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 正文 第254章不上当
    老太太看得直摇头,冲着她姐妹两个的背影喊:“别跑,小心肉掉到气管里会出事的!”

    可姐妹两个没一个听她的,老太太无可奈何。

    就算肉不会掉到气管里,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姑娘为了一块肉追着自己的弟弟满村跑,丢人不丢人,以后还怎么说婆家!

    彩铃姐妹两个在后面追了半天,没追上白威,更没吃上肉,全都气鼓鼓的回去向姚翠花告黑状去了。

    姚翠花扭头黑着脸对白爱家道:“你看看你爸妈心偏到哪去了,你大哥回来吃团圆饭都不叫上咱们一家!”

    白爱家闷头不吭声。

    姚翠花自己说的没意思了,转头骂起彩铃姐妹两个:“这么大的闺女了,只知道吃吃吃!

    小贱人跟你们俩差不多大,人家咋那么能干,敢去城里卖栀子花。

    你们还非得让人家带着去,人家不带着你们,你们就没辙了,没用的东西!”

    彩虹被骂的往墙角直缩,彩铃不服气道:“小蝶的爸妈全都是有文化的城里干部,可你和爸全都是泥巴腿子。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小蝶比我们强那不正常吗!”

    姚翠花见自己的亲闺女把她夫妻两个比作老鼠,气得都快四分五裂了。

    她抄起一根木棍就来抽彩铃:“自己没用还怪起爹妈来,老娘不打死你!”

    彩铃冷不防被抽了两下,疼得嗷嗷直叫,乱蹦乱跳。

    白爱家一把夺过姚翠花手里的木棍,扔到地上,怒道:“你这是干啥哩,咋动不动就打孩子哩!”

    彩铃委屈的呜呜直哭。

    以前没分家时,姚翠花很少打她姐弟三个,因为那个时候吃老爷子他们的,活得滋润。

    现在老爷子他们不管三房了,没人再给他们白吃白喝了。

    再也从白家捞不到半点便宜了,姚翠花心情不好,自然频繁的拿三个孩子发火。

    姚翠花和白爱家吵了一架,然后黑着脸对彩玲姐妹道:“明天你们姐弟三个全都跟老娘一起去城里卖栀子花。

    老娘就不信了,没了张屠户,我还吃不上没毛的猪肉了!卖花谁不会!”

    彩铃姐弟三个离开之后,田春芳妯娌俩一起收拾碗筷。

    白胜兄弟出门去预定栀子花了。

    要预定两担子栀子花,得跑好几个村。

    白梦蝶洗完了澡出来,见田春芳妯娌两个已经洗完了碗筷,正和老太太他们一起坐在院子里乘凉。

    一想到明天要去城里,妯娌俩都有一点小兴奋。

    田春芳对白梦蝶道:“小蝶,我和你二婶明天去汉正街咋进布料?”

    白梦蝶这才想起还没把进布料的那家店告诉田春芳她们。

    她想了一下,道:“干脆我明天请半天假带你们去汉正街进一次布料吧,你们把路记熟,这样你们以后就可以自己进货了。”

    价格不担心,早就已经谈好了。

    关键是要把路记住,汉正街的路像蜘蛛网一样,不好记。

    白爱国摆了摆手道:“你别耽误学习了,汉正街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我带你妈和你婶子去拿货,反正我们那个单位要垮了,管的又不严,我请半天假又没影响。”

    白梦蝶便去房里拿了今天进货的那家老板的名片给了白爱国:“爸明天照着名片上的地址带着妈和婶子去拿货就行了,就说帮我拿的,老板就会给你们最大优惠的。”

    然后把谈好的价格告诉了白爱国等人。

    白爱国拿过那张名片看了几眼,便郑重的放进裤子口袋里了。

    今天在外奔波了一整天,头发汗津津的难受,白梦蝶洗了个头。

    心想,要是像前世一样有热水器用就好了,洗澡的时候顺便能把头洗了。

    现在洗个头还得单独洗,麻烦死了。

    老太太等她洗完了头,道:“小蝶,你刚才放在饭桌上的布料我全都收到我房里去了,我现在拿出来你分给大家伙。”

    白梦蝶应了声好。

    老太太把布料拿出来,白梦蝶一块块的交待,这块是谁的,那块又是谁的,很是分明。

    李玉环拿着白梦蝶给她一家四口的四块布料,笑眯眯地夸她会挑布料,质量又好,颜色又适合她家每个人。

    李玉环问:“这些布料花了多少钱,跟二婶说,二婶拿钱给你。”

    白梦蝶摆了摆手:“别费事了,就当我孝顺你们的。”

    李玉环眉开眼笑道:“瞧咱们家小蝶这小嘴多甜,那二婶就不跟你客气了。”

    拿着布料进自己房间去了,打算等田春芳有空时请她帮忙做。

    虽然她也会做衣服,可是没有田春芳做得好。

    田春芳见白梦蝶把布料全都分配下去了,却没有她娘家那边的,想问又不敢问,闷闷不乐的抱着她一家和老爷子老两口的布料去了自己房间。

    刚在房间里坐下,白梦蝶就抱着不少布料进来了。

    她把那些布料放在床上,道:“妈,这是我给外婆那边买的布料,你看行不行。”

    田春芳见她并没有忘记给她娘家买布料,开心得不得了,还没看清那些布料,就连连点头道:“行!咋不行!都是好布料!”

    白梦蝶笑开:“妈连看都没看,就夸好!”

    “是真好嘛,当然要夸!”田春芳借着低着头翻看布料来掩饰自己激动的神色。

    白梦蝶笑着点了点头,从身上拿出八十块钱来递给田春芳:“妈,端午节快到了,这八十块钱你给外公外婆买点节礼吧。

    今年端午节正好在星期六,我陪妈一起去看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他们。”

    田春芳把钱推了回去,感动的眼里含着泪花:“好孩子,你哥和你爸都给了钱你外公外婆他们买节礼,妈手上有钱。

    这钱你自个攒着,你给你外公外婆他们买了这么多布料已经很好了。”

    白梦蝶硬是把钱塞给了她:“妈,干啥只让哥哥孝顺外公外婆他们,不让我孝顺呢?这钱你拿着。”

    田春芳迫不得已的收下那笔钱。

    白梦蝶笑着问:“爸给了妈多少钱给外公外婆他们买节礼?”

    田春芳有点羞涩的笑着道:“不少了,给了六十块。”

    白爱国以前虽然讨厌田春芳,跟她连夫妻之实都没有,可是在孝敬老人方面却相当不错。

    该送老亲娘(方言:丈母娘)那边的节礼从来没含糊过。

    田春芳娘家有个啥为难事,他这个做女婿的总是跑前跑后。

    这也是田春芳不肯离开白爱国的原因,有这么个好女婿能帮扶一把她娘家,她宁愿受委屈。

    她也不是圣人,她也有人性的自私的,她也希望她娘家人有个依靠,过得好点。

    往年端午节白爱国只给田春芳五十块钱买节礼的钱,今年增加了十块钱,虽然不多,可田春芳心里却觉得分外甜蜜。

    白梦蝶笑着道:“是挺多的。”

    田春芳道:“你只给了你外公外婆他们节礼钱,也得给爷爷奶奶节礼钱,他们对你多好,你不给他们节礼钱会伤了他们的心。”

    “我给了,还是给的一百。”白梦蝶没瞒她。

    田春芳是个明事理的人,不会计较她给老爷子他们的节礼钱比给外公外婆他们的多。

    田春芳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就好。”

    白梦蝶从她房间离开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学习,白威像只受惊的野鸡扑楞着翅膀惊慌地冲进院子里来。

    破着嗓子大喊大叫:“爷爷奶奶,不好了,圆圆一家和我们家要打起来了!”

    那时老太太他们正坐在堂屋里看电视,听到这话全都跑了出来,跟着白威往外走。

    白梦蝶也不学习了,跟在后面去看热闹。

    边走老爷子边问白威是怎么一回事。

    白威道:“是为在村里收栀子花而吵起来了,圆圆家是一毛钱十朵栀子花的价格,我们家是两毛钱十朵栀子花的价格收购。

    圆圆妈不乐意了,说我们这是故意抢她家生意,然后开骂起来。

    我妈回骂,然后骂着骂着就要打起来了,我妈怕我们一家人吃亏,让我来叫爷爷奶奶你们去帮忙。”

    一行人跑到事发地,见已经围了不少乡亲。

    那些乡亲明显拉偏架,指责圆圆一家:“你们家收那么低的价还不许人家高价收了?你们一家人是螃蟹,横着走是咋的?”

    “你们要是敢动翠花一家一根汗毛,我们就把你们一家大小全都扭送到派出所去,让警察把你们关几天,看你们还敢不敢这么横!”

    圆圆一家犯了众怒,敢怒不敢言的缩在一堆。

    看见老爷子他们来了,圆圆妈立刻有了主意,跑了过去想要拉老太太的手。

    委屈巴拉道:“白老太,你来评评理,就是因为你家小蝶带了我家圆圆去城里卖了两天花,你三媳妇硬是看我不顺眼,找我茬哩。

    连你们也骂哩,说你们一个个是大傻逼,胳膊肘往外拐,带着圆圆去城里卖花都不带她两个闺女去,猪狗不如!

    我家圆圆和小蝶是好朋友,小蝶带圆圆去城里卖花这不挺正常吗,可你瞧你三媳妇说的这是人话吗?你得管……”

    “你放屁,我没骂过我婆婆他们!”姚翠花气得眼睛通红,大喊大叫起来,“明明是你……”

    她话没说完,老太太抬手就给了圆圆妈一耳光。

    “你咋打人哩!”圆圆妈整个人蒙了,捂着脸气愤的质问。

    老太太怒吼:“怒道:“你当我老了傻了吗?借我三媳妇的嘴骂我,我还不打死你?”

    圆圆妈叫屈道:“我可没借你三媳妇的嘴骂你,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你三媳妇是个啥货色你不清楚吗?”

    “我当然清楚!但我更清楚你现在是想借我的手替你收拾我三媳妇!”老太太讥讽道,“你以为谁看不透你那点小心眼,你想把谁当枪使哩!”

    “把我当枪使也就罢了,还趁机骂我,我叫你骂,我不扇烂你的嘴!”老太太越说越激动,又扇起圆圆妈耳光。

    圆圆见自己的亲妈被打了,冲过来想帮忙,被几个乡亲给扯住了。

    “你这孩子,你妈嘴臭骂老人,人家还不该打你妈呀!”

    其他村民也都一拥而上拉起偏架来,把圆圆父母和两个哥哥的胳膊全都扭到背后,让他们动弹不得,还异口同声斥责他们一家。

    这样一来,圆圆妈只有被老太太扇耳光的份了,扇得红光满面。

    可惜夜太黑了,只有白梦蝶有夜视眼,能够看到圆圆妈此刻人面桃花,格外娇艳,别人都看不见。

    圆圆急得直哭,冲着白梦蝶喊:“小蝶,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你让你奶奶别打我妈了!”

    “我呸,谁跟你是好朋友!”白梦蝶走过去冲着她的脸吐了口口水。

    “我现在都后悔死了,不该带你这只白眼狼去城里卖花赚钱,得了便宜还让你妈踩上我们几脚!你还是个人吗!”

    圆圆结巴了:“误……误会,那全都是误会!”

    “误会个屁!”白梦蝶冷笑,“你母女两个可真会耍心眼,又是抹黑我们,又是挑拨着我们和我三婶打起来。

    我跟你们说,少打这种主意,我们白家人护短,不会帮着外人对付自家人的!”

    老太太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时说道:“咱们都回去吧。”

    白梦蝶故意道:“奶奶,你说话咋这么有气无力的,是不是被圆圆妈给气的?”

    树老成妖,人老成精。

    老太太一听白梦蝶这话就懂了,当即手按着额头叫头晕。

    田春芳妯娌两个急忙扶住她,焦急道:“这可咋办?”

    “送镇卫生所去,让大夫检查检查,要是给气出毛病了,我们就报警,让警察来抓圆圆妈!”白梦蝶猛地用手指住圆圆妈。

    圆圆妈差点吓得跳了起来,六月飞雪般气愤道:“我无缘无故被打了,我还没找你们算账,你们还要报警让警察来抓我,警察不讲理的!”

    白梦蝶怼道:“什么叫做无缘无故被打了,谁叫你骂我奶奶的,你不骂我奶奶,我奶奶会打你!

    就是因为你骂了我奶奶,我奶奶情绪激动,所以气病了,不抓你抓谁!”

    许多在场的村民纷纷站在白家这边谴责圆圆妈:“咋的,你气坏了老人还想不认账哩,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双耳朵听着,你想抵赖是赖不过去的!”

    “赶紧赔钱人家,不然我们全村的人都不会放过你!”有人喊了这么一嗓子,马上得到不少乡亲的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