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刀九杀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沧浪剑派
    <!go>

    “六刀囚龙杀!”

    朱剑看好一个时机之后,便就果断的放大招了。

    咻!

    咻!

    咻!

    一刀旋杀而出,无尽的刀光就飞袭了出去。

    一下子就犹如一个天地囚龙一般困住了那一条千脚蛇,尔后狠狠的进行绞杀。

    六刀囚龙,天下大吉。

    片刻之后。

    一切就平静了下来。

    这时,只见一地的小虫子尸体,密密麻麻。

    远看,就像晒了一地的芝麻。

    当然,也有个别的小虫子幸免于难。

    不过,数量太少了,已成不了什么气候。

    “呵,这一招的威力似乎又变强了一些”

    对于这一招的威力,朱剑颇为满意。

    他收起了那一把长离刀,尔后就站在那里。

    他看了一眼那一间石屋的大门。

    等了片刻,不见对方出声。

    于是,他就开口道:“前辈,怎么样,我刚才的这一招的威力还可以吧?”

    “妙!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玄妙的刀法”

    屋中的那一个人喟叹了一声。

    朱剑呵呵一笑,道:“前辈,那你说话算数不?”

    “当然算数。”

    “那就好。前辈,你说要传我一门厉害的刀法,几时可以兑现?”

    “这个现在已天黑了,

    待明天再说。”

    “好的”

    彼此又交谈了几句之后。

    屋中的那一位就说自己的年纪大了,精神差,想早一点休息。

    于是,交流就结束了。

    接下来,朱剑想了想,也没别的什么事可做。

    于是,他就在石屋的附近寻一个地方坐了下去,尔后就直接进入了修炼状态之中。

    一夜平静。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次日。

    天色一亮,朱剑就醒来。

    他看一眼那一间石屋,没什么动静。

    他寻思了一下,时候还早,不宜去打扰一个老人家的好梦。

    于是,他就坐了下去,打算先修炼一番再说。

    一小时后。

    天色已大亮。

    这时,朱剑就停止了修炼,并站了起来。

    他想了一下,便就举步走到那一间石屋的前面。

    往里瞧了一眼,依稀看见一人在打坐,如老僧入定一般。

    朱剑又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前辈,早上好。”

    屋中的那一名老者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小子,你倒是醒来蛮早的。”

    朱剑淡淡一笑,道:“习惯了。”顿了一下,又道,“前辈,天色已大亮了,你可以传我刀法了吗?”

    老者道:“当然可以。不过”

    朱剑道:“前辈,不过什么?”

    老者道:“小子,老人家肚子饿了,没什么力气展示刀法给你看。所以,你先去弄一点野味来,让老朽吃饱了再说。”

    朱剑笑了笑,道:“好!小事一件而已,前辈请稍等,我速去速回。”

    一语说毕,他转身就离去。

    对于打猎这一种事,对于一尊元武之境的武师来说,那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而已。

    也没过多久。

    就见他拎着一只羽毛很漂亮的野鸡回来了。

    接下来,那就是拔毛生火烧烤等。

    工夫不大。

    一只香喷喷的烤鸡就成了。

    香飘四野,让人禁不住猛流口水。

    甚至,连石屋之中的那一位老者也禁不住诱惑而走了出来。

    一开始,朱剑以为屋中那一位自称老朽的前辈最多也就古稀之年而已。

    当见其走出屋子的那一刻,才发现其比想象中的还要老一大截。

    怕已是期颐之年了。

    真的很老。

    老得快走不动的那一种。

    一刹那,朱剑就有一些担心了起来。

    担心对方已老成这个样子了,还能舞得动刀剑的么?

    那么,对方说想传自己一门刀法,怕是有心无力的了。

    一老一少,相对而坐。

    一边吃鸡,一边交谈。

    “前辈,冒昧的问一句,你高寿多少岁了?”

    “好像已九十八了吧。”

    “九十八岁了么?呵呵,可真高寿。也不知我能不能活这么久。”

    “小子,老朽看你的面相也像一个长寿之人,如果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应该过个八九十岁不成什么问题。”

    “呵呵,承你吉言。对了,前辈,你打算传我一门什么刀法?”

    “小子,那一门刀法是我穷尽大半生的心血才参悟出来的,若非老朽的大限已临近,我是不会打算传给你的。嗯,虽说我已答应把它传给你,但你也须再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前辈,是什么条件?你请说。”

    “是这样的老朽叫风涯子,在年轻之时,是沧浪剑派的一名弟子。我有一位师兄叫原振天,大我一岁半的样子。某一天,师门举行一场掌门传人的争夺赛,我与他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进入了决赛,而我与他之间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斗之后,其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我输了,输了半招,输在了他的那一招压箱底的绝技之下。对此,我十分不甘心。在后来,我所喜欢的一位师妹也嫁给了他,那更加令我不甘心,以及伤心。此外,我觉得没脸在师门之中继续待下去了,于是给掌门人留下一封书信之后,便悄悄的离开了师门。在书信之中,我发誓,一日不进化成为一尊真武之境的武王,我是不会回师门的。”

    “前辈,那后来呢?我看不穿你现在的修为,你进化成为了一尊武王了吗?”

    “后来么?我离开了师门之后,先是四处游历了几年,当来到了这一片青海大森林之中,我觉得这个地方挺不错的,于是就在这里隐居了下来。而这么一住,那就是大半辈子。”

    “独自一人隐居了大半辈子,那岂不是很无聊?”

    “不!老朽一点也不觉得无聊,相反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因为我沉浸于刀法的奇妙意境之中,完全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也对!心有所属,不会觉得日子无聊。”

    “小子,看来你也是一个痴于修炼的人。”

    “是的,我也十分热衷修炼。因为我明白一点,只有努力的修炼,才能拥强大的实力,才能在这一个人世间中过得好一点。”

    “没错,是这么一个道理,没有足够的实力,一切都是扯谈。”

    “前辈,你参悟了大半辈子的刀法,应该已悟出了对付你那一位师兄的那一招绝技的招式了吧?”<!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