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蔷薇迷宫[男A女o] > 正文 结局(中)(夜莺使命)
    萝拉没有打死斯坦,只是打断了对方的两条腿和两个胳膊,让他瞬间丧失行动力。

    她心中完全没有“父亲”这个概念,什么骨肉亲情父爱如山……

    萝拉不会有这种观念,如果不是考虑到凯撒还需要斯坦来挖掘一些事情,第一枪,萝拉就会打中对方的心脏。

    除了凯撒,她不会再手滑。

    偌大的地下研究所中,总共只有十个守卫,剩下的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研究者。莫妮卡接到消息后赶来,及时收拾残局,立刻封锁了整个地下研究所。

    剩下的事情,萝拉没有参与,她有些饥饿,被需要进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感觉自己需要吃的东西比之前更多,好像身体运行时候消耗的热量大幅度增长。就像一台上了年头的车,耗油量加大。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问题,萝拉的背包中装满了很多巧克力和糖果、能量棒,这种能够迅速补充能量的东西被她大口大口地吞下去,只是牙齿有一点点痛,可能需要去看医生?萝拉这样心不在焉地想着,啊呜一口将巧克力全部吞下。

    她得储备些能量,以备不时之需。这种打扫卫生的工作交给其他人,在凯撒和莫妮卡进行政治上的“密谋”时,萝拉则是在亚瑟的陪伴下,回酒店中先睡了个昏天暗地。

    短暂地让大脑暂时休息,或许是太累了,萝拉做了一个极长的噩梦,她梦到凯撒被成功刺杀,尖锐的刀子刺穿凯撒的心脏和胸膛,鲜红的血流出。萝拉低头,发现刺穿对方心脏的是自己。

    这个梦让萝拉吓到尖叫出来,一双手盖在她眼睛上,她感受到轻柔的摇晃,凯撒的声音渐渐熟悉:“醒醒,萝拉,醒醒。”

    盖在眼皮上的大手温柔又温暖,萝拉汗涔涔地坐起来,手掌移走,她看到凯撒。

    凯撒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问她:“做了什么噩梦?”

    萝拉说:“梦到我们在忏悔室do被发现了。”

    凯撒:“……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噩梦。”

    萝拉跳起来,问凯撒:“晚上吃什么?”

    凯撒看了眼时间。

    距离亚瑟反馈,在一小时前,萝拉刚刚吃掉了一份双人餐。

    她现在又饿了。

    青春发育期的少女也没有这么高强度的消耗程度。

    凯撒说:“今天晚上出去吃吧,带你尝尝阿斯蒂族人的正宗菜。”

    萝拉卡在喉咙中的一句好耶凝滞,她睁大眼睛看着凯撒:“你说真的?”

    “嗯。”

    萝拉很难相信,凯撒居然愿意去吃阿斯蒂族人的经典菜肴。

    和帝国本土公民不同,阿斯蒂族人在做菜时候喜欢多用一些气味大的佐料,比如辣椒,生姜,香菜,葱,蒜等等等等。

    大部分帝国公民对使用这种刺激性佐料的阿斯蒂族菜肴嗤之以鼻,认为这些味道会伤害到味蕾,“只有低贱的、不懂美食的人才会从其中获得满足”。

    严格意义上来讲,萝拉还没有吃过正宗的阿斯蒂族人菜肴。之前她成功离开,在这个国度自由行走的时候,因为担心会被捉到,很少会和阿斯蒂族人交往过密,也从来没有进过阿斯蒂族人开设的餐厅。后来回到组织,组织中的金钱缺少,赡养逃难的人和孩子老人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他们的饭菜基本上就是怎么节省、怎么能便宜吃饱怎么来。

    佐料昂贵,也不会随便使用。

    萝拉对吃虽然诸多追求,但更多是建立在一种填饱肚子、补充能量的基础上。

    但凯撒带她去了一家生意不错的阿斯蒂族人餐厅。

    凯撒戴了一副墨镜,一顶帽子遮住头发,全程由萝拉沟通,他只低调地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阿斯蒂族人的饭菜,因为其独特的风味吸引了一些客人,现在刚好是下班时间、晚餐时候的高峰期,店中客人不少,幸运的是不需要等位置,有一个两人桌空闲出来。

    只是来光顾的,大部分仍旧是阿斯蒂族人。

    萝拉和凯撒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熙熙攘攘,萝拉却意外地放松,她实在饿得厉害,先买了一份硬壳、塞满栗子的面包,大口大口地吃,还有黄油和蛋黄酱,这些搭配起来热量爆棚、油腻的东西,萝拉直接挤在软面包胚上,几口吞下。

    她能够听到邻座在讨论凯撒关于阿斯蒂族人的新政策——虽然已经迫不得已逃离,但故国难舍,仍旧有一部分人牵挂着尚在国内的亲人。

    “……我感觉对方不是真心实意的,估计就是最近国际声望掉的差不多,才着急了,假模假样地出新规定,”一个年纪稍微小些的人说,“我听说凯撒的全名是凯撒·文森·萨列里,他可是萨列家族的人!你们怎么会认为萨列里家族的贵族们会呼吁种族平等?”

    凯撒毫无波动,他礼貌地扮演好一名盲人,不动声色地听着旁侧的激烈议论。

    “我倒是听说萨列里和庄园中的族人签订了雇佣协议,给他们发工资。”

    “哼,听说是听说,真这么做了吗?”

    “照我看,也就是做做样子,”年纪最大的人一锤定音,“萨列里家的人不可能真正想要帮助阿斯蒂族人,凯撒为什么帮我们?”

    其他几个人深以为然地点头。

    这个年老的人叹口气。

    他语重心长地说:“公平是需要自己去抗争的,现在凯撒迫于政/治/局/面发表新的政策,我们也不能被蒙蔽,以为他是好人……如果真的要感谢,也要感谢那些不停反抗的族人们。”

    萝拉的菜在这个时候被送上来,侍应生端着堆到满满当当的木质托盘,穿过人群,放到萝拉面前的木桌上,体贴地告诉萝拉:“美丽的金发天使,这是您今天的晚餐,请好好享受。”

    萝拉笑眯眯地谢过她,顺手给了她一笔慷慨的小费。

    萝拉吃得很快,旁边的人还在讨论凯撒,只是这些人明显不喜欢萨列里家族的人,将凯撒形容成一个虚伪的恶魔、为了政治利益而披上羊皮的狼。

    凯撒没有说什么,他安静地吃完整个晚饭。

    直到结账离开,走出餐厅,萝拉才问凯撒:“你真的不在乎吗?”

    “什么?”

    “他们说的那些,”萝拉仰脸看夜空,“你似乎并不讨我的族人们喜欢,他们都不相信你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

    凯撒笑了:“过段时间,他们会相信。”

    “嗯?”萝拉不理解,她侧脸看凯撒,“你打算怎么让他们相信?等你的政策全部实施?还是要这个社会彻底消除歧视?这可不是几天、几个月、几年就能做完的事情啊。”

    “有别的办法。”凯撒伸手,想要触碰萝拉的头发——她金色的头发仍然闪闪发亮,这具身体仍旧具备活力,但正是强制性要求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下,她对能量的索求也会越来越高,直到——

    直到摄入量无法满足她的消耗需求。

    在即将触碰到萝拉金发的瞬间,凯撒收回手。

    萝拉回头,好奇地看着凯撒:“怎么了?”

    凯撒说:“头发上有脏东西。”

    萝拉不怀疑,哼着歌往前走,路灯下的金发像闪闪发光、易碎的琉璃。

    美丽璀璨,夺目单薄。

    两天后,凯撒将暂时无生命危险、但彻底丧失行动能力的斯坦带回国。萝拉的确对这位生物学上的父亲没有任何感情,全程没有看过一次。

    只有凯撒对斯坦进行审讯——

    牵扯到萝拉的事情太多,凯撒并不希望被其他人得知。

    毕竟萝拉是一个本不应该存在、有悖于伦理的女性omega。

    斯坦前期守口如瓶,但也架不住凯撒的审讯方式,鞭子均匀地切开斯坦的皮肉,每一下都痛到斯坦想要自/杀。凯撒不会让他轻易解脱,把握的极好,每一下都让斯坦痛到在意识模糊和清醒边缘反复挣扎,却不会伤害他的生命,要他继续最大极限地品尝痛苦。

    只用了两天,斯坦便哆哆嗦嗦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

    包括罗伯特的计划。

    凯撒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逼萝拉杀掉我?”

    斯坦的喉咙里呛出血液的味道,剧痛让他保持着清醒,他呵呵笑着,抬起脸,有气无力地对凯撒说:“你应该已经发现了吧?萝拉的身体变化……她的能量消耗速度越来越快。”

    凯撒将沾满血液的皮鞭放在一旁,冷漠地盯着斯坦。

    凯撒说:“我要解决办法。”

    斯坦的声音像是老旧的风箱:“没有办法。”

    “……我骗她的,那些话都是我骗你们的,”斯坦说,“多乐丝已经死了,没有办法能够拯救她,人生下来,机能就已经注定了。多乐丝追求完美,但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完美的事物,天才和疯子只有一步之遥,纯净的氧气会让人中毒死亡,更何况人为筛选出来的基因……萝拉的确拥有着强健的身体机能,但不可能永远保持……这些,都是她用提前透支的寿命来换取的。机器用久了都会磨损,更何况人。”

    凯撒举起鞭子。

    在即将落下的前一瞬,他听到斯坦喃喃低语:“你以为萝拉开的那一枪,真的是不想听我继续说吗?”

    “凯撒,她是不想让你继续听下去。”

    “那是她的身体,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会因为无法支撑而崩溃。”

    “她那么聪明……她知道自己注定会死,但不想让你看着她死。”

    斯坦抬起眼,他的眼眶还在流着血,只有眼睛乌沉沉地注视着凯撒:“你救不了她。”

    “她已经完成多乐丝赋予她的使命。”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