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屋藏莺 > 正文 68
    苏莺的胸脯起伏的厉害,脸颊泛着绯色,她稍微平复了下呼吸,才问他:“你很着急吗?”

    单曦微的深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话语很低,像是无奈,轻叹道:“你说呢?”

    苏莺的手还搂着他的劲瘦的腰,手指轻揪起他的衬衫衣料,她抿抿唇,回他,说:“我本来想……先吧舞蹈班的事弄好再说结婚的事。”

    本来想。

    意思就是现在有变化。

    单羲衍耐心地听着她继续往下说。

    苏莺咬了下嘴唇,“今晚微微和我说了些话,让我觉得她的提议也不是不行。”

    “什么提议?”他忍不住问了句。

    “她说可以一边准备婚礼一边忙舞蹈班的事,等婚礼结束,舞蹈班也差不多可以提上日程开办,还节省时间,就是接下来会很累。”

    单羲衍将她抱起来,迈着步子走到沙发那边坐下来,搂着怀里的她,沉吟了片刻,像是妥协,说:“那你先弄舞蹈班,我帮你。”

    “等把舞蹈班开起来,我们再办婚礼。”

    苏莺沉默了须臾,突然改了主意,“还是先办婚礼好了,舞蹈班以后慢慢弄。”

    单羲衍受宠若惊,有点不敢相信地问她:“你真的决定要先办婚礼?”

    苏莺点了点头。

    “就算我先把舞蹈班开起来,以后还是会为结婚和生孩子打断,不如先把婚结了,孩子生了,再去开舞蹈班。”

    从她嘴里听到结婚和生孩子,单羲衍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他捏住她的下巴就亲了上去,力道有些重。

    苏莺被他压在沙发上,她在换气的间隙将手抵在他的肩膀上,轻声问他:“你怎么了?”

    怎么突然……这么热情?

    单羲衍的目光里含着浓重的欲,他的嗓音略显沙哑,低低地道:“那过了年就结婚好不好?”

    他一边说一边亲她:“然后我们就要个宝宝。”

    头顶吊灯的光晕朦胧,苏莺被他拉起来,坐在沙发上。

    她的长发微微凌乱,在空中划过弧度,又轻然翩翩起舞。

    他为她拨开贴在脸颊的一绺发丝,捧着她的脸,看到她迷乱的神情,情动浓重。

    而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

    .

    过年的时候,两家只吃了顿饭,主要是谈一下苏莺和单羲衍接下来要办的婚事。

    领证就在年初三,虽然是过年时节,又是个周日,但因为赶上了情人节,民政局有工作人员特意值班,给想登记的新人办结婚证。

    至于婚礼,因为要准备的还有很多,所以就定在了五月份。

    不冷不热的季节,最适合穿婚纱。

    初三那天一大早,苏莺就被单羲衍从家里接走去民政局登记结婚去了。

    很快,两个红本到手。

    他们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

    虽然婚礼没有办,但也算是夫妻了,单羲衍的婚房在另一处,是他这两年特意选的地方,就连装修和布置都是他在苏莺进宋蔷的舞蹈团的那一年的时间里亲自安排的。

    领证之后没多久,苏莺就被单羲衍接去了那边住,这几年金毛跟苏宏远的感情已经很深,所以金毛留在了苏家陪着苏宏远。

    接下来的几个月,苏莺着手准备婚礼的相关事宜,不仅要去各地拍婚纱照,还有各种琐碎但不得不做的事,再加上她偶尔也要顾及一下以后舞蹈班的事情,一天天过的充实而乏累。

    三个月的时间,仿佛如流水般很快就过去了。

    眨眼的功夫,苏莺就穿上了亲自定制的那套婚纱,挽着苏宏远的手臂,走在了红毯上。

    而站在红毯另一端等着她的,是身着黑色高定西装的

    单羲衍。

    苏宏远带着苏莺走到单羲衍面前,执起苏莺的手,把她亲手交给了单羲衍。

    两个人在主持婚礼的司仪面前对着所有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宣誓,交换戒指,拥吻。

    仪式过后,就是敬酒环节。

    只不过苏莺一滴酒都没沾,全都由单羲衍挡了下来。

    婚宴下午才结束,苏莺和单羲衍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客人,在最后只剩下两家亲人的时候,苏莺一转身,本想回去拿自己的包和其他东西,结果眼前晕了一瞬,差点晕倒过去。

    还好单羲衍就在她的身边,及时搂住了她。

    苏莺靠在他的怀里,听到他担心又急切地问:“苏莺?还好吗?”

    苏莺缓了片刻就恢复了过来,她摇摇头,说:“没事。”

    单羲衍怕她再出什么岔子,搂着她的肩膀,叹气道:“让你去休息你不听,跟我站在这里干嘛?怀孕前期不能太劳累不知道?就知道犟……”

    苏宏远和辛素娴赶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单羲衍说这句话。

    两个长辈愣住,眼神怔怔地看着苏莺和单羲衍,辛素娴不太确信地问:“阿衍你刚才说什么?莺莺怀孕了吗?”

    单羲衍应了声,刚要解释,辛素娴就惊喜地嗔怪:“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不说啊?多久啦?”

    “快三个月了,本来想今晚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告诉你们的……”苏莺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怀孕了不能毫无顾忌地吃喝的,也最好别再穿高跟鞋了,去,快去换下来……”

    辛素娴拉着苏莺往她在酒店的更衣室走去,边走还边问:“莺莺刚才没沾酒吧?”

    苏莺乖巧回:“没有,我杯子里盛的是温水。”

    “那就好那就好。”

    .

    苏莺怀孕后嘴挑的很,上一秒还想吃车厘子,下一秒就想吃樱桃了。

    而且孕吐很厉害的那个阶段,她对什么饭菜都没胃口,闻到味儿就会吐的稀里哗啦。

    可医生还是建议不管怎样都飞吃,因为母亲不进食,胎儿的发育就会受影响。

    苏莺因为孕吐受了很大的苦,每天强忍着犯恶心吃东西,再逼迫着自己最好不要吐出来,尽管很多时候都逼迫不吐根本不管用。

    好在熬过去后,去医院产检,医生说胎儿发育的很好。

    单羲衍每次都亲自跟着苏莺去医院,他们一起见证着在苏莺肚子里的宝宝一点一点的变化长大,第一次听胎心,第一次感受胎动,每一个时刻,都能让单羲衍激动好久。

    离预产期还有一周的那天晚上,单羲衍正在喂苏莺吃葡萄,每一颗葡萄都被他细致地剥皮去籽,然后再喂到苏莺的嘴里。

    酸甜酸甜的葡萄是苏莺孕期最爱吃的水果。

    然而,夫妻俩谁都没想到,这晚深夜,苏莺的肚子突然巨疼,而且羊水还破了。

    单羲衍慌忙给母亲和岳父打了电话,然后就抱起疼的汗如雨下的苏莺下楼,开车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单羲衍就被医生要求签字,然后就换上无菌服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

    从深夜到黎明,终于,在第二天清早朝阳缓缓升起时,苏莺顺利产下一个男宝宝。

    小名小葡萄。

    学名,单苏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2414:24:11~2020-08-2612:44: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偏执.20瓶;4537133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