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收藏家 > 正文 第七章 酒桌上不是这么说的
    中年女人穿着一件碎花的长裙,颜色艳丽,头发烫了大波浪,戴着金耳环,标准的中年妇女打扮,此时脸上已经有些不耐烦。

    小青年留着板寸穿着t恤,看起来是个运动少年。

    “这里是什么地方?医院吗?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怎么把我弄到这儿来了?扔在那里连个管的人都没有,你们到底负不负责任?我老公呢?”

    “老哥,你是警察叔叔吗?我之前还在商场呢,请问能不能把我买的鞋还给我?那可是新款,我攒了好久的钱……“

    两个人都在急切地说着话,看起来完全是正常人,而且很有活力。

    如果忽略他们已经扩散的瞳孔的话。

    这个夜班不应该值的,被老张套路了……

    李凡咽一口唾沫,悄悄按动旁边的报警器,却发现没有丝毫反应。

    精神辐射干扰!

    他立刻拉开身旁的枪柜,将防暴枪拿在手中,又迅速拿过一套防护服,一边穿戴一边面色如常的说道:

    “大姨,我们这里是异常局西南分局,你们现在出了点问题,暂时被带到我们局里了解情况了,请不要着急,已经通知家属了。”

    中年女人眉头一蹙,恶狠狠地说道:

    “异常局是什么地方?你们就这么把人晾一边不管了啊?政府单位这么不负责任?赶快让我们回家!要不然曝光你们!”

    她的语速越来越快,眼珠也在不停转动,甚至有尸液从眼眶里渗出来,像是在流泪哭泣。

    李凡此时已经迅速将防护服穿戴整齐,握住防暴枪,心中微微安定:

    “异常局全称异常事件处理局,就是专门处理异常事件的地方,我这也是刚培训完第一天上班,很多地方也不太懂,要不您等我请示一下领导?您放心,我们一定跟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随后拿起电话,却发现同样无法拨出。

    小青年倒是懂礼貌得多,说道:“大姨您别急,要相信警察。”

    随后转头拍拍自己露着肠子的肚子,对李凡说道:

    “请问有没能有休息地的方?我和坐姨大一会儿,有没吃有的?我点有饿了。另外,我们出了到底什问么题?”

    虽然看起来正常,但他的话已经开始变得语无伦次,是疯狂的前兆。

    李凡瞥了一眼精神辐射计数器的屏幕,波浪般的数值线正在不断波动,像是一根根针一样向上刺去,最高已经突破了200!

    他盯着窗外的两个“人”缓缓说道:

    “你们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中年妇女和小青年先是一愣,随后表情全都变得暴躁,开始一边用脑袋撞击值班室的玻璃窗,一边疯狂咒骂: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咒人死!?你们领导在哪里!我要见你们领导!我要投诉你!”

    “老哥一这点也不好笑,你这样没很素质,我发要微博!”

    “呯!呯!呯!”值班室的窗户本身是防弹玻璃,却很快被撞出一个个蜘蛛网一样的凹痕!

    他们的腹部都已经破开一个口子,一枚枚今天解剖时发现的那种贝壳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在不断钻出来。

    一枚枚黑色的贝壳从他们的口中钻出,像是一条溪流一样在地上迅速流动,流到楼梯所在的地方!

    这些贝壳和李凡今天从根感染体口中得到的类似,全都是一些古代贝币的模样,现在却像是活了一般,在地面上快速爬行。

    仔细看过去,好像这些黑色贝币的内部还有一些腐烂的贝肉,在飞快爬动。

    精神辐射计数器上的数值线此时疯狂跳个不停,简直变成了缝纫机一样,最高甚至达到了300。

    李凡都要哭出来了。

    解剖处的情况和酒桌上说的不太一样啊!

    这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看了一眼已经从电梯口流下去的那些黑色贝币,李凡猛然想到了什么。

    不好!

    抬头向监视器看去,那些像是活物又像是虚影的黑色贝币早就顺着电梯井出现在地下二层的停尸房和三层的福尔马林池!

    在地下二层,这些玩意儿直接逆流而上,钻进了一个个紧闭的停尸柜里。

    在地下三层,则是涌入福尔马林池中,钻进那些悬浮的尸体口中。

    “嘭!嘭!嘭!”监控中的那一个个停尸柜正在疯狂颤动。

    “哗啦!哗啦!”地下三层的福尔马林池中那些残破的尸体挥动僵硬的四肢缓缓站了起来!

    “啪!”监控短路烧毁。

    不能再等了!

    李凡一咬牙,身穿防护服,举着手枪,一把拉开值班室的厚重金属门冲了出去。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眼看李凡冲了出来,中年妇女和小青年停止撞玻璃,双目流血,转向李凡:

    “你还有脸出来!我要见你们领导!”

    “投诉!投诉!投诉!”

    李凡此时立刻看到,只剩下半个脑袋的根感染体王海涛就趴在地上,高举着自己的“双手”,也就是中年妇女王翠娥和小青年高子轩,冲李凡疯狂呼喊。

    仿佛是一出手偶戏剧。

    见李凡出来,王海涛的半个脑袋竟然还冲他咧嘴笑。

    面对这让人疯狂的一幕,李凡打了个哆嗦,随后猛然扣动扳机。

    “呯呯”两声枪响,这种几乎面对面的情况下,李凡也算是超常发挥,直接来了个爆头加倍,将中年妇女和高子轩击倒,冲向办公楼大门。

    就在他冲到门口的时候,却赫然发现门外黑暗中站着几个水淋淋的身影。

    有的只剩下半拉脑袋,有的身子少了一半,或是背后长出奇怪的肢体像是蜘蛛。

    更离谱的是还有个全身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蘑菇。

    浓重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从门外透进来,这些尸体全都用惨白的眼珠盯着李凡。

    这是从福尔马林池里爬出来的尸体!

    怎么这么快就爬到门外了!?

    这可一点都不科学!

    好在经过了异常局的初任培训,再加上精神辐射探测器在嗡嗡作响,李凡明白这是异常精神力感染的表现。

    猛地转身就朝楼梯跑去。

    门口被堵,地下室不能去,只能从楼上走了。

    看到李凡转身逃跑,门外那几具尸体仿佛受到了惊吓,猛地抬头,拉开门冲进来就朝李凡追去。

    “叮!”就在李凡跑到电梯口的时候,电梯门猛然打开,里面赫然是挤得满满当当的数十具尸体,此时全都抬头看了过来。

    李凡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冲上楼梯,一边跑一边回头开枪,同时骂上几句:

    “我告诉你们,我可是犯罪界的头号人物,说出来吓死你们,我很厉害的!别过来啊!”

    三楼宿舍!三楼宿舍!

    后面的尸体跟的太紧,李凡都没来得及跑到二楼办公区,就已经冲进了三楼的一间宿舍,随后猛地将门反锁。

    久没有人住的宿舍黑漆漆的一股子霉味儿,只有四张铁架子床,跑进去还被蜘蛛网糊在了脸上。

    “嘭!嘭!嘭!”外面的尸体们开始砸门。

    李凡也顾不上去开灯,直接伸手去拽一张床,准备先用床堵住门。

    先试着联系一下局里的调查处,实在不行只能跳窗了。

    这床怎么这么重?

    黑暗中,李凡用力拽了一下却根本没有拽动。

    紧接着摸到了一条满是粘液的腿。

    黑暗中,四张床上四具残破的尸体同时坐起,猛地扑过来,死死抓住了李凡的四肢。

    其中一具尸体起身打开了宿舍的门,外面的尸群立刻鱼贯而入,七手八脚地把李凡架了出去。

    李凡一脸的生无可恋,被尸体的古怪味道熏到自闭,眼角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昨天酒桌上不是这么说的……

    很快,李凡已经被群尸簇拥着抬到了一楼的大厅里。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立起了一个用饮水机和桌椅拼成的柱子,李凡就被绑在这柱子上。

    一群形状怪异的残破尸体围在李凡身边,古怪的脚步声响起。

    融合体来了。

    被爆头的中年妇女和小青年此时就耷拉在融合体的双臂位置,仍然在不停地说话:

    “我要告你!让你们领导来!让你们领导来!”

    “你是什么服务态度!我要发微博!”

    看看周围残破的尸体,李凡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抬头看着只剩半个脑袋的融合体,怂怂地说道:

    “玩弄尸体让你很有快感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警告你,你现在还有最后投降的机会!”

    融合体咧嘴一笑,那些尸体齐齐跪坐在地,一阵刺耳的惨叫突然在李凡耳边响起。

    是精神辐射污染!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了,隐约间,他看到一个个身穿奇异古代装束的人影浮现在那些尸体上。

    容貌丑陋的妇人,满脸横肉的汉子,茫然恐惧的孩童。

    他们都在呼喊祈祷。

    而他自己则被绑在一根铜柱上,旁边有手拿利刃的人准备将他剖开献祭。

    在他面前,融合体的外形变成了一个虎头人身、双腿布满鳞片、下面则是一双鳄鱼爪子的怪异存在,它的双臂则是两条巨蟒,正在张开血盆大口蜿蜒摆动。

    虎眼之中满是凶残暴虐,满口尖利的牙齿间还有血迹残留。

    李凡明白,这应该是一个强大的异常感染对他的大脑造成的影响。

    一个精神力虚影。

    这怪物戏谑而残忍的看着李凡,缓缓走了过来。

    这就是李凡作为祭品要献祭的存在!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李凡看着对方怒斥道,“古滇国的孤魂野鬼?”

    到了这个时候,他反倒不再恐惧,怒从心起,大声呵斥。

    准备拼了!

    那虎头怪物只是残忍的笑着,两条巨蟒双臂死死咬住李凡的肩头,随后张开虎口,朝李凡咬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李凡突然感觉心口一片灼热,那枚匕首般的青铜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一片赤红,那几行字也在发光。

    周身的束缚为之一松,李凡咬牙挣脱右手,一把抓住那青铜钥匙,瞬间刺进了虎头怪物的一只眼睛!

    凄厉的惨叫传来,李凡眼前猛地一黑,仿佛在瞬间划开了一张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