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有否 > 正文 024第二十四章 接风赐剑
    常安殿上,满朝文武、六部皆在。

    朝廷金阶,不渡凡人。

    杨苾、苏沐雨等人齐齐上殿。

    踏着脚下金阶,莫演等人在后,入殿。

    “臣妾来迟,请陛下责罚。”

    杨苾虽然势大,却明面不显,对苏行远毕恭毕敬。

    苏行远如今一身皇袍,坐龙椅上,除神色略萎靡外,霸气无比。

    帝皇至尊,有帝王气。

    “不必。朕本也正忙。”

    苏行远早就在此,看过李丞相案牍,胸装天下事。

    杨苾、苏沐云、苏沐雪、苏沐雨、徐亮、孙大炮、谢俊、莫演按序排好。

    “北界山搜寻不能断……”

    【丰】苏王论国事,满朝文武皆以为贤。

    其间谈论各地赋税、洪涝灾害、国库财帛事宜多入牛毛,久谈不断。

    本是早朝,竟一直谈到了午时,日出三杆。

    “如此方妥。都下去吧。”

    苏行远一挥手,满朝文武磕头退行,纷沓而出。

    “李丞相,帮朕把程秉即刻请来。”

    李平心知苏行远打算,躬身退下,去捉程秉来。

    苏行远起身,陆公公在身后跟随。

    苏行远步步若流行,直来苏沐雨面前,搂入怀中。

    “小雨!朕还以为再见不到你……”

    苏沐雨眼眶润了,昂声道:“父王,不,父皇!”

    苏沐雨儿时称“父王”称惯了,大殿上还得改口。

    苏行远不让苏沐雨言语,打断道:“也好!”

    “既然小雨平安归来,朕定要摆下宴席,替小雨接风洗尘!”

    陆公公闻言,即刻飞奔下殿去安排。

    苏沐雨讶异,道:“父皇……”

    苏行远再次打断,道:“小雨不必多言。藏龙谷事端,朕已知晓。”

    “不日,朕便派军去平藏龙谷。”

    父女俩经久未见,都以为生离死别,如今重逢,难掩真情。

    “父皇,这位便是莫……”

    苏行远面色一凛,来了莫演面前,帝威帝王气尽数压下。

    莫演却行礼,道:“参见陛下。”

    举手投足间,谈笑风生不被帝威震慑。

    苏行远收起气势,大笑道:“莫剑君不必多礼。”

    “朕还要感谢你,护小雨周全。”

    “还有,据李丞相所言,那鬼王也是你斩杀?”

    莫演亦笑:“举手之劳而已。”

    “好!”

    苏行远龙颜大悦,拍莫演肩头:“诸位都听闻了!”

    “举手斩鬼王,拯救天下苍生与水火!真是英雄出少年!”

    殿堂上众人皆笑,言语间没有败兴之词。

    这时又突生变数,李平押着程秉来殿。

    “陛下!”

    程秉风光不再,换了一身囚服,跪在苏行远面前。

    “程秉!朕待你如何?十几个春秋来,可有亏待过你半分?”

    程秉一双铁掌,掐出血来:“陛下从未亏待程秉半分!”

    “有种!那你为何说,是朕下令杀的小雨?”

    “你可知假传圣意是何罪过?”

    程秉闻言大惊,眉目皆抖,抬头望苏行远。

    “陛下何出此言?那日养心殿中,的确是陛下亲口命令程秉,去杀小公主啊!”

    “混账!”

    苏行远气血上涌,心痛不已:“朕何时说过?朕怎么不记得?”

    “陛下!”

    李平看穿了许多,言道:“程侍定然是误了圣意,以为小公主是【象】妖人所化,情急之下,才未加思索。”

    “误会,误会啊!”

    徐亮、孙大炮清楚,程秉绝非误判,是铁了心要杀小公主。

    这李平那日,也在这殿上看的真切,怎么如今胡言?

    程秉九叩首,颅上血肉模糊:“陛下!是程秉误了圣意!”

    “还求陛下明鉴!”

    苏行远心意已决,道:“朕亦不愿如此。来人!拉出去,斩了!”

    伴君如伴虎。

    孙大炮、徐亮闻,暗中拍手称快。

    苏沐雨却上前一步:“父皇。”

    “本公主看程侍并非奸邪之辈,恐怕的确是误会。”

    “程侍跟随父皇多年,不至于此。”

    苏行远阴晴不定:“小雨,你真能容他?”

    苏沐雨笑。

    苏行远叹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把程大人领下去?”

    李平拉程秉下。

    “好了!”苏行远面色一改:“今日不再谈糟心事。众位想必也饿了,便与朕共进午宴。”

    又是一番皇室酒桌云雨,好不痛快。

    陆公公却忙碌不断,先后接了许多陌生人来宫中。

    众人食佳肴饮美酒,眨眼间一个时辰过去,酒足饭饱。

    席间苏行远多次有意无意试探莫演,均得出了极高评价。

    “吾以为百姓如水。”

    苏行远饮下美酒,痛快至极:“哦?何如?”

    莫演如此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谢俊、孙大炮皆慌乱。

    帝王面前,务必慎言。

    苏行远大笑,酣畅淋漓:“莫剑君所言极是!真是朕心声!”

    “正好,朕听闻莫剑君为斩鬼王拼尽手段,失了手中剑。”

    莫演颔首待下文。

    苏行远振臂一呼,陆公公便带着那诸多陌生人,进宫。

    那诸多生人从天南海北来,汇聚于此,足足八十一位。

    每人手中,皆有一剑盒剑鞘。

    苏行远一示意,八十人齐齐展开手中盒鞘。

    八十把绝世好剑,何其耀眼。

    杨苾、苏沐雪等皆惊呼高叹,以为妙绝。

    “莫剑君以为如何?这是朕对你多次照顾小雨的谢礼。还不去看看?”

    莫演双眸一扫,便知不过八十把破铜烂铁,不好开口,起身细看。

    九九,八十一。八十一人,称九排九列,恭敬站立,各个自信。

    莫演还是上前。

    献剑者共八十一,第一人看模样,似是富商巨贾,穿金带银。

    “莫剑君请看。小人手中这柄,乃是造化神铁以秘法,锻造七七四九天而成,削铁如泥……”

    莫演走过。什么造化神铁,不过一柄【将相剑】。

    第二人似是铸剑师,莫名自信,道。

    “莫剑君上眼。此剑,乃是……”

    莫演从那八十人面前一一扫过。那所谓绝世好剑,实则良莠不齐。

    最好的,也不过一柄半步【君王剑】,尚有残缺。

    最次一柄,中看不中用,看似金光闪闪,实是花瓶。

    莫演来到最后一人面前。

    此人倒是奇怪,似是普通老翁,震惊于皇宫之华丽。

    甚至忘了打开剑盒。

    “剑,有否?”

    莫演一语,惊得那老翁一弹,慌忙躬身打开剑盒。

    剑盒,只是随处可见,好不稀奇。

    盒中,有凡铁剑一把,平平无奇,不值一提……

    错。

    莫演吃惊,细细看去。

    皇宫众人,皆密切关注莫演一举一动。

    见莫演如此上心,众人亦投出目光。

    杨苾惊呼一声:“怎么剑如此丑?”

    莫演把那丑剑,轻轻取出,掂在手中。

    丑剑,剑柄粗糙歪曲不平,剑身亦形状怪异。

    剑身上更是惨不忍睹。一处黢黑,一处反而青白,巨丑无比。

    不过落到莫演手中,却发出剑鸣,似欢快。

    那丑剑看似普通凡铁剑,实则不然。

    “这剑怎么如此丑陋?哪里得到?”

    陆公公好奇,问道。

    老翁诚惶诚恐:“回大人,此剑是小人无意所捡。”

    苏行远亦大奇,道:“莫剑君对如此丑剑感兴趣,定然是这剑内有乾坤。”

    “莫剑君可愿告之?”

    莫演取丑剑在手,不肯放松。

    时隔千古,总算遇到一把有趣的剑。

    “陛下请看。”

    莫演右手持丑剑,左手抓过那柄半步【君王剑】,以丑剑砍【君王剑】。

    宫中众人,皆双目视之。

    只见两剑交合一瞬,丑剑便吸了【君王剑】,更丑半分。

    那一柄【君王剑】,竟生生被吸干,做了丑剑剑身。

    原来那丑剑之所以奇丑,是吸了其他剑在内,故而毫无美感。

    “哦!?”

    四座皆惊,不知缘由。

    莫演娓娓道来:“若吾不错,此剑由吞铁铸炼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