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港黑混饭吃 > 正文 第 21 章
    “把手机给中原君。”

    遥冷静命令道。

    就算隔着手机,他也清楚的感受到了梦野的紧张情绪。

    看样子是被盛怒的中原君吓坏了。

    听到从手机里传来遥的指示,梦野久作愣了下,赶紧举起手机,挡在身前。

    此刻,中原中也的飞踢已经近在咫尺。

    “中原君,请先冷静一下。”

    遥平静无波的声线传出,让计划要好好教训梦野一顿的中原中也莫名停了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他当着清濑的面,把梦野久作狠狠的揍一顿也绝不为过吧!

    尽管心里这样想着,现实里,中原中也还是收起飞踢,一把夺过梦野久作举着的的手机。

    “梦野对我的帽子做了些什么,你知道了吧。”

    这一次,他可是实打实的无辜受害者。

    中原中也有多珍视那顶帽子,不用他强调,遥也能明白。

    正是因此,事情才很难办啊。

    “啊,我知道,请放心,对于梦野犯下的过错,我会全权承担。”

    总而言之,当务之急是先保住梦野的人身安全。

    一时气急,中原君肯定会完全下意识的忽略梦野的异能。

    自以为做了好事,却不被理解,反而挨一顿揍,哪怕知道中原君是不能伤害的同伴,孩子心性的梦野也一定会使用异能予以反击。

    到那时......真是灾难呢。

    遥:“帽子的修复一事,我会负责到底,但在那之前,还请中原君不要过多苛责梦野,他只是轻信了谗言。”

    正处在气头上的中原中也:“哈?这样说我还不能对这个、随随便便把别人的帽子拿去染色的小鬼做什么了?”

    攥紧拳头,一拳在墙上击出一个半径为一米的小坑,中也怒瞪了旁边紧张等待的梦野久作一眼。

    梦野:呜——中也大人好可怕。

    “等等,中原君的帽子是黑色的对吧,请问梦野把它染成了什么颜色呢?”

    “这是重点吗?”

    拿着手上还湿答答的小礼帽,中原中也咬牙切齿的说,“彩色,五彩斑斓到刺眼的那种。”

    破案了。

    遥冷静的哦了一声。

    一般来说,要将黑色的布料染成其他颜色的话,正常工序应该先漂白再染。

    而根据梦野的描述,他肯定没有进行最重要的漂白工序,那么中原君的帽子是怎么变成彩色的呢。

    答案只有一个,目前他手里的那顶帽子,根本就不是他从兰堂先生那里得到的入社信物。

    “哦是什么意思!”

    中原中也捏着手机大声质问。

    想到了什么就直说啊!神神秘秘的是想隐瞒他什么吗?!

    “我想,遥酱的意思是指,中也的帽子,其实完好无损的在我这里哟~”

    走廊拐角处,太宰治探出头来,一顶中原中也无比熟悉的小礼帽正静静地待在前者手上。

    与其同时,遥的回答也透过手机传出:“我的意思是,中原君的帽子其实是被太宰拿走了。”

    他就知道,那毕竟是中原君加入港口黑手党的重要信物,全世界独一无二,太宰再怎么恶趣味,也不会这么没有分寸。

    梦野的危机解除。

    “好了,接下来请把...”手机还给梦野。

    “就知道是你,混蛋太宰!”

    有所预料的遥默默将手里拿远,各种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出,其间还夹杂着某人独特的戏腔号子。

    他不在的时候,梦野和中原君完全被太宰耍得团团转呢。

    “是横滨那边发生了什么吗?”

    被突然传来的奇怪杂音吓了一跳,前面开车的雨宫小心翼翼的提问。

    遥:“没,同事间的小摩擦罢了。”

    同事间的小摩擦?

    又是中原大人和太宰大人闹矛盾了吧。雨宫自然的想到。

    这场互不交谈的通话一直持续到遥抵达酒店。

    真是难得这一次中原君没有把手机当武器丢出去。

    “摩西摩西,还听得到吗?”

    回到房间,遥打开免提,随手把手机放到桌上,拿起酒店里的客房电话准备点个夜宵。

    “什么事?”

    没想到通话还在继续,听到遥的声音后,中原中也才意识到他手里一直拿着梦野久作的手机。

    因为当前正在进行中的追击战,中原中也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喘,刻意压低的嗓音透露出一股独属于少年人的性感。

    然而满脑子夜宵的遥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是我的话,可不会把宝贵的睡眠时间浪费在太宰身上。”

    “啊?你的意思是让我认输?!”

    “......”

    突然好奇中原君对认输的定义。

    在遥沉默的时候,他先前拨出的订餐电话也被人接起。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请给我送一份牛肉盖饭,饮料的话橙汁就够了。”

    “好的,请稍等。”

    “喂!给我好好回答别人的疑惑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中原中也:气死老子了,清濑这家伙居然在和他通话的时候分神点餐!

    酒店接线员:???

    赶紧挂断酒店的电话,遥:“因为太宰一定会在接下来中原君的必经之路上设下陷阱。”

    “陷阱?喂喂,那种小儿科的东西......”

    下一秒,中原中也的声音陡然僵硬起来。

    只因他在前进的路上不小心把一颗碎石踢进了面前的通道,然后,通道里光芒大盛。

    各种奇奇怪怪的黏液从墙壁两侧渗出,在通道的最里侧,一台摄像机进入工作模式。

    “现在知道了吧。”

    遥也是偶然听森先生提起过,后者似乎把港黑大楼内部的陷阱设置交给了太宰。

    结合当前中原君的语气变化,一定是被太宰引诱来测试陷阱强度了。

    “还有,中原君眼前的陷阱是森先生授意布置的,用重力毁掉的话,会被处罚哦。”

    中原中也:岂可修!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遥:“......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吗?”

    利用帽子作为□□、故意激怒中原君,再将人引到设置陷阱的地方,既能看到搭档吃瘪,又能完成森先生布置的任务。

    一箭双雕,确实是太宰能做出的策划。

    有被讽刺到的中原中也:“啊,是...是这样吗。”

    “总而言之,请中原君先把手机还给梦野,我还有话要对他说。”

    “对了,要拿回帽子的话,直接找森先生或许更高效一点。”

    “还有,对手是太宰治,最有力的报复就是剪断他的所有库存绷带,再把他的蟹罐全都换成狗粮,最后把他丢进狗场和热情的狗狗们亲密接触。”

    虽然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啊。

    中原中也不自觉地想到,这一次,清濑或许是站在他这一边了。

    以往的矛盾调解,遥都保持着中立,以第三方的视角理性评估。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中也:哟西!这下轮到他们包围混蛋太宰了!

    实际上。

    在手机回到梦野久作手里后。

    遥:“在我回来之前,梦野就跟着尾崎干部去拷问班协助搜集情报吧。”

    “太宰的话一句都不要信,最好看到他扭头就走。”

    “请立即打消和中原君一起实施复仇的想法,在我看来,就算你们俩加起来也只会被太宰戏弄,白白给他增添乐趣。”

    期待着能对太宰实施绝地反击的梦野久作:“...是。”

    “其他事等我回来再说。”

    再怎么说梦野都是他的直属部下,身为上司,遥当然不会对他遭到无良崽治欺骗一事坐视不理。

    不允许他即刻反击,遥也只是单纯的不认为梦野久作和中原中也两人加起来的智力值能胜过太宰。

    感受到遥回话中隐含的关心,梦野久作心里暖暖的。

    不过,他默默抬头,看向等在一边的中原中也。

    不被遥大人信任的中也大人还真是不可靠呢。

    梦野:连太宰都比不过,中也大人真没用。

    直觉感到被人鄙视的中原中也:你这小鬼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

    横滨爆发了一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涉及组织最多的抗争。

    各地下组织在某异能者死后留下的巨额遗产的诱惑之下,纷纷加入这场混战。

    顿时,人情往来、生意、合约续订之类的都被归为无关杂事。

    排外且混乱的横滨,在龙头抗争的影响下,彻底成为了一座孤岛。

    连带着,同横滨地下世界来往颇多的东京地下世界,也陷入了缺少支援的困境。

    “......明白了吗?坂口君。”

    东京,前往未来合作方驻地的路上,遥对旁边拿着合同的坂口安吾询问。

    什么叫我们两个人进去,能谈就谈,不能谈就揍到他们答应谈啊?

    先不说我们本就处于弱势,揍人这种体力活,不是应该换雨宫君来吗?

    而且,能混到这个地步,对方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屈打成招的家伙啊!

    内心疯狂吐槽着,但表面上,坂口安吾还是强装镇定的推了下反光的眼镜

    “明白。”

    身为干部助理,他绝对不能sayno!

    很快,他们所乘的汽车停在一栋小型商业楼前。

    遥率先下车,见门口无一人接待,他轻皱了下眉头,对走到身边的坂口安吾说。

    “我们可能来晚了一步。”

    闻到自楼内飘出的淡淡铁锈味,坂口安吾也严肃起来。

    有人在他们之前到了。

    “请稍等。”

    单手夹着文件袋,坂口安吾示意车上的雨宫提高警惕,同时拿出手机联系在不远处待命的其他成员。

    可遥并没有乖乖等待的打算。

    径自走进商业楼,遥循着前一批人留下的痕迹一路往前。

    最后,在负二层的文件室里,发现了先他们一步闯入的不速之客。

    一身黑色系装扮的银发男子在察觉到有人靠近后回头,刻意压低的帽檐下,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眸将遥锁定。

    在他的脚下,是遥计划中的未来合作方。

    可惜已经没气了。

    “大哥,他...”

    在银发男子的身后,身型微胖的另一个黑衣男迟疑着想要发问,但被银发男子出手制止。

    “杀了。”

    “真敢说啊,你们。”

    遥冷笑着说。

    害他白跑一趟暂且不说,那因他们的暴行而损失的财富,可是他要用来赞助排球队的资金!是他未来长高的重要筹码啊!

    靠异能变幻而成的锁链从四面八方袭向房间里的两人。

    即便是没见过的进攻方式,那两人也不甘示弱的举//枪反击。

    进攻和防守几乎同时进行。

    当坂口安吾终于意识到遥只身潜入后,立即火速前往支援。

    可他抵达时战斗已经结束了,他只看到,遥的脸上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狠戾神色,仿佛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被他踩着的男人夺走了一样,凌厉且令人胆寒。

    视线顺着遥的眼神下移,待到坂口安吾看清遥踩着的人是谁后,他沉默了。

    虽然那人的表情在遥的精神控制下显得无比傻缺,但还是能依稀辨认出身份。

    这,这他妈不是东京地下世界鼎鼎有名的黑衣组织topkiller——琴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