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残疾男主养成计划 > 正文 39、危险孩童
    chapter26

    “我们是杀手世家,家里人每个人皆是杀手,杀人如麻,仇人无数,没有自保之力的孩子,配不上‘揍敌客’的姓氏。”

    “四岁之后,你们就结束了童年。”

    对糜稽说出类似之言的人是席巴,而对太宰治说话的无疑是桀诺。唯有至亲之人,外加兄长身份的桀诺·揍敌客有资格教训帕帕提·揍敌客,其他人不是对方的晚辈,就是宠着帕帕提的祖父。

    太宰治被吊在糜稽的身边,纤细的手腕被勒红,一脸厌世的表情。

    【我就知道。】

    【揍敌客怎么可能无条件地宠爱幼崽。】

    【诚如普通家族里的孩子需要学习艺术和社交,传承多年的杀手世家只会变本加厉地定下更高的要求,培养出一个个心冷如石的杀手。】

    【那么,训练不达标的孩子会怎么处理?】

    【永远的——不让其出门吧。】

    试练之门的意义不止是阻碍敌人,更多是保护子嗣。

    如此病态的,严厉的,几乎是把孩子窒息般地纳入揍敌客的羽翼之下。

    太宰治为揍敌客家族的家规冷嘲热讽,瞥过糜稽,仿佛已经看见对方的未来。可笑的是被鞭打得浑身颤抖的糜稽尚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有多糟糕,还在吸着鼻涕,幸灾乐祸地看着桀诺祖父教训帕帕提。

    桀诺慢慢踱步,取下鞭子,在阴森的审讯室里波澜不惊地说道:“帕帕提,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接受揍敌客的教育。”

    太宰治垂下脑袋,冷淡地说道:“我讨厌疼痛。”

    桀诺回答:“没有人喜欢疼痛。”

    糜稽在旁边快速点头,用哭腔求饶:“桀诺祖父,我已经把爸爸和妈妈打了好几顿,把我放下来吧,我一定乖乖听话。”

    桀诺对不争气的孙子无语,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现实吗?

    “啪——!”

    鞭子在空气中抽出了爆裂声。

    糜稽噤声。

    桀诺令糜稽闭嘴后,继续说道:“帕帕提,你的资质很优秀,这也是我和马哈祖父纵容你的原因,你必须学会忍耐疼痛,记住疼痛,未来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也不要忘记揍敌客家族教导你的手段。”

    太宰治把他的话视作空气,左耳进右耳出。

    桀诺笑了,“在此之前,我得教导你一件事,帕帕提·揍敌客。”

    一股森冷的寒意在审讯室里涌动。

    “不要与强者为敌。”

    “啪”得一声,鞭子没有落在太宰治的正面,而是抽到了细皮嫩肉的臀部,抽得身体在半空中抖了抖,没有经历过疼痛的皮肤是迟钝的,火辣辣的疼痛在神经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后,与耻辱感一起席卷上大脑。

    一刹那,阴沉自闭的黑发孩童瞪大了眼睛。

    他被抽屁股了!

    这个神经病家族的哥哥不按照常理来教育他!正经的审讯流程不是这样的!

    “在诬陷我的那一刻,你就敢明白,除非你真的能逃掉,等着你的会是什么。”桀诺用现实给喜欢耍嘴皮子的帕帕提上了一课。

    之后,桀诺把帕帕提的屁股抽开花,鞭子力道适中,声音极为恐怖。

    糜稽目不忍睹,瑟瑟发抖。

    帕帕提做了什么事,居然会把桀诺祖父激怒成这样?

    即使太宰治承受住了鞭打,咬破了嘴,他此世的身体还是经受不住兄长爱の教育,一双空无一物的魔物眼睛泛起水雾,固执地噙着泪珠子。

    他不肯哭。

    身体违背了他的意志,娇气得令他自己都可耻。

    所有关于审讯的记忆被他拼凑起来,他强行冷静下来,把人格撕裂成两半,一半在承受揍敌客家族的教育,一半凌驾于身体之上,冷眼旁观自己的经历,并且从中分析出自己要在揍敌客家族待多久才能离开。

    一个小时后,体无完肤的太宰治被吊在那里,失去意识,惨烈程度胜过了糜稽,从始至终除了喉咙里的闷哼,没有发出过一句求饶。

    桀诺冰冷地看着他,确定他昏迷过去后说道:“忍耐力很强。”

    马哈在角落里神秘莫测地显露出身影。

    “他只是不想服软。”

    每一个揍敌客家族的孩子刚接触审讯,出怎样的洋相都不奇怪,没有哪个长辈会强求孩子从头到尾坚强地不哭出来。

    马哈嘱咐道:“小心一点,把帕帕提抱去治疗室。”

    桀诺要拿出对讲机的动作顿了顿,虽然沉着脸,还是把帕帕提从锁链上放下来,四岁大的小孩落在他的怀里,身体绵软,双目紧闭,小巧的脸蛋上煞白一片,身上没有多少血腥味,反而闻得到长年累月带来的奶香。

    桀诺把帕帕提带走后,审讯室里被挂着的人就剩下了可怜的糜稽。

    糜稽发现马哈曾曾祖父要走,连忙喊道:“曾曾祖父,我呢?!”

    马哈疑惑地回头看他:“你又伤得不严重。”糜稽目瞪口呆,仿佛第一次看清楚家人们的真面孔。马哈笑呵呵地走了,临走前还特意说道:“糜稽,乖,等你妈妈再来一趟,你差不多就能去陪帕帕提了。”

    糜稽的神经崩溃了,“不要啊啊啊——!”

    他不想见疯狂的妈妈!

    不想啊!

    流星街十三区,太宰治外出不归,森鸥外一阵纳闷,要是换做其他小孩子,他已经可以怀疑对方死翘翘了。

    爱丽丝满不在乎地说道:“太宰的自杀爱好还没有出现呢。”

    森鸥外挠头:“说的也是,这个太宰君太**了,不像是我记忆里伤痕累累的少年模样,导致我忘记他顽强的生命力。”

    爱丽丝飞扑到森鸥外的身上,口头嫌弃对方,“你就是看他年龄小,好骗!”

    森鸥外痴汉地笑道:“十二岁以下的孩子都是珍宝。”

    爱丽丝:“……”

    是她记错了吗?

    这个男人以前的爱好是十二岁以下的幼女?

    迷糊地怀疑自己记忆的爱丽丝,完全忘记林太郎的性/癖随时能变。

    森鸥外期待地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创造出其他‘熟人’,我一个人在流星街没有帮手,实在是无法展开行动啊。”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凭什么我一个人倒霉,跑来垃圾堆的王国里吃过期食品?

    这是属于森鸥外内心深处的恶劣性格。

    富兰克林带着百鬼丸来诊所的时候,带了一张纸条给森鸥外,使得森鸥外懵住,因为纸条上写着这个世界的火星文字:“森先生,我离家出走失败,先回家了,记得换家诊所,我下次来要有房间。”

    森鸥外抑郁地说道:“为什么他走了,是给你留字条?”

    富兰克林不傻,看得出那个新来的小鬼特别喜欢和百鬼丸一起玩。

    “可能是和小家伙比较投缘。”

    富兰克林挺欣慰的。

    没有和其他小孩子接触过的百鬼丸,在流星街有了能玩的朋友。

    “你是他的老师,下次记得教育他。”富兰克林皱起眉头,“我不排斥他和百鬼丸接触,但是让他不要对男孩子搂搂抱抱。”

    森鸥外:“……”

    森鸥外捏紧纸条,颓废地说道:“我尽量……”

    前提是他能管得住太宰君。

    这个太宰君……一看就品种不太一样,出生就站在终点线的制高点。

    无法看见物质世界的百鬼丸四处张望,懵懂天真,没有找到鲜艳的火焰。

    那一道会软趴趴黏在他身上的火焰。

    没了。

    远在揍敌客家,屁股开花的太宰治苏醒后趴在床上,里子面子全没了,深深地记住了那个把他抽了一顿的桀诺。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不去听马哈的安慰。

    全!身!在!痛!

    “帕帕提,最多休息一天。”马哈慈爱地说道,“明天还有电刑。”

    太宰治默然:“……”

    昔日港黑审讯室的手段,隔着世界要用到自己身上了。

    他怕是能被其他得到【书】的太宰治笑死。

    马哈抚摸帕帕提的小脑袋:“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让仆人给你做。”

    太宰治闷声说道:“我的狗狗在哪里?”

    马哈温和道:“你在训练,它也在训练,合格了就能见到三毛了。”

    【不合格,见到的就是死三毛了。】

    太宰治默默在心底里补充,对揍敌客家族有了新的认识。

    ——打一顿,给个糖,糖里还有毒!

    “我要吃蟹肉。”

    太宰治与马哈的关系,算是比别人亲近许多,因为对方确实是一个饱经岁月沧桑的老者,能够给予他许多别人无法给予的答案。

    马哈答应下来,结果太宰治幽幽地说出后半句。

    “桀诺亲手抓的。”

    “……呃。”

    大孙子和小孙子结仇,作为长辈,他该站在哪一边比较好?

    马哈沉吟不到一秒钟,慢吞吞道:“好。”

    桀诺,你已经长大了。

    为了家族的团结,兄弟的友爱,牺牲一点吧。

    打过帕帕提,并且明天继续教训帕帕提的桀诺没有愉快多久,得知祖父的要求,他不敢相信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他抓螃蟹?!”

    凭什么啊!

    马哈语重心长道:“兄弟之间,不要这么斤斤计较。”

    当了一辈子独生子的桀诺脸色发黑,感受到晚年的不幸,“祖父,你就是明摆着宠他对吧?”

    马哈摊手:“人老了,喜欢小孩子。”

    今年五十二岁的桀诺无言以对,决定明天让该死的帕帕提哭出来。

    吃螃蟹?可以,只要你有胃口吃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奉上。

    桀诺·揍敌客表示自己身上没有弟控属性!

    独生子不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