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特别调查组[刑侦] > 正文 第132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黑色游轮(31)……
    『性』感女郎在倒完酒之后就走回了万鹏的身边,万鹏坐在沙发上,她便姿势『性』感撩人的倚靠在扶手上,雪白的胳膊轻轻的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就着男人的手喝了一口杯中的酒。

    万鹏并未生气,只是愉悦的笑了笑,像是十分喜欢女人的这幅做派。随后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示意言宇也坐。

    言宇选择了那个单人的沙发椅坐下去,叶竹则是乖乖的站在他的身后,视线同样若有似无的落在了那个中型水族箱上。这个水族箱要比他们的房间里的那个大上一些,上面虽然有一层盖子,但是并不密封,随时能够拿下来的那种。里面有细沙有水藻,有石头造景还有几种十分好看的热带鱼,在石头和水草间游来游去。

    “随南省?万老板消息灵通的很。”言宇姿态闲适的坐在那里,右手搭在扶手上,无意识的用大拇指磨搓着手中的高脚杯:“的确是有这么个项目,不过还未曾对外公布了。”

    “呵呵……”万鹏颇为得意的笑了笑,接着干脆把酒杯塞进了身边女人的手里,然后双手交叉的放在腿上:“随南省一共就那么大的地方,圈子里又只有那么几个人,称不上什么消息灵通。不过话又说回来,九州集团在b市,我还真是不太熟悉,公司的言董事长是您的……?”

    “是家父。”言宇接口道,眼底闪过一丝精芒。

    后面站着的叶竹心里也打起了鼓,知道这万鹏是一个疑心很重的人,既然他这么问了,想来是不知道什么地方惹的他怀疑了。不过……九州的董事长姓言吗?这邹锐还真够可以的,找的这个隐藏身份连姓氏都一样,还真是滴水不漏。

    万鹏在听到他的回应后,淡淡的说了一声:“哦?是吗?”语气有些微冷,明显是没怎么相信的。

    “可是,九州集团的确有个一直行走在外的言总,我虽然没见过本人,但是却见过照片,和您这张脸似乎不大一样。”

    叶竹几乎停止了呼吸,要不是因为训练有素,怕是已经变了脸『色』被旁人察觉出不对劲来了。即便如此,她还是适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低头看向单人沙发椅上的男人,因为对外两个人是在游轮上相识的,在一起的时间并不久,她对于对方的身份表现出不解,才是最合理的反应。

    言宇迎着男人那凌厉且审视的目光,并不见惊慌,只是低低的笑出了声:“万老板真是谨慎,而且路子很广阔嘛,看来您刚刚是谦虚了,明明就对我们九州集团了解的很。既然如此了解,万老板应该听说过,九州的言董事长家中有两个儿子。”

    “您见过的那个是家兄,我呢,的确有点不务正业,回公司才不久。”

    他神情轻松,说到这里的时候还透着些许的无奈,活脱脱的一个被『逼』回去继承家业的贵公子:“万老板小心是好事儿,做生意嘛……但是谨慎过头可就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了。怎么?难道还要我拿出证据自证身份吗?”

    万鹏沉着脸,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末了忽然哈哈大笑,整个人恢复了最开始那时候的热情:“言总莫怪,现在这社会干什么不得小心呢,骗子实在是太多了。”

    对此,言宇只是笑而不语,那双眼睛像是能够看透人心。

    两个人之间这场博弈,叶竹全然瞧在眼里,然而却是越看越心惊。显然最后万鹏认同了言宇的说辞,并且打消掉了最开始的怀疑,这人从一开始就对所谓的九州集团十分的感兴趣,现在看来,他在昨天赌场一别之后,一定私下里做过很多的调查。能从他的手下全身而退,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九州的董事长真的有两个儿子,而言宇……

    哦嚯。

    细细想来,她进入特别调查组这么久了,还真没有特别去询问过每个人的身家背景。就像是言宇不知道她是他老师的女儿一样,她不知道他是个富二代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特别调查组不同于其他单位的『性』质,虽然五个人几乎日夜在一处,但是却甚少聊到各自家中的情况,倒也不是不好奇,只是真的没这个闲工夫。

    至于从什么消费习惯去判断对方的家世,那更是纯属扯淡,消费?还是先有时间再说吧。

    这些念头都只在脑子里快速的转了一圈,就被她强行压了回去,果然啊她因为没什么卧底经验,一开始把一切都想的过于简单了。的确,不管是邹锐还是言宇,怎么可能拿出一个漏洞百出的身份来应付这次的案子,得需万无一失才不会死无葬身之地。

    两个男人很快就又相聊甚欢,似乎方才的那个『插』曲,对于今晚要谈的事情,并没有造成什么困扰。但是他们也没有说什么过于机密的话,毕竟才刚刚开始接触,谈生意哪有一次就谈成的,反复磨个好多次才正常。就因为这样,会客厅里的两个女人才得以继续呆在这边,没有遭受到驱赶。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在万鹏身边的那个『性』感女人似乎也感到了些许的无聊,她在将杯中的红酒喝了个干净之后,静静的起身走到了吧台旁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香槟。然后,她冲着叶竹招了招手,拿出另外一只香槟杯,倒满。

    这正和叶竹的心意,她轻轻拍了言宇的肩膀一下,没等对方有所回应,便迈开步子走到了女人的身边。

    她们两个人这种不尴不尬的身份,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偶尔闲聊上一两句,一时间场子有些冷。又熬了一会儿,叶竹下了吧台边的高脚凳,神『色』悠闲的在这半边闲逛了起来,因为这边和沙发那处隔着一大片绿植,所以她的行动并没有影响男人们的谈话。终于,在过了几分钟后,她走到了水族箱前停了住,盯着那里面游来游去的鱼出了神。

    吧台处的女人时不时的会看向她这边,会客厅外还有两个保镖似的人物,绿植那边就是万鹏。如何能够避开这些人的耳目取到里面的水样,还真得好好的想一想。况且这只是表面上的,谁知道依着万鹏那种『性』子,这房间里会不会隐藏式的摄像设备?

    一时间,她觉得有些头疼。这一疼,就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皱紧了眉头,她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弯下腰去。

    有些诡异的姿势终于成功引起了吧台边女人的注意,对方迟疑了两秒后,便也走了过来:“你在看什么?”女人一边问着,一边也往水族箱里瞄了两眼,一脸的不解。

    “就是觉得那条鱼很好看,我从来没见过。”叶竹伸出纤细的手指,在玻璃上点了点,指着其中一条红白相间的鱼说道。

    女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又看了一眼:“不过就是一条鱼。”她的眼底是不屑的,表情也有些不耐烦了,心想着这也不知道是怎么混上船来的土老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

    叶竹似乎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直起身来,却瞟见了水族箱上方摆着的鱼食。她笑眯眯的伸手抓过几粒,趴在水族箱上方,想要顺着那个敞开的喂食口丢进去。

    然后……噗通。

    在场的两个人都愣了,『性』感女人看着那个逐渐沉底的今年的biros限量款手链,脸上的表情由惊讶渐渐转变为了无语。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回头看了一眼毫无所觉的两个男人,正想着要不要开口,却见对方打开了水族箱的折叠盖子,直接把手臂伸了进去。

    在成功的捞出了手链后,叶竹显得有些涩然,带着那条湿漉漉的手臂小声问道:“可以借用一下洗手间吗?”

    『性』感女人指了指客房的方向,她道谢,绕过吧台快步的走了过去。客房的洗手间显然是没有什么人用的,里面干净整洁的很,除却游轮上本身提供的洗漱用品,别的什么都没有。

    先是从洗手台上抽出了几张纸巾,包裹住了刚刚掉进水中的手链,将水分洗干净之后,她又把手链戴了回去。之后又用那几张纸巾擦了擦手臂,最后作势将纸巾扔进了旁边的纸篓里,紧接着她对着镜子补了补妆,然后才昂首挺胸的整理了一下小裙子的肩带。

    纸篓里的确有几张湿漉漉的纸巾躺在那里,只是她的手包里,同样也有。

    打开水龙头后,她又仔细的冲洗了一下自己的手,眼角余光忽然就看到了旁边的架子上挂着的纯白『色』的浴巾。她歪着头盯着好一会儿,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瞬间就在脑子里成了型。

    等到她出了卫生间的时候,言宇正侧过头看过来。她乖乖地走了过去,就看到『性』感女人正趴在万鹏的耳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刚刚不小心……”叶竹惴惴不安的小声解释道。

    言宇十分嫌弃的打量了她两眼,随即站起了身,冲着万鹏微微颔首:“今晚谢谢万老板的酒。”

    万鹏笑眯眯的摆了摆手,知道他这是要走,便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口。等到二人走出一段距离之后,那扇房门才关了上,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叶竹才瘫坐在了沙发上:“水样在包里,我会找机会交给罗奇。”

    言宇‘嗯’了一声,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喝了一大口之后,挑眉:“你有什么想法?”

    他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

    “有是有,我想见廖家良,毕竟某些事只有他知道。”

    言宇皱了皱眉,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将近凌晨一点。

    三楼的某间客房内,原本在被窝里浅眠的人突然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