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讲历史的警察咽了咽口水,于是挑着好的,讲了历史上那些英勇无畏的人物,讲了一些夏国大胜的经典战例,惹得这群秦兵鬼魂连连叫好,最后听到那些窃国贼都被赶出夏之后,他们甚至欢呼了起来。

    不管哪个朝代,保家卫国的士兵和士兵之间的感情很多时候其实都是共通的,他们内心藏着家国大义,即便死亡,也会用英魂守着这个心心念念的国家。

    “现在的世界已经没有皇帝啦,当然也没有奴隶什么的,经历过那样一场惨烈的战争之后,咱们国家的人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探索建造了如今这样一个强大安稳又和平的国家。

    虽然过程曲折了些,但是咱们这个国家的血脉从来没有断过,咱们几千年的历史啊,那是多长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沉淀下来的文化底蕴和骄傲那是其他国家都不能比的。”

    说着大家都觉得挺骄傲的。

    那群秦兵也感叹,虽说有些遗憾秦最终灭亡了,但是就像是他们说的,他们国家流淌的血液几千年来始终都没有变过,这就足够了。

    有秦兵询问“那现在的百姓可还在为生计发愁?”

    “这个不可能的,现在基本上只要不懒的,就算是在乡下,也能凭着自己的努力种粮食,总归是不愁吃不回饿肚子的,每年还能有不少余粮呢。

    现在咱们的粮食产量和你们那个时候可不一样了,咱们国家一个伟大的老爷子研究出了产量极大的水稻,亩产一千多斤呢,而且咱们的食物种类多……”

    听到他们说的这么多粮食,就连那将军都有些坐不住了“真有这么多粮食?”

    若是他们那时候能某产这么多粮食,就不会有百姓饿死,军营里的士兵也不会每天吃不饱还要去上阵杀敌,大秦必定也能更加强盛……

    可惜啊……

    那将军眼里流露出遗憾“要是我们那时候有这么多粮食。”

    那些秦兵也沉默了,他们行军打仗,粮草不够的话也只能勒紧裤腰带,现在的人可真是幸福啊。

    “那武器呢?”

    他们浑浑噩噩了这么多年一直在这深山老林里,对外面的世界那是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当然,作为将军,他更在意的是粮食和强国的武器。

    “武器啊,那就老厉害了。”

    一群人眉飞色舞的介绍起了现在武器的多样性,还把自己的枪拿出来给他们示范了下,把一群古代的兵给听得一愣一愣的,脸上的表情震惊,眼里更是光彩连连。

    一路走他们还将手机拿出来和这群什么都不懂的秦兵开始分享讨论起了国家新闻,短短的时间内,秦兵和这群人就打成了一片。

    严路抽了抽嘴角,询问谢安卿之前的问题。

    “怎么找糖糖?她真的不会有事吗?”

    谢安卿脚步不停“不会。”

    “这里曾经是一个古战场,不仅仅是这些秦那个时代的古战场,而守在这里的阴魂,基本都是对保家卫国有一种深刻执念的士兵,他们在战死的时候有些或许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或是因为执念太深,导致他们变成鬼魂后依旧徘徊在这附近。

    这些秦兵身上虽然带着煞气,这也导致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山脉内野兽没有那么多。

    因为始皇统一六国功绩甚伟,再加上他是真龙,所以跟随他打江山平定天下的士兵都获利身怀功德金光。

    所以他们倒现在都能保持清醒的状态,没有变成害人的厉鬼,而在他们功德金光的影响下。

    这里就算有野兽,也对一些亲和力较高的人也抱有极大的好感,但是对那些作恶的人就非常排斥厌恶。

    小孩子的心思最是通透清澈,而且糖糖对动物的亲和力也很高,在森林里自然不会有事,我之前担心的是掳走她的那个人对她会不会有什么威胁,不过按照保护糖糖的那两个人的描述,他刚开始应当是保护糖糖的,所以也不会有事。”

    而且他的直觉也挺准的。

    严路了然的点点头,不过这大晚上的也不太好找人,好在有秦兵护送,走了这么久也没见到有什么野兽虫蛇之类的过来。

    “哪边好像是一个山谷,里面有光?”

    谢安卿看了眼手里的罗盘,所指的方向正是山谷内。

    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连忙跟上。

    “嗬嗬……”

    然而在快要走近的时候,他们被里面跳出来的一群狼和狼给拦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

    几个手持兵器的秦兵走出来。

    然后双方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将军你们回来了!”

    跟着谢安卿他们来的秦兵将军大手一挥“他们是来找人的。”

    谢安卿连忙询问“抱歉,请问里面是不是有一个三岁大小长得特别可爱的小女孩儿?”

    他有些急切,这大晚上的糖糖睡觉没有啊,这地方怎么睡觉?也不知道饿了没有。

    “你是?”

    “我是她爸爸。”

    谢安卿连忙表明了身份,然后很顺利的就被放进去了。

    山谷里很暖和,一群大狗大狼的正围着中间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充满野性的少年,另一个则是靠在他怀里睡得香喷喷的糖糖。

    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糖糖在给这些鬼魂讲了些故事之后就开始脑袋一点一点的想要睡觉了,最后小身板一歪,直接倒在了旁边一只大狼身上,小脑袋蹭了蹭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香喷喷的睡了起来。

    后面怎么又滚到狼少年怀里去的,这就要问某人了,他完全将暖暖当成一个香喷喷还软绵绵的抱枕了。

    “糖糖……”

    谢安卿咻的一下就到了狼少年身边直接将糖糖抢了过来,瞧见女儿睡得小脸红扑扑的,蜷缩着又乖又软,他终于放心了。

    “嗬!”

    怀里空了的狼少年顿时就不乐意了,凶巴巴的呲牙朝着谢安卿扑了过去。

    于是两个人瞬间就打在了一起,狼少年浑身野性打得毫无章法,但是他力气大而且动作灵活,谢安卿有过正规的武术训练,身法飘逸,即使怀里抱着一个人也依旧稳稳的,和狼少年打了几个来回就隐隐占了上风。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狼少年就被他按在地上摩擦了。

    “就是你拐了我女儿吧?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先动手了!”

    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七星剑,巴掌大的剑瞬间变大,他举起来就往少年身上抽,力道挺重,但都是皮外伤没伤到内里。

    “嗷嗷嗷!!!”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