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异能佣者 > 正文 第11章 以失败为目的的训练
    根据余冰的交待,李婉儿和曾盼两人就在院子里,试图“使用”自己的异能。

    但两人都碰到了不同的困难。

    李婉儿的困难比较初级。她就是不懂如何启动自己的能力。站在那里,憋了半天,什么也没憋出来。有时头隐身掉了,有时脚隐身掉了,有时,整个人楞在那里,半天也没个动静。而曾盼的话,则是对自己的异能只能使用出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能力,他的异能是“吞吐”,比如说把水喝到肚子里,然后回头可以把水吐出来淹敌人。但他常常把水喝进去以后,还没到吐的时候,就把自己呛了一番,然后搞得自己直接是真的吐了。

    这两人练了大半天,到了十点多的时候,太阳就出来了,这时屋子前院的草坪上就比较晒了。他们练着也挺无趣,便去后院看看余冰的训练。

    但当他们来到后院的时候,早就不见人了。空空一个院子,草坪什么的打理得很是漂亮,但哪里还见余冰的人影。李婉儿试图打电话找余冰,却也不见这家伙接。两人这下可慌了,这才第一天训练呢,别把师傅就给弄丢了呢。

    院子后面的篱笆之后,明显有一双脚印,往江里的方向而去。

    “怎么样?”

    “去看看呗。还能怎么样。”曾盼决定死马当活马医。

    两人跟着这脚印,往江边的方向而去,这个江边其实是盛产沙子的,所以那余冰走过的脚印在沙上都留得很清晰。以提心吊胆的心情跟着脚印走,这脚印到江水里就是尽头了。再然后,脚印都被打上岸的江水给涂掉了。很显然,这些脚印应该都是今早留下来。如果放着一晚上的话,肯定会被江水抹去了。

    “抵抗不住教我们的巨大压力,自杀了?”曾盼不禁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呸呸呸,别急着先下定论。快,快去救人!”两人急着在岸边,也不是个办法。其实两人都知道,如果余冰是淹死了的话,尸体早就冲到下游去了。

    但是他们也当然知道,余冰可是水系异能者呀,除了他想自杀,不然他是不可能在水里淹死的。两人对着江边,大喊着余冰的名字,那曾盼还越喊越入戏,差点没哭出来。

    “余冰哥……余冰哥……你死得好惨呐……好惨呐……”

    正在这时,江面中噗通一声,一道人影从那水里跳出来。这人就像踩着水一样,往两人所在的方面扑面而来,不是余冰又是谁。

    只见他两手拿着五六根烧烤的叉子,每根叉子上都串着一条大鱼,翻身之间,便落到了地上。

    “叫什么叫呢,哭什么哭!我只是去河里取些河鲜,中午搞点烧烤吃。冰箱里那些食材,我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余冰喝斥着说道,“哭什么哭呢,是你爸死了还是你妈死了。”

    这曾盼真是又尴尬,又好笑。李婉儿刚才还挺担心呢,这下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余冰又道:“我告诉你们,也许对你们也有好处。训练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一定要固定在一个地方,重复地练那些枯燥的动作,并不止有这样才是训练的。我就喜欢搞多样的训练方式,比如说刚才去江里抓鱼,这也是很好的训练方法。我在水中游的时候,身体就可以得到很好的锻炼,而在水中也可以使用异能去控制住鱼,这样也是锻炼自己异能的好方法。如果你要我每天都固定的时候起来,搞长跑、跳远、跳高那些无聊的玩意儿,固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要我这样干,那我可受不了。”

    “那你怎么叫我们自己在那里,无聊地练?”李婉儿有些埋怨地说道。

    “那我是这么练,并不等于你们也喜欢这样练呀。而且,人是从错误中学习的,你们知道吗?没有先犯些错误,你们就不会有进步的。”

    这余冰讲起话来,还一套一套的了。他把手中的那些鱼全都连叉交到了曾盼的手中,道:“中午把这些给烧了。记得,是烧烤,不是红烧哈。”

    曾盼把鱼接了过来,道:“师傅,您不是一向都喜欢早睡早起,健康饮食的吗?”

    余冰皱了一下眉头,道:“我说过什么话,你们还真记得呢。”他又说道:“不过我说的话你们也别太在意,我告诉你们,我经常说互相矛盾的话的。你们就当我的话是屁吧。”

    “不过,这健康饮食的事情……”

    “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常常这么健康饮食,今天我就想吃顿烤鱼,这都不行吗?”余冰斥责之下,曾盼倒是不敢说话了。李婉儿在一旁看着,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一天的中午,三个人就决定在这河边搞烧烤就好。曾盼在房间里煮了一些粥,然后带到这河边来,搞了个桌子,一摆。旁边再生点火,弄了些木棍,搞了个架子,把鱼放上一放,没一会儿呢,这香味就出来了。

    当然了,余冰都是让曾盼和李婉儿去干那些体力活,他自己呢,又继续回江里游泳去了。美其名曰:“这种低强度的体力活已经能满足你们了,我还是得去河里游游,不然出不了汗,没有锻炼的效果。”

    曾盼也不知到河里游泳,怎么就能出汗了。但他这个师傅呀,能力也大得很。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呗。

    烤鱼弄好了,曾盼往河里一喊,这回倒是小心了,道:“师傅,回来吃粥了……”但也许是他性格使然,做事过于严禁认真,音调又拖得长,倒是搞得叫什么已故的亲人头七回来吃饭一样。

    那余冰自然又是从水里跳了出来,对他又是一顿猛揍。

    好不容易,中午,三个人终于坐了下来。现下是吃饭的时间了。

    李婉儿吃饭的时候,仍是保持着她那优雅的姿态,她虽然只是喝着白粥配烤鱼,但就像吃着什么山珍海味一样,腰杆子挺得老直,一口接一口,再加上她也长得美丽,倒是一幅很漂亮的画面。

    那曾盼就不说了,他本就长得微胖,吃东西还吧唧嘴,而且吃得快的时候,不知为何还会发出猪的声音。总之呢,他跟李婉儿两人坐在桌子的两端,那可是两个画面迥异的情景。

    两人难得在吃饭的时候才能碰到这个古怪的老师,当然不愿错过这请教的机会。

    最先发问的是曾盼。他一边喝着粥,一边说道:“师傅,我今天吞水老是呛到的那个问题,还没解决呢,您看,我下午怎么练比较好?”

    余冰说道:“其实这种事情简单得很,你现在会呛水,无非就是没这么熟悉你的异能。多练就行了。”

    “多练就行了?”就这么简单吗?

    难道没有技巧之类的事情吗?

    没有什么大师经验吗?也没有独门秘法吗?

    曾盼看着余冰的眼神,甚至带着一种怀疑的眼光。他试图着问道:“师傅,你不会藏私吗?有什么你可得教我们呀。不然出去以后,虽然你不让我叫你师傅,我肯定四处跟别人讲,说我就是你教的,所以到现在使用异能往肚子里吞水,也仍会呛水呢。”

    余冰直接在他的头顶召唤了一块大冰块,让这冰块在曾盼的头上砸了个包。

    “我说过了,不许认什么师傅。不然你们就另找高明了。”

    “但是,你好像什么也没教给我们嘛。”

    “正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教给你们,你们才更不应该叫我师傅。”余冰很认真地说道。“因为,就你们这两个菜鸟的水平,要叫我师傅的话,那可真是太丢人了。”

    李婉儿跟曾盼觉得自己被活生生地鄙视了。

    那曾盼道:“但我感觉,我就着你教我的方法来练,好像也没什么用一样呢。”

    “你才第一天练,当然没用。你练个半年,一年,十年,就会有用了。”

    “但是人家的初级课程,不都是只有三个月吗?”

    “那些人教你三个月,弄些没用的东西浪费你的时间,然后好像你感觉自己掌握了。但真正跟人打起架来呢,有用吗?你不觉得束手束脚吗?真正碰到对手的时候,你们有时间想课上教的口决呀,技巧之类的吗?”余冰说道,“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大家还不都是凭自己最本能的直觉,说干就干。”

    不得不说,余冰这话虽然粗俗,但是倒是挺实在。

    “那我要怎么办呀?就没有快一点的办法吗?”

    曾盼再次这样问着的时候,余冰早就把自己面前的那些烤鱼给吃光了。他把手在空中一伸,形成了一个虚抓的手势。这曾盼赶紧把自己面前还有半条没吃过的烤鱼递了上去。余冰继续吃了起来。这样的话,曾盼后面那大碗里的半碗粥,就要喝白粥,没菜配了。

    可余冰不管这些,他一边吃着,一边说道:“你今天上午,练了多少次?”

    “练什么?”

    “呛水呀。”

    “我就练了一次,后来又试了一次,差点没把我呛死。我就不敢练了。”

    “猪。”余冰说道。“你这样,哪叫多练呀。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就练了两遍,我说半年能出师,要是按你这种进度,要十年才能出师呢。从下午开始,你就不要思考什么了,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机器人看待,见到水,你就吸,然后被呛,你就忘了自己失败的事,啥也不要思考,继续吸第二次。这样一个小时你应该能够吸个百来次,一个下午,起码要吸个五百次左右,这样才叫多练,听到没有?”

    曾盼吓得连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他问道:“师傅……啊,不,余老师,我万一下午被水呛死了,那怎么办?”

    “你自己不会调节力道吗,如果呛得太厉害了,就吸小口一点,让自己呛得还算可以接受的程度,就这样一直练就行了。”余冰道,“一直练下去之后,你慢慢就会喜欢上这种自虐的感觉。甚至一个小时不让你吸水,你还不习惯呢。在这样的过程中,你会对自己吞噬的异能更加熟悉,等你能熟练地吞以后,你自己自然就会想要试着吐了。”

    其实万事都是很简单,很自然的。人先犯错误,然后慢慢地学会一些事情。当这样的本领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又会想去试再高级的玩法。

    余冰的异能就是这样慢慢积累,慢慢玩出来的。他花了很多的时间去锻炼。也许并不是最高效、最便捷,甚至不是最科学的道路。但是,他知道,这样学出来的本领,才最自然,最健康。也最可靠。

    两方高手对战,到了关键时刻,其实很多事情是不需要也不能用脑子来思考的。

    决定双方那关键的胜负的,就只是平时所累积的对自己异能的熟练程度,仅此而已。

    说得玄乎一点,就是一种“感觉”。

    现下,余冰就是想要让李婉儿和曾盼一起,练习这种异能的感觉。

    接下来的时间,余冰就过上了很幸福而悠闲的日子。

    每天早上他吃完曾盼做的早餐,就去河里做自己的训练。有时他也会去山里打点野味,然后当中午吃过饭之后,他会休息一个充足的午觉。再然后,下午时他就出门了,他好像利用这些时间,把附近逛了个遍,甚至还认识了一些这附近远些城镇的异能者。他帮助了一些乡下的异能者完成了一些比较难的任务,时间过得很充实。

    更为重要的是,他还赚到了更多的佣金。

    余冰这个人呀,好像对赚钱总是不太感兴趣。但他偏偏都能赚到比自己预计所得还要更多的钱。

    真是奇怪。

    而曾盼与李婉儿呢,一开始练习的时候相当的尴尬,他们甚至一整天下来,弄得很狼狈,甚至觉得好像什么也没学到一样。但两人都在第三天左右,就慢慢地找到了那种异能的“感觉”。虽然他们自认为的“感觉”跟余冰所说的那种“感觉”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但两人都兴奋不已。

    他们像是太空翼一样,找到了对足球的那种感觉了。

    在一周左右的时间,李婉儿已经有百分之四十这样的机率能控制住自己的隐身术了。而曾盼也基本能吞下一缸左右的水,并能慢慢地让它们流出来。

    到第二周结束,李婉儿隐身的成功率已到了六十左右。曾盼可以吞下一缸水,并把它们吐出来。

    然后曾盼慢慢开始练习吞一些其它东西,包括吞火呀,吞油呀,吞房间里的东西呀。反正,有什么就练什么,他也不管那么多。反正先练嘛,他们又不追求成功,所以也没什么压力。就以自己觉得舒适的程度,一直练,一直练,就这样练着。

    到了第四个星期结束的时候,星程那小子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折磨了。身为一个护妻狂魔,他觉得四个星期没见过自己的妻子,这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他给余冰打了电话,余冰仍是像以往一样地拒绝了他。“什么鬼嘛,如果不是封闭训练的话,那你就自己教她好了。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这些有钱人玩呀。”

    这位老师,不知水平怎么样,总之脾气倒是大得很。

    星程实在受不了对妻子的相思之苦,便决定:“我要去看我老婆!”

    什么嘛,老公看自己的老婆,这是最合法的事情,难道不是吗?那个混蛋,等他教完了,我找人好好收拾他一顿。

    星程给自己专门这样壮了胆,然后便开着车子,沿着导航指示的线路,向着那个江边的特训基地出发了。

    这个基地上星程提供给他们训练的,所以他当然知道地理位置。不过呀,那个房子他自己都很少去,跟着导航开了挺久,他都觉得是不是开错了地方。停了几次车,确认没有驶错路之后,他终于在一个几乎是江边的路的尽头,看到了这栋房子。

    他摇了摇头,似乎并不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以前这房子,应该是小清新的风格,是淡黄色的吗?怎么现在变成黑色的了?

    他不知道,曾盼开始练起吞火吐火之后,把这房子的外墙全都烤成了灰黑色。如果他再晚来两个月,可能这房子直接就被烧成炭了。反正按余冰的教导,不要怕失败嘛。失败也没啥,烧到房子也没啥,反正这是正常的训练成本,反正这房子也不是自己的。使劲用便是了。

    星程确认了地点是正确的,他下了车。这时时间是下午了,余冰已开车出门了,他只有在院子门前走了进来。

    这个院子里,静悄悄的,但是当他透过那大玻璃窗,看到室内的情形时,他不由得惊呆了。

    沙发、家具,全都倒在一旁。有些东西还被烧过,又有些东西似乎是被水泡坏了。

    墙上的电视掉到了地上,天花板上的吊灯已有了一个已经掉了下来。

    这一切,简直就像灾难片里的东西呢。

    坏了,出事了!

    他回到了车里,从后尾箱拿出一个电击棒。这是以前一个朋友推荐给他的,让他放在后备箱里,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用。他试了一下,嗯,设备还算正常。

    他壮了壮胆,喊了一声:“婉儿!”

    没有人回答。

    他只有自己走进院子里,开始这段属于他自己的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