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异域之星球领主 > 正文 第140章变天
    三人下过注王仁智不等耿曲两人开口主动问他们道:“说吧,两位哥哥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不知从何时起,王仁智同这俩说话的语气悄然发生一些变化,俨然三人中以他为首,当然相互之间嘴里称呼还是和以往相同。耿曲俩人面无表情,心里都在嘀咕:装、你就使劲装,下午的事情你现在就忘?这俩还真冤枉了王仁智,因为他下午根本就不在百草堂,所以下午和鲁保平没照面,他是从工地回到百草堂后从陈苏丹嘴里听说鲁保平来过的事。

    耿曲两个人谁也不愿意先开这个口,两个人知道王仁智下午不在百草堂,他现在应邀赴约自然是清楚所谓何事,催的过急反倒是显得在乞求王仁智。彼此之间经过一年交往都已经较为熟悉,王仁智不是那种不近情理之人,他既然知道今晚约会的目的,自然不会熟视无睹,这俩人都在等王仁智开条件讲原因。

    王仁智即没有提条件也没解释原因,而是和两人聊起家常,从一年前他到襄平开始,一直回忆到现在工地建设,在这过程中没少恭维这两人对自己的帮助。两个人从王仁智的语气表情上断定他的感激之情发自肺腑,当然他们也听得出王仁智同时也比较自傲,因为毕竟百草堂发展到如今地步最大的功臣还是王仁智自己。聊了半晚上闲磕,耿曲两人才明白王仁智的真实目的,无论到何时王仁智都不会忘记两人对自己的好,彼此之间是永远的朋友,但是对于曾经有恩于己的张海潮他同样也不会置之不理,晚会唯有张海潮出面他才会大力支持。

    该表达的意思已经表达,至于对方是否接受就由不得王仁智,他知道无论是张海潮还是鲁保平在耿曲眼里都是小角色,平时连同这两人对话的资格都谈不上。有自己在背后运作,王仁智相信晚会由张海潮出面组织的可能性非常大,他现在只是吃不准当张海潮提出门票分成的要求时耿曲两人是否能算过账,还有就是张海潮有没有胆量坚持这个前提条件,有没有勇气顶住压力。

    要说王仁智没有一丁点私心杂念也高抬他,他这么做是在试探耿曲俩人是否真正认识得到这是自己对他俩的一次考验,本来王仁智晚上可以明确告诉他们,为了考验俩人他故意没对俩人讲明。去年百草堂仅仅只是大半年时间缴纳税额就高达多三万金币,今年目前还不到半年时间就早已经超过三万金币,特别是自从推出中成药之后,更是翻跟头式的增长。下半年工地还有新举措,年底前工地就会有不菲的回报,王仁智到年底的目标是总收入一千万金币,这也意味着他为襄平税收贡献最低在三十万金币以上。

    这一切王仁智从未考虑过瞒着谁,不像有很多家族宁愿把税贡献到其它地方也不留给襄平,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他人通过税收推断出收入情况。王仁智如果愿意也可以这么干,他的中成药完全可以在销售当地缴税,工地今后推出的产品同样也可以这么办,另外工地采购的许多材料同样也可以到襄平周边购买,这点是王仁智后来才知道,这实际上并不是唯独耿俊山的独门生意。

    王仁智现在知道每年年底按人头或者是耕地摊派的款项最终统一由耿俊山上交,至于这笔款项交到哪里,目前对他还是个谜。每到年底,耿曲两人就头疼,襄平各方所有势力同样头疼,根据每年政府收入支出情况,最终确定摊派数目,每年所摊派的数额几乎没有大变化,只是按人头还是耕地亦或是合二为一摊派。每年襄平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除了税收以外还有几个方面,角斗场的门票、经营的博彩、体育场里的比赛以及博彩、逍遥楼的门票收入以及分成、另外就是庆丰收晚会的门票收入。只是这些收入经过各村、乡镇提留之后,还要维持政府正常开支,最终与每年年底上交任务之间的缺口相差较大,这才有了年年年底的摊派。

    这些东西有周欣妍和唐艳红两人王仁智自然已经清楚,百草堂为襄平贡献三十万金币税收,绝对会引起轰动,当然他如果想隐瞒收入也可以把部分税在其它地方缴纳。如果耿曲两人惧怕自己这样做,等到与张海潮讨价还价时提出这方面的条件,让王仁智尽量把税留在襄平,那就证明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而是纯粹相互之间利用的关系。

    王仁智目前从未有过这种想法,他在襄平生活,在襄平当地缴纳税收他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起码在襄平每年年底摊派没取消以前,他不打算这样做。襄平州有五十多万人口,每年摊派的额度大约在八个金币,百草堂年底贡献不会低于三十万金币,工地等其它开支的贡献估计会达到十万金币,他估计今年年底的摊派很可能比去年少一个金币左右。刘向福如何同张海潮谈王仁智并不关心,作为朋友他已经提前为张海潮把路铺平,本来他已经失去所有与晚会联系,如果这种情况下他还不敢坚持,那证明他确实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耿俊山和曲一波哪里想得到王仁智的这点弯弯绕,他们还以为理解了王仁智处于朋友之意帮助张海潮,由于最受欢迎的两个节目目前都控制在王仁智之手,这俩人不得不指示刘向福重新选择张海潮。张海潮自从得到白晓丽的消息后就闷在家里策划晚会的事情,拱手亲自把自己宠妾送人也令张海潮没脸见人,自己险些被鲁保平取代的事情他一无所知。直到刘向福遣人登门,张海潮才知道王仁智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有这个能量,从来老实巴交的张海潮破天荒第一次敢于对人说不,坚守白晓丽告诉他的门票分成方案,并且态度异常坚决。

    刘向福虽然身为州长,襄平最高行政长官,但是他遇到事情时第一时间绝对会跑去寻找后台老板帮助,身为傀儡刘向福从不敢擅作主张,何况是事关上万金币的大事。如果是刘向福眼里的小事,他大多只请示耿曲中的任意一位,个别时候甚至利用通讯器材人不见面就搞定,可这次的事情过大,刘向福老老实实地把俩人请到聚贤阁商议。

    耿俊山和曲一波都很纳闷,明明是已经和王仁智商量好已经确定的事情,虽然当时谁也没明说,但是当时三人心照不宣都无异议,可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耿曲两人谁也不去考虑是不是问题出自张海潮哪里,那种小角色那有勇气讨价还价,更不用说兴风作浪,问题一定出在刘向福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身上。

    三人会面后经刘向福汇报,俩人才知道问题竟然出在最不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刘向福汇报的很详细,连张海潮早就在家里策划晚会的事情也对俩人一五一十的汇报。在刘向福看来张海潮早已在筹备策划晚会无疑是件好事情,他不清楚耿曲两个人是如何说服王仁智答应支持庆丰收晚会,可张海潮积极做准备他认为值得肯定。他哪里知道耿曲俩人听见后感觉比咽下个苍蝇还难受,证明这一切早就已经在王仁智预料之中,这事如果换成另外三家大势力还情有可原,可发生在王仁智身上令人感觉不可思议。

    耿俊山头脑比曲一波简单,顿时怒不可遏的把桌子一拍就要发怒,曲一波在一旁抢先说道:“且慢耿少尉,我先问问王医生今年从你哪里采购了价值多少金币的货物?听说他开发荒地开销非常大。”对关于王仁智和百草堂的消息这两人都非常注意搜集,对这个耿俊山倒是记得很清楚,曲一波话语刚刚落下他紧跟着就报出数字:“五十五万六千多金币。”说完话后耿俊山才意识到曲一波问话的目的,不由得自言自语的说道:“就是啊,他从那来的这么多资金,城南区改造他带头一次性投资七万金币,刚才我说的五十五万金币还不包括今天他那个管家小妾到我这里来采购建筑材料,她要采购二十万金币的货物,今天货物不够只有四万金币的货,不过这起码说明她手里有这二十万金币。这两天他接收张海潮的货据说一次性就是十八万金币,这小子对下人还好的不行,给每个人配备了全套家具和私人用品,每个人最低据说不下二百金币。平时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下人生活开销也挺大,伙食据说比我们好的多,哎呀头疼的很,老刘你给他大概算算,顺便说说他上缴了多少税,看看他是不是把税便宜到外地去了。”

    刘向福算起账来速度很快,他眯起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嘀咕了一会马上说道:“日常生活的小账我是估计个大概,其它的同样如此,王医生目前总共支出金币是一百八十六万,由于是估算所以可能有部分出入,但是我保证偏差不会过大。根据百草堂缴税推断,截止目前为止,今年百草堂的收入是一百六十万金币。”其实刘向福的推断并不准确,在这他犯了官僚主义的错误,把百草堂收购药材的税也推断成百草堂的收入,这是一里一外的差距,所以才导致总收入和总支出之间差距过大。即使这也令三人感觉特别震撼,不论百草堂盈利是否达到二百六十多万,支出可是真金白银做不得半点虚假的一百八十多万,这才整整一年光景,按照这个速度,过不了多久,耿俊山的店铺和曲一波的医院合起来也不如百草堂,三人不禁感觉到襄平就快成为王仁智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