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欢喜田园:猎户家的小娇娇 > 正文 第六十七章阿燕
    青竹还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他们的院子,和自家的院子格局差不所,但装饰可雅致多了,不过,两人都不是会打扮的主,估计是雇人来做的。

    青竹将饭菜摆上桌,纪云去里屋叫许燕戈。

    摆完饭菜青竹打量的周围,一个漆木柜子引起了青竹的注意,那柜子看起来与别的摆件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但细看下来,柜子的与墙壁紧贴,没有一丝缝隙,柜子也是没有支脚,与地面紧贴,看着着实奇怪,她眨了眨眼睛,最终坐在那里没有动。

    这里不是她家,随便动人家东西可不是个好习惯。

    许燕戈很快就起来了,看见桌上的饭食眼前一亮。

    青竹做的都是普通的农家食物,炒南瓜,凉拌莲藕,青椒炒肉,还有香软的白米饭。

    许燕戈动了动鼻子笑道,“还算你有良心。”不枉他跑前跑后的,还白给人当未婚夫。

    洗漱之后,纪云和许燕戈都坐下来开始吃。

    看着青竹不动快,纪云提醒道,“你也吃,我们吃不玩的。”

    青竹摆手,“你们吃吧,你们吃吧,我在家吃过了,这是专门给你们留的。”

    她做的时候特意多做了些,就是为了给他们留一些。

    “小阿竹,这次我可没钱给你了。”

    许燕戈咽下一口辣椒炒肉,看着青竹道。

    他手里还有十两银子,纪云手里也不多了,两人都是穷鬼了,实在没钱再付饭钱了。

    现在他只期待着阿姐能想起他这个可怜的弟弟。

    青竹闻言怜悯的看着他,“没事,白送你的,多谢你帮忙。”没想到他已经穷的吃不上饭了,真可怜。

    许燕戈看见青竹的眼神,直觉她误会了。

    三下五除二吃完饭,他道,“别那样看着我,还能活。”

    纪云也点头,“只要三儿认个错,我们马上就能回去。”

    给老爷子认个错,老爷子指定原谅他。

    许燕戈闻言,拿水杯的手一顿,脚上狠狠的踩了纪云一脚。

    “嘶~”

    纪云疼的倒抽一口冷气,委屈巴巴,“我说错了吗?”

    难道不是认个错就能回去了?

    许燕戈看着他,认错是不可能认得,这辈子他宁愿呆在这里,也不可能认错。

    本来就不是他的错。

    看在纪云不知情的面子上,许燕戈松开脚,不过脸色明显不太好。

    纪云自知又说错话,默默吃饭。

    青竹对他犯了什么错不感兴趣,她拿起一根干净的筷子戳了戳许燕戈的胳膊,“别不开心嘛,我家买了糯还没用,我明日做些糯米糍给你送些。”

    青竹坚信,甜食使人开心。

    她不开心的时候,买一颗饴糖就开心了。

    青竹有些稚气的话,引得许燕戈勾起唇角,“好啊,若是不收钱就更好了。”

    “哪里问你收钱了。”青竹有些生气,她明明是关心他,怎么老提钱,她就那么像喜欢钱的人嘛!

    但是看着许燕戈带笑的眼睛,青竹仔细想了想,好吧,她是有些喜欢钱,毕竟钱能买食材,还能给爹爹治病。

    看见青竹生气,许燕戈忍不住笑了。

    青竹察觉上当,瞪了许燕戈一眼,“明天不给你送了!”

    “哎呀,小阿竹,我错了。”许燕戈拦着暴走的青竹,纪云吃完了,忙将碗筷收拾一下,去打水洗碗。

    不能人家送饭还让人家给洗碗啊。

    最终,青竹坐在椅子上翘着小脚,看着纪云笨拙的刷着碗筷。

    许燕戈也没了睡意,并排和青竹一起坐下。

    青竹笑嘻嘻道,“纪云叔叔,不是那样洗的,你那样洗不干净,多洗几遍。”

    纪云急得脑门冒汗,他们以前是在酒楼打包好带回来,用完再送回去,根本不用自己洗,他洗的手足无措。

    “你为什么叫纪云叔叔,每次喊我就只叫哎?”

    许燕戈觉得青竹区别对待了,难道他就不配拥有称呼吗?

    “嗯,纪云叔叔好叫啊,我不叫你哎,那叫你喂?”青竹觉得叫名字实在不礼貌。

    那叫哎,就礼貌吗?哈哈哈。

    “你可以叫我哥哥啊,你问林业都叫哥哥了。”许燕戈不满。

    她不是说他和她哥哥同岁,算起来也当叫一声哥哥了吧。

    青竹有些犹豫,“可是我有哥哥,叫林业哥哥是迫不得已的。”若不是想让林业信任,她也不愿叫林业哥哥。

    “好啊,小阿竹,我都帮你查案了,叫声哥哥都不愿吗?不叫哥哥叫我阿燕也行。”忽然,许燕戈特别想让她叫一声阿燕,以前云阳要这样叫他都没同意。

    不叫哥哥就行,算是对的起自家哥哥了,青竹爽快的叫道,“阿燕!”清脆的童声回荡,许燕戈笑眯眯的应道。

    纪云注意到这边,心想,许三终于有个称呼了。

    不过,为什么自己事是叔叔,他们就能叫哥哥什么的!

    青竹提着食盒回家,就看到檐下纳鞋底的顾老太,她将食盒藏到身后,小跑着将食盒放到厨房,才笑盈盈的走到顾老太身旁叫一声,“阿奶。”

    顾老太淡淡道,“回来了。”

    “…回来了。”看来奶很清楚她干了什么,青竹突然有些羞愧,她还偷偷的瞒着奶。

    顾老太嗯了一声,手上的动作不停,粗针穿透厚厚的鞋底,她用牙齿咬住针头,将针拽出来,“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顾及着你姐姐,林业眼神不善,绝非善类。”

    青竹惊愕,心怦怦的跳,她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知道了,奶。”

    顾老太别的也没多说,若是真的聪明,就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青竹跑回房间,用被子捂着脸,奶怎么什么都知道,那她会不会知道大哥的事。

    青竹心中思绪变化,最终忍住了去问的冲动,大哥是奶的亲孙,奶若是知道真相,应该不会这么平淡,况且,大哥出事时,奶还在村里窝着,怎么也不会知道外界的事。

    顾绿水下学回来,青竹就一头钻到他屋里,跟顾绿水说奶的异状。

    谁知顾绿水很平淡,他笑道,“你和奶接触不多,奶虽然话少,但很厉害的,大哥跟我说,奶也会打猎的手艺,还会很多奇怪的故事。”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