这倒真是奇了,那年轻人还有什么隐藏身份不成。”

    众说纷纭,难有定论。

    杰洛斯制止众人道,“关于那个男人的背景,咱们可以回头慢慢去探查。当下关键,在于结交那个人,方是正事。”

    众人连连点头。

    娜迦莎通过视频道,“眼下,振北集团在南美遇到一个麻烦,正是一个大好契机,那个男人也提及此事,我与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雅米都答应要伸以援手,就看哪一方更快了,希望家族各位长辈能赶快有决断。”

    众人闻言皆看向杰洛斯。

    因为不久前,杰洛斯还针对这件事下了一番安排。

    弗克林家族原本要暗中下手,毫不客气吞掉振北集团在这边的利益,免得那些落入米卢特洛斯家族企业手中,让他们起死回生。

    至于后续振北集团诘问起来,完全可以声称是误会,随便弄个人出来背锅,又或者在其他方面让些好处出去。

    总之,一切都已经安排了下去。

    众人注视下,杰洛斯略一沉吟,旋即道,“这样,我们马上撤销原有的安排,还要宣布给振北集团企业保驾护航”

    娜迦莎闻言,隔着屏幕都连连点头。

    如此,再好不过

    身为一族之长的杰洛斯发了话,他身边那些人,自然是全无意见。

    “现在马上着手运作此事”杰洛斯果断下令。

    他们不知道的是,米卢特洛斯家似乎还要快上一些。

    就在前一刻,米卢特洛斯家族在南美那些企业,已经按捺不住把手伸向了振北集团。

    可就在临得手之际,他们收到了家族传来的最紧急命令,及时停下。

    那来自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最高命令,明确表示,非但不让他们动那些唾手可得的利益,还让他们与所有能接触到的第三方商业存在打招呼

    谁敢动振北集团的蛋糕,便是与他们为敌

    白宣语鼓足勇气,将千番迂回要到的电话拨打出去。

    这第一通电话,他打给的是弗克林家族的二把手,希冀能跟他们做个“协商”,尽可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结果电话没有打通,他的秘书就一头撞进了办公室。

    “董事长白先生”那秘书以少有的惊乱口吻急促道。

    白宣语赶紧用手捂住电话,双眼一瞪,喝道,“干什么,如此没有规矩,没看到我在做什么吗”

    随后,白宣语反应过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自己秘书绝不会如此不顾规矩

    白宣语也顿时有几分紧张。

    那秘书急声道,“米卢特洛斯家族那几家企业,对咱们这边有了行动”

    一句话,让白宣语的心猛地一坠。

    两大家族,他打算先联系弗克林家族,因为弗克林家族在南美实力强盛,稍后他还会尝试着去联系米卢特洛斯家族。

    可没想到,偏偏是米卢特洛斯家族先行动了起来

    他们一动,外面的那些商界虎狼,也都会闻风而动,事态已经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在狂奔。

    白宣语无力挂掉了电话,沉声道,“已经开始了吗”

    秘书急忙道,“米卢特洛斯家族那边对外宣称,跟我们是友好关系,任何敢动我们蛋糕的商界存在,都是他们的敌人”

    白宣语心思沉重,下意识点点头,旋即才察觉这话的问题,霍然抬头,“你说什么”

    秘书再说了一遍。

    白宣语目光失神,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米卢特洛斯家族公然为振北集团站台

    旋即,白宣语眼眸微眯,皱起眉头。他开始觉得,米卢特洛斯家族是在借机把自己这边跟他们绑在一起,促使弗克林家族误会,是在挑唆双方纷争的企图。

    就在此刻,白宣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看了眼,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但号码很是特殊。

    白宣语接通电话,放在耳边。

    那头传来一个磁性声音,和煦道,“您是白宣语先生吗,我是杰洛斯弗克林,我想跟您聊一聊。”

    杰洛斯弗克林

    弗克林家族的现任家主

    白宣语眼眸骤然一缩。

    电话里,杰洛斯非常遗憾的表示,听闻振北集团在南美的商业机密遭受泄露一事,甚为惋惜。

    他表示弗克林家族绝不会动振北集团的分毫利益,并且愿意提供一切帮助,包括震慑那些第三方的商业存在。

    白宣语听得吃惊不已,连连表示感谢。

    不过随即,白宣语也试探询问弗克林家族缘何如此。

    “我对振北集团神交已久,这都是应该的。”杰洛斯笑呵呵说了一番不痛不痒的话。

    最后,他才道,“你们白小升先生,请我们帮的这个忙。”

    杰洛斯也是为了趁机卖了白小升一个好。

    白小升

    白宣语听到这话,直接傻眼。

    竟是因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