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 正文 第184章 白天来,晚上死,干净又利落
    吕云澄回到客栈的时候,店小二送来一封请帖。

    请贴上只有八个大字:夜半三更,城外树林。

    字迹雄浑,苍劲有力,更有一股凛然的剑意,一看就是修行霸道剑法的剑客所为。

    方圆百里,符合这个条件的,唯有峨眉掌门独孤一鹤。

    吕云澄收起信件,吩咐店小二去烧热水,准备沐浴一番。

    夜半三更。

    吕云澄踏着月色,一步步走入树林,然后就看到了独孤一鹤。

    独孤一鹤岳峙渊渟的站着,手中拿着一把宝剑。

    他的剑比平常的剑要宽一些,剑身也长了大半尺,黄铜的剑锷擦得很亮,剑鞘却已很陈旧,上面嵌着个小小的八卦。

    这是峨眉派祖传的宝剑,也是峨眉掌门的标志。

    “你来了。”

    “我来了。”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敢来。”

    “天下间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你不怕死么?”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独孤一鹤,你虽然年过七旬,但功力深厚,至少还能活十年,为什么偏偏要找死呢?”

    “你似乎知道我想做什么。”

    “把阎铁珊之死栽在我头上,然后杀死我为阎铁珊复仇,这样你就有借口获取阎铁珊的财宝,甚至还有机会获取上官木的财宝。”

    “你真是个很聪明的人。”

    “开打之前,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

    “可以。”

    “你已经是峨眉掌门,地位不亚于少林方丈大悲禅师、武当长老木道人,还要这些钱做什么?”

    “车载斗量的金银珠宝摆在眼前,很少有人能忍得住,更何况,这本就是我们的财富。”

    “小王子是个宋徽宗,四个托孤重臣,一个吃人不吐骨头,一个嗜钱如命,连你这个大将军都有贪心,金鹏王国灭的不冤。”

    “我不喜欢上官木,但我很喜欢他的一句话:贪心从来都不是罪过,弱小才是。”

    独孤一鹤缓缓拔出了宝剑,双目死死盯住吕云澄。

    “所以,如果你死了,千万不要叫屈!”

    剑匣打开,泪痕剑落入到吕云澄手中。

    “嗡~~”

    “嗡~~”

    伴随着两声刺耳的剑鸣,两把宝剑对撞在了一起。

    两人没有任何留手,一出手就拿出了全力。

    独孤一鹤的剑法沉着雄浑,攻势虽凌厉,防守更严密,交手经验丰富至极,实力还在目前的西门吹雪之上。

    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完美的,剑法当然也不可能完美,一切剑法都有破绽。

    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自己的破绽在哪里,有一部分人知道,却不知该如何解决,比如郭嵩阳。

    独孤一鹤属于更小的一部分,不仅知道自己的破绽,还知道该如何弥补。

    暴露出破绽的一刹那,马上会用严密的防守堵住,或者以破绽为诱饵布置陷阱,吕云澄若攻击破绽,反而会祸及自身。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攻敌破绽,不如用正宗武功对攻。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无名剑法融合到铁血十二式之中,让这门铁血霸道的剑术威力更胜一筹,空气中似乎充满了战场的血腥气。

    泪痕剑上的纹路已经变得血红,煞气和剑气混为一体,凝成锋锐无比、无坚不破的剑芒。

    吕云澄没有上过战场,但多次面对群殴围攻,在海外建立傲来国的时候更是杀戮过不少海盗,身上的血煞之气堪比边关武将。

    嫁衣神功天雷地火的神威,也在这一刻变得更强。

    独孤一鹤是大将军,本该喜欢这血煞之气,但金鹏王国靠着上贡换取存活,早就已经被打断了脊梁,对于武将并不在意。

    面对哥萨克铁骑,只挡了一轮便被冲的七零八落。

    作为指挥军队的大将军,独孤一鹤以之为毕生耻辱,对于战场煞气异常厌恶。

    感受着吕云澄身上那股令人厌恶的煞气,独孤一鹤越打越凶悍。

    独孤一鹤平日里与人对敌,只凭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便已足够,很少有人知道,他还精通好几种很邪门、很霸道的功夫。

    这些武功大多是西域那边的奇招秘法,有的歹毒狠辣,有的能封穴闭脉,还有的有类似于残元催命、天魔解体的效果。

    独孤一鹤右手拿的明明是剑,却有一种刀法的爆裂,左手拳掌指爪变幻不定,每一招都是阴毒鬼祟,防不胜防。

    很难想象,此人不仅能够刀剑同修,还能一边施展阳刚正派的刀法,一边施展邪魔外道的武功。

    吕云澄冷笑一声,左手画了个圆弧,对着独孤一鹤的手爪轰了出去。

    降龙十八掌!

    至阳至刚,刚猛凌厉,以力克繁,以正驱邪。

    吕云澄虽然有“吕阴险”的外号,也常常被称作“混蛋”,但无论功力还是武技,都是堂皇正道,最是克制独孤一鹤的阴毒绝学。

    嗤!

    泪痕剑横空而过,用了一招铁血长空。

    呼!

    左手掌从剑下轰出,直击独孤一鹤的小腹,好一招或跃在渊。

    独孤一鹤心中一惊,猛地催动峨眉金顶绵掌,对上吕云澄的或跃在渊,右手剑法一改阳刚爆裂,重新变得灵秀清奇。

    点点银光,忽如风飘柳条,千丝万缕,轻盈潇洒,忽如骤雨排空,千点万点,参差飞洒,剑势之奇,当真江湖罕见。

    吕云澄左手猛地向上一抬,转而上下左右连续变幻,四面八方尽是掌力,比江南春日的雨水更加绵密。

    密云不雨!

    泪痕剑竖劈而下,剑芒忽软忽硬,忽长忽短,变幻无端,竟在“铁血长空”的基础上,又用了一招“潇湘夜雨”。

    左掌运转天山六阳掌心法,化至阳为至阴,接引周围的水汽,凝成四五片冰片。

    惊涛掌——沧海横流!

    冰片射出的一刹那,吕云澄右手剑爆发出龙吟之声,以剑做掌,用了一招“震惊百里”。

    这一套连招又快又狠,独孤一鹤虽勉强接下,却已经连退数步。

    吕云澄大步赶上,左掌亢龙有悔,右剑千军辟易,掌力和剑气混合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哪里是掌,哪里是剑。

    “砰!”

    斗到四十三招,独孤一鹤一个不小心,被吕云澄一掌“突如其来”打在左肩。

    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吕云澄身上的气势竟然在一瞬间又提高了一重。

    剑一·泪痕!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和西门吹雪一战,吕云澄也是大有收获,西门吹雪的剑意被吕云澄学走了大半。

    融合了西门吹雪的剑意,“剑一·泪痕”的威力比以前提升了至少三成。

    “铛!”

    伴随着一声巨响,独孤一鹤手中宝剑被一剑劈开,中门大开。

    吕云澄左掌如风雷一般落下,重重轰击在独孤一鹤胸口。

    龙战于野!

    “噗!”

    独孤一鹤被一掌轰飞,吐出一大口鲜血,左手一引,鲜血化为一个古怪的印记,印向吕云澄的胸口。

    邪血印!

    这是独孤一鹤压箱底的绝招,也是他最终的绝杀。

    吕云澄没看过这种武技,但却知道这一招的厉害,真气催动,泪痕剑上的剑芒再次变长三寸,对着鲜血狠狠轰了出去。

    剑一·变·落花吹雪!

    梅花散彩向空山,天风吹得香零落!

    剑光如白雪一般遮天蔽日,寒光闪过,独孤一鹤的喉咙绽放出一朵鲜血梅花。

    白天来,晚上死,干净又利落!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