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走出十里坊 > 正文 第100章 罚款
    胡林拍桌子的声音吸引了任德义的注意。他向妻子彩香招招手,她问有什么事。他嘘了一声,双手做个暂停的动作,她心领神会地凑到他跟前。

    胡林的大嗓门儿发出的犹如警报器的噪声,穿透门缝直刺德义两口子的耳膜。德义摇摇头看看妻子,两人的目光顿时撞击在一起,彩香呵呵一笑,德义知道她在冷笑什么。

    当年,德义和彩香从老家梅菜庄逃到鹭城,为了省钱,舍不得住旅馆,而走进这片林子夜宿。

    彩香口渴,跑到溪边双手捧水。德义制止说:“咱俩能从老家逃出来已是不幸中的大幸,背井离乡相依为命,千万不能生病,喝了山里的生水万一水土不服怎么办?你忍一忍,我去烧水。”

    德义的话让彩香心头热乎乎的,这就是她豁出命来相救的男人,值了!

    德义从小溪里满上一壶水,然后用石块垒起锅架。他把军用水壶的背带和塑料盖子取下,将水壶搁在锅架上烧。

    彩香和德义并排席地而坐。伴随着噼啪噼啪的树枝燃烧的爆裂声,锅架里奔放的火焰,紧紧地拥抱着水壶,是那么热烈,那么疯狂。

    彩香的头依偎在他的肩上,飘逸的头发不时地在他的脸庞扫动;她的手耷拉在他的背部,轻轻地抚摸着他结实的竖脊肌。在老家那会儿,彩香早早晚晚期盼他回来,提心吊胆地害怕他出事,那哪里是过日子?简直是在煎熬。现在,虽然风餐露宿,有德义在身边,她感到无限幸福。

    胡林把手电筒照在德义的脸上,让他睁不开眼,吼道:“严禁烟火,违者罚款。”

    德义连忙站起来鞠了一躬,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彩香连忙踩灭火苗,她心中懊恼,都是自己口渴惹的祸。

    “别磨蹭了,交完罚款,赶紧离开林子!”胡林又说。

    “罚多少钱?”彩香问。

    “不多,十块钱。”胡林说。

    “这么多?我们是初犯,能不能少点?”德义央求地问。

    “不能,这是最少的了,看你们态度好。否则,五十块!”胡林坚决地说。

    德义和彩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惊异地吐出了舌头。哎,为了省钱才到山里来的,待不成不说,花的钱还不比豪华宾馆少。

    “领导,我问你,我交这么多钱,开发票吗?”德义煞有介事地问。

    “政府又不是饭店,哪来的发票?”胡林觉得可笑。

    “那开收据吗?”德义又问。

    胡林一愣,立马又平静下来说:“有,要到林业局开。我们这里是郊区,每月与局里结一次账,规定结账时才可以开罚单。你要的话,一个月后找我拿。”

    这不是“阎王贴告示——鬼话连天”?分明是不肯开收据。这笔罚款是交公还是中饱私囊?嘿嘿,还不是瘌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既然摸到了底细,即便交罚款,也得讲讲条件。德义说:“钱太多了,交不起。我们也是因为没有钱才待在山里的,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胡林王顾左右而言他,问:“你当过兵吗?”

    德义虽然让他问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脱口而出:“没有。”

    “哈哈哈,军用水壶只有我们当兵的才有,你没有当过兵,哪来的这种水壶?是向退伍军人买的吧,讲究。你看看你穿的衣服,就像个有钱的商人。说没有钱,鬼才相信?”

    德义没想到自己走南闯北的,反倒上了胡林这个护林员的当,说了大实话,让他钻了空子,真感到脸红。哎,这个胡林,当过兵就是不一样,竟然猜出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怎么着也不能暴露自己有钱,还是继续哭穷:

    “谁不想过好日子,有钱谁愿意待在山里担惊受怕的过夜。求您少罚点儿。”

    “装,继续装。我们这里是海防前线,我看你们鬼鬼祟祟地躲在山里,倒像是美蒋特务。”

    让胡林这么一说,德义夫妇反倒紧张起来,自己是逃出来的人,被作为特务抓起来,肯定被押回去,还不知道老家会怎么收拾自己呢?

    德义想了想,那就算了,十块就十块,破钱免灾。转念想了想,不对啊,这样一百八十度急转弯,胡林不会认为自己心虚吗?若真当特务上报了政府,那就惨了。德义只得顺着前面讨价还价的话说:

    “领导,特务的话可不能随便说。你好好想一想,我们真是美蒋派来的特务,还会和你说半箩筐的话,计较这十块钱吗?你当过兵,见多识广,这么简单的道理不会不懂吧?领导,打个折,好吗?”

    胡林很得意,用“特务”吓唬吓唬他,倒也奏效,愿意罚款就好。哈哈哈,喝酒的钱又来了。于是,胡林爽快地说:“算了,免掉两块,交八块得了。”

    “领导,不是和你讨价还价,身上只有五块钱,多一分都没有。”德义说着,彩香下意识地摸摸胸部和屁股,钱都缝在那里的衣服里呢。

    胡林一拍脑门说:“成交。你们交完钱就可以离开了。”

    “领导,林子里不让待,我们也不认路,没地方睡呀。”

    “这可不是我的事,当然,我可以把你们带出林子。”

    “领导,这样好不好?你是地头蛇,到处都熟,出了林子,你帮我们找个暂住一宿的地方。那个,那个什么,收据咱不要了。”

    胡林觉得德义太精明了,如果不是看出自己想黑这五块钱罚款的事,岂敢与自己谈条件?他想起了集体那排破房子,鬼都不沾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免得纠缠收据的事。

    “你厉害,像是和我谈交易。好吧,答应你,一定比露宿山里好多了。”

    “不敢,不敢,谢谢领导。”德义双手合十作揖道。

    胡林把他俩带进了一排破烂不堪的房子,就离开了。

    房子虽然很破但能避风挡雨,比山里强百倍。这些破屋子的位置真不错,瞧,不远处一片灯火闪亮,那就是鹭城的市中心啊。

    这里就是梅菜香酒店的前身,真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德义拍拍彩香的肩膀,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别多想了,是同病相怜吧?胡林又在和人家谈罚款的事了。看样子,他们谈崩了,我进去看看,你去忙吧。”

    他正欲推门,包间里停止了争执,静得只有三个人的喘息声。德义停止推门,而站在门外细听里面的动静。

    思锁捏着小拳头站了起来,毅虹使了个眼色,他只好按照妈妈的意思坐下。

    毅虹并不想与胡林争执,只想寻机离开。

    胡林以为她被自己的连珠炮击中而语塞,得意地说:“怎么不说话了,理亏了吧?”

    毅虹翻了个白眼,继续保持沉默。

    胡林的威严似乎镇住了毅虹,他继续进攻,想逼她就范。

    “你们的恶劣行为,派出所拘留十五天不成问题。即使不拘留,派出所或林业局给电视机厂发个通报,你不被开除也得被厂纪处分。”

    “呵呵。”毅虹冷笑。

    “笑什么?我奉劝你还是把十块钱罚款交了,免得节外生枝。”

    “我是申海人不是你们电视机厂的工人,凭什么处理我?在林子里生火是我们不对,但没有造成火灾,更没有损失。你已经警告并且教育了几个小时还不够吗?要钱没有。”

    胡林把刚端起的茶杯往桌子上咚地一甩,对毅虹说:“去派出所。”

    “去派出所、去林业局随你的便。”毅虹并不怕他吓唬,谅他不敢去抖漏私下罚款的丑事。她想,若真去倒也好,途中伺机逃走。

    毅虹拉着思锁就往外走,胡林迅速站起来不知所措地说:“你,你……”。

    “消消气,都消消气。”德义见里边火药味很浓,立即推门进来,与毅虹撞了个满怀。??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