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某科学的能力解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秘密
    “?”

    佐天光月表示直接疑惑,他竟然还有被自己的妹妹吐槽xp的一天。

    “那完全不是一回事啦,所以你就不能争气点让你老哥我摆脱这个魔咒吗?说不定因为量子干扰的原因,到时候我的身边也能围绕着有大熊的美少女哦。”

    佐天光月很认真地向泪子提了一个建议,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脸正经地说出这些明显不可能的话的。

    “变态。”

    泪子白了佐天光月一眼,轻轻地咬着下嘴唇,然后毫不犹豫地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我……我为什么就是变态了啊,明明这个话题还是泪子你先提起的吧?”

    “关心妹妹胸部大小的变态。”

    “……”

    佐天光月老实地闭嘴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不管说什么可能都是错的,既然这样的话还不如不说话的好。

    “呵呵,都已经不做狡辩了吗?果然是变态呢。”

    “?”

    佐天光月差点一口老血吐在泪子脸上,合着我不说话都是错的呗?

    好在这个时候刚刚去上厕所了的绢旗最爱又重新地回到了房间里,不然佐天光月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待在这个房间里。

    外面是刚刚发现了自己秘密的老妈,房间里面是会骂自己是变态的妹妹。

    【诶?不对啊,这不是我的房间吗?】

    【为什么纠结要不要出去的人是我?】

    然后佐天光月挺直了腰板看了泪子一样……然后在被她瞪了一眼后又弯下去了。

    【算了,就这样吧。】

    佐天光月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正在直线下降,原本还是泪子之下的第一人,现在又多了个老妈和绢旗最爱,变成第四了。

    “呼~总算是超活过来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绢旗最爱变得看起来超有活力的样子。

    然后没过多久佐天光月的老妈凛子就来叫几人吃饭了,吃完就直接走人了,毕竟她也就是负责过来视察一下,连给几个人改善伙食都算不上。泪子的厨艺虽然源自于凛子,但几乎已经到了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地步。

    凛子在到达这里的第一时间,看见佐天光月和泪子两个人睡着两个房间甚至感到有些失望。

    【果然还是因为兄妹感情还不够好吗?】

    她原本还想着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再好一点的话,就索性告诉他们一个秘密,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暂时用不上了,不过她还是在走之前特意把泪子拉到了一个房间里,将那件事告诉了她。

    本来她和千夜是准备借着这次来到学园都市的机会将这件事直接告诉佐天光月,但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开口。

    【或许由泪子告诉光月这件事会更好一点吗?】

    凛子的心情有些复杂,所以她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自己去开口,而是借了自己的女儿一用。

    “那我就先走咯,你们老爸还在酒店了等着我呢~”

    凛子在门口笑着对佐天光月和绢旗最爱挥了挥手告别。

    “诶?泪子呢?”

    佐天光月这才注意到泪子竟然你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她应该还在房间里吧,我刚刚拜托了她一些事情。”

    “话说老妈你为什么不把老爸带过来一起吃饭?”

    “那家伙吃外卖就好了。”

    虽然没有明显的征兆,但佐天光月总感觉自己老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空气都变冷了不少。

    好吧,肯定是两个人又吵架了。

    佐天光月一下就看出了事情的大致原委,但他觉得自己老爸千夜可能还乐于如此。来学艺都市这么久了,佐天光月和他们之间不可能完全没有过联系。千夜也不止一次地对佐天光月抱怨过凛子做的菜太单调,他都快吃吐了。

    有一次还被凛子当场抓住,然后他们家里就连着吃了三天的年糕……这件事还是佐天光月的弟弟之前向他哭诉的,说现在看见年糕就想吐。

    佐天光月只能表示祝他好运。

    “那我先走了,拜拜!”

    “阿~阿姨再见!”

    绢旗最爱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地说了一句,等凛子关上门离开后,就彻底地跟条咸鱼一样倒在轮椅上。

    “我妈应该不是什么可怕的怪物吧?而且我感觉你就算看见哥斯拉这样的怪兽都没有这么怕的。”

    “紧张啦紧张!因为是光月的母亲啊,就超害怕一不小心说错什么话。”

    “没事的,我老妈这个人超好的。”

    “超不准学我的口癖!”

    绢旗最爱被佐天光月气的鼓了鼓嘴,然后看了眼泪子房间的方向。

    “泪子她现在超待在房间里做什么?”

    “不知道。”

    佐天光月回了一句,然后就直接走上去敲了敲门。

    “泪子?”

    然后佐天光月就没有继续敲了,因为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房间里传来,到了房间门口的位置又突然消失。

    “怎么了?”

    泪子小心地将门打开一条缝,然后只是露了一个脑袋出来看着两人。

    但佐天光月就是觉得泪子稍微变得有些不对劲了起来,因为刚才说话的过程中,泪子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立刻将目光转到一边。

    不是正常的视角切换,给佐天光月的感觉就像是……泪子似乎有点不敢看向自己?

    虽然有些让人难以相信,但这的确就是佐天光月得出来的结论,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泪子会有这种变化。

    “你在干什么呢?”

    佐天光月轻轻地推了下门,但被泪子直接用力撑住了。

    泪子似乎不想让佐天光月进去,然后就脸红地对佐天光月说了一句:“我……我在换衣服,衣服好没穿呢,出去啦变态!”

    佐天光月原本还在推门的手瞬间僵住了。

    【话说你在换衣服的话就早说嘛。】

    佐天光月也稍微理解了为什么泪子刚才不敢看向自己,原来是有些害羞吗?

    佐天光月在脑中自动地帮泪子脑补出了原因。

    啪~

    然后泪子的脑袋一缩,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了,就留下了佐天光月和绢旗最爱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变态。”

    绢旗最爱的嘴唇微动,说了这么句话。

    佐天光月瞪大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绢旗最爱会得出这个结论。

    “我……我又做什么了吗?”

    “差点看了自己妹妹果体的超变态。”

    “话说我也不知道泪子正在换衣服这件事啦,这个应该不能怪到我头上吧?”

    佐天光月这个时候稍微庆幸了一下自己刚刚敲了下门,没有学习当麻式的开门方法,不然可能就要享受最极致的社死体验了。

    “你今晚跟泪子一起睡吧?还是说你要睡我的房间,我睡沙发也可以。算了,你还是睡我那里吧,泪子房间的床也不是很大来着,应该睡不下两个人。”

    佐天光月在考虑着绢旗最爱今晚住宿问题,最后还是这么做下了决定。

    “其实我超可以和光月你睡一个房间的,而且我觉得光月你房间的床也挺大,应该也超睡的下!哎呦~”

    绢旗最爱的话刚说完脑袋就挨了佐天光月一记手刀。

    “再说这种不着调的话就让你自己睡沙发去。”

    佐天光月白了绢旗最爱一眼,然后就去房间里收拾去了。

    床单什么的都是自己睡过的最好还是给绢旗最爱换一下,毕竟她应该还要在自己这里待不短的时间,好在家里还有其他的备用。

    把一切都收拾好,自己拿了一套被子和枕头到客厅里,佐天光月莫名地觉得好累,明明没做多少事的样子,果然是因为没怎么做过家务吗?

    而且他竟然到刚才才发现沙发已经被先到一部的凛子布置过一遍了。首先是沙发的主体上被披了一条有花边条纹的毯子。

    然后两边上的位置也被布置了一遍,各自铺上了两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毛巾。有一条也是等到佐天光月走进了才发现,这不是自己之前买的动漫周边吗!

    还有一个白毛动漫人物的抱枕被老妈给从柜子里放到了沙发角落。

    “……”

    【确实有种回到了家里的感觉……】

    “光月你刚才铺床单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就超像是完全没做过家务的人诶!”

    绢旗最爱在一旁吐槽道。

    “那你刚才还不来帮忙!”

    “人家现在超是不能动的病人,你这么做是要超受到谴责的哦。”

    绢旗最爱用手敲了一下脑袋,摆出了一个卖萌的姿势。

    “这个姿势以后还是不要做了……”

    “为什么?”

    绢旗最爱表示不太理解。

    “嗯……不太吉利。”

    听佐天光月这么一说,绢旗最爱反而更懵了。

    “咳咳,这种小事不用在意了,还有一件事,千万不要碰我的电脑听见没有?”

    佐天光月张牙舞爪地说道。

    绢旗最爱的小眼珠直溜溜地转了两下。

    “超~明白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神奇的东西是不是?所以光月你才超不让我看是吧。”

    “……”

    咔~

    应该是换好衣服了,泪子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换什么衣服啊?怎么这么久,又不是要出去。”

    佐天光月看了眼时间,然后对不知道在房间里待了多久的泪子吐槽道。

    “就是很普通的睡衣嘛,不过是我自己特意调的哦,是不是很好看?”

    泪子在原地转了一圈,的确就是非常普通的兔子睡衣,也跟什么兔女郎之类的完全扯不上关系,但泪子穿在身上就有一种可爱的感觉。

    泪子的表现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异常,跟平时看起来一模一样。

    看见佐天光月并没有对自己产生什么怀疑的想法,泪子也是稍微地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有点失望的想法,原本应该是跟自己关系最好的老哥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但这种想法只是在她的心里存在了不到三秒钟就消失了,总而言之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才是最好不是吗?

    然后三个人就在客厅看了好久的电视,绢旗最爱一直想把遥控器从佐天光月的手中抢走,跑去看看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但每次都被佐天光月阻止了。

    跟自动贩卖机一样,学园都市的一些专属频道总是会放一些奇怪的东西,虽然不至于到让小朋友撑不住的级别,但偶尔也是会出现一些符合绢旗最爱审美的节目。

    绝对不行!

    绝对不能让绢旗最爱抢到遥控器!

    至于泪子,则是只在一边看着两个人在那里的遥控器争夺战,她倒是没有什么挑剔的要求,基本就是两个人调到什么节目她就看什么。

    只不过在佐天光月不注意的时候,她的视线才会稍微地从电视显示器转移到佐天光月身上,然后又很快地转了回来,所以也不至于让佐天光月发现。

    “好了,睡觉了睡觉了~”

    “诶?才这么早诶?要不就让我再超看一会儿吧?”

    绢旗最爱又是一个极速伸手,试图依靠出其不意的攻势从佐天光月手里抢到遥控器,但依然被他识破然后迅速抽手。

    然后佐天光月也不跟这个丫头多说什么,直接就拉起轮椅的把手,就把她往房间里面推。

    “超不要睡觉啊!”

    绢旗最爱还有些挣扎式地在进门的第一时间抓住了内框的边缘,但依然于是无补,抓着门框的白嫩手指因为用力变得微微泛白,但一人还是被佐天光月无情地一根一根地掰开了。

    “泪子,你那还有最爱可以穿的睡衣吗。”

    “有的。”

    泪子回了一句,然后就迅速地回到房间里拿了一件跟她现在穿着的有点像的睡衣,只不过她的是兔子,而这件事看起来……企鹅?

    “怎么样?是不是也很可爱呢?”

    泪子在两人眼前秀了秀这件睡衣。

    “睡觉。”

    佐天光月把睡衣递给了绢旗最爱,然后弯下腰用手指指着她的额头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哼!超跟电视剧里演的老婆子一样!”

    两个人关上门走了出去。

    “那我就也回房间去了。”

    泪子对佐天光月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就自己回房间去了。

    “嗯……嗯。”

    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佐天光月一个人,先将周围的灯都关掉,但还是保留了电视的微光保证自己的视野,等躺到沙发上之后才把电视关掉。

    手机版阅读网址:m..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