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你打算萌死我吗[快穿] > 正文 第59章 第59章草原狮团-兄弟盟(14……
    面团『舔』完之后就把注意力从乔七夕身上移开,继续专注地盯着远处的猎物,这一次狩猎他不是冲锋,首先占据了冲锋位置的是老三紫电。

    对于未成年雄狮来说,即便是面团真的喜欢乔七夕,但刚才那种味道,也只是让他觉得好闻,而不会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毕竟他还是一颗嫩草,身体条件不允许。

    更何况面团的心思究竟是什么还是个神秘的未知数,一切只是乔七夕自己的猜测,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而现在需要猜测的问题又多了一个,十分让乔七夕在意,很在意,就是刚才面团为什么忽然『舔』他的嘴啊?

    乔七夕内心:啊啊啊,是我想的那样吗?!!

    很可惜,这是个无解的问题,永远也不可能从一头狮子的口中得到确认。

    独自尴尬了片刻,这头草原上心思最多,偶像包袱也最重的英俊雄狮,在心里安慰自己,算了算了,都变成动物这么多年了还想这么多干嘛?

    就算是真的被面团发现了自己干坏事也无所谓吧,面团还这么小,应该不知道这是什么……

    亚历山大趴在疑似自己的爱慕者身边天马行空地想着,忽然感到身边『荡』起一阵劲风,原来是面团矫健的身姿冲了出去,那一瞬间身边的枯草都摇摆了一下。

    若非近距离感受,很难明白这种惊心动魄的力量感。

    随着兄弟之间的合作越发娴熟之后,他们的狩猎成功率节节攀升,人类做过一个综合排名,统计整个非洲狮群的狩猎成功率,其中亚历山大狮群一直名列前茅。

    所以今天也是顺利吃上肉的一天。

    没一会儿,紫电和面团合力叼着一头公野鹿回来,从伤口处流淌下来的鹿血,散发着扑鼻而来的特有血气味。

    乔七夕:我日。

    这头鹿让他好怕怕,可以吃点儿别的吗!

    可恶,最近他踏入了成年期,众所周知,成年期的雄狮可以随时随地发情,只要身边有母狮,他们就是行走的炮~机。

    有时候没有母狮,就上自己的盟友。

    总之身边有谁就逮谁,只要能上就ok。

    乔七夕可没有那么丧心病狂,他发情的频率大概是三天一次,有时候隔天一次,这在草原上算是很有节『操』的狮子了。

    更何况也不是每次都解决,一来是没有机会,身边未成年辣么多,他没好意思,就偶尔像今天一样躲着来一次。

    第二就是能忍则忍嘛,狮子又不是人可以动手撸,有点儿风吹草动还得自己『舔』。

    想想就还蛮猥琐的。

    还有第三,周围太多摄像头了,要趁着他们倒班的时候才能搞事情。

    五兄弟吃鹿肉吃得津津有味,却发现乔七夕一直没有动嘴,就还挺茫然的,那互相交流的小眼神仿佛在说:鹿肉不挺好吃的吗?这么快就吃腻了?

    大圆子掏出肝脏,似乎想递给乔七夕,不过半路的时候被面团霸道地截胡,面团亲自送到乔七夕的嘴边刷好感。

    闻到很冲的血气味儿,乔七夕立刻回神,然后接受了面团的好意。

    这个小『插』曲过后,场面又恢复了狼吞虎咽。

    雄狮吃饭嘛,都不优雅不安静。

    乔七夕不由低声警告:都他妈慢一点,掏破了肠子我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动物的内脏本来就很腥臊,要是掏破了肠子,那可就臭死了,这顿饭不吃也罢。

    今天吃完饭,乔七夕一改常态,不再帮面团清理『毛』发,他独自走回营地,在一颗往常睡觉的大树下休息。

    餍足的狮子兄弟却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占领了这片土地已有数月的他们,渐渐习惯了吃饱就出去巡逻的生活。

    没有架打的日子里,亚成年雄狮不会像成年雄狮那么好斗,他们似乎没有急于扩张领土的意思,反而看起来很珍惜现在富足的生活。

    有人猜测,是上一次老二受伤,打击了亚历山大向外扩展的信心

    算一算日子,亚历山大也到了成年期,在成长条件不错的环境下,他应该早已有侵占狮群的欲望。

    人们都在等待着他侵占至少一个狮群,其实凭他的实力,哪怕两个三个也无不可。

    乔七夕:你们在说我吗?

    今天吃了鹿肝和鹿肉,不得不说效果真的很好,乔七夕躺下没多久,一股热意从小腹升起,让他非常后悔,刚才就不该吃那份大补之物。

    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满嘴骂骂咧咧小兔崽子们不应该猎鹿的乔七夕,骂了一会儿之后悄咪咪地趁着摄像头不在,悄咪咪地躲到树后干坏事。

    今天巡逻的队伍依旧是紫电带一个,面团带两个,不过面团中途折返了回来,似乎是担心乔七夕落单会挨揍,别说他这个理由还挺能得到兄弟们的一致支持。

    大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面团真的是因为担心乔七夕被追得上树才折返回来保驾护航的,内心非常正值,并无邪念,毕竟他还是一颗嫩草。

    刚回来,面团缓缓踏入大树的范围,敏锐的嗅觉使他嗅到一股淡淡的麝香味,也许他知道这是什么,又也许还没有概念,不过这股萦绕在鼻子周围的气味很熟悉,面团会知道这是乔七夕的味道。

    他绕到树后去寻找。

    要说乔七夕平时是很敏锐的,但是和面团生活在一起太久了,导致他潜意识里的警惕早已对面团免疫,加上比较投入,种种这样那样的原因叠加在一起,总之他没有发现面团。

    可能是吃了鹿肝和鹿肉,今天的持久力异于平常。

    乔七夕一边苦恼一边难免暗自窃喜,怎么说呢,狮子是草原上着名的秒男,总是遭人调侃。但他还是不一样的,刚才竟然坚持了好几分钟。

    这可抵得上某些人类男『性』的时长。

    乔七夕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把腿放下来,举了那么久也怪累的。

    想着有的没的,乔七夕不经意地一抬头,赫然对上一双目不转睛的蓝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团竟然蹲在树干边,『露』出的大半个身体就像有意偷窥一样。

    他一呆,脑海里转过千百种念头,我日,这家伙怎么回来了?又在这里看了多久?!

    敲!由此种种,是不是可以判断面团真的是在暗恋他?不然怎么会专门跑回来偷窥一只雄狮干坏事。

    “……”乔七夕裂开,无比尴尬。

    面团这样不可,太违背伦理了,这两年来他是把面团当儿子养的!

    脑补一下不管是面团上他还是他上面团,都不合理!

    双方尴尬地对视了片刻,发现面团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乔七夕咻地转过了身,在心里恼羞成怒地腹诽:“你个未成年,你看得懂么你?就目不转睛地看,看个屁啊。”

    殊不知,这算是草原的常态。

    雄狮和母狮or基友办事的时候,其实大部分并不会特意找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再进行,有时候甚至当着狮群大大小小的面就爬到了对象的胯上……

    如此一来,围观与被围观都是常态。

    面团终于动了,他虽然未成年不会发情,但这股味道似乎是他喜欢的,于是不由自主地抬起爪子『舔』了『舔』。

    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做什么。

    这也是乔七夕不确定这颗嫩草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的缘故,要知道狮子对同伴的好奇心其实还挺高的,说不定面团只是单纯的好奇。

    青春期嘛,正常。

    纾解过后的雄狮懒得分析啥也不知道的小朋友,有这个空闲时间还不如多睡一觉,他起来,走到另一边的树荫下躺着睡觉。

    被他称为小朋友的青涩雄狮,蹲在原地好久,直到那股好闻的气味越来越淡。

    晚上睡觉的时候,摄影师们发现,亚历山大正在冲白狮发脾气,准确地说倒也不是发脾气,只是破天荒地不让白狮靠着自己睡觉。

    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吗?

    是白狮惹到了亚历山大吗?

    他们觉得都不是,天气从来不影响这两只狮子靠在一起酣睡,至于白狮惹到了亚历山大也不科学,亚历山大的脾气有目共睹,他近乎溺爱着他抚养大的小狮子们。

    但现在却不允许白狮离他太近。

    看到白狮一次两次被驱赶,然后挺茫然的表情,摄影师们都觉得很心疼,亚历山大真是造孽啊,历来最受宠的白狮恐怕受不了这份委屈。

    最受宠的小雄狮被亚历山大驱赶怒吼的视频更新出去,效果斐然,不少人猜测亚历山大发情期到了,这是在烦躁呢,毕竟狮群里都是一堆半大小子,一只母狮都没有。

    男人们表示理解亚历山大的暴躁,不是亚历山大的错!

    :hhhhh明显是发情期暴躁了,白狮懂事点儿吧,这个时候就别招惹他了。

    :真可怜,我赞成你们快去侵占狮群,附近的梅丽莎狮群怎么样?她们还没有生小狮子,去了直接就可以交~配!

    :楼上的口吻好像拉皮条的。

    梅丽莎狮群是一个母狮群的名字,她们刚刚将亚成年小雄狮赶出去独立生活,确实还没有生小狮子,而之前在狮群里担任守护者角『色』的雄狮也因故离开。

    所以现在还没有雄狮。

    一支强悍的母狮群需要同样强悍的雄狮才能驾驭她们,假如没有一点真本事就贸然闯入,那会死得很惨。

    几个月前,金爵士三兄弟打过梅丽莎狮群的主意,但多次试探无功而返,现在又被六狮联盟打残,没有丢掉小命已经不错了,又哪里有精力去攻略铁娘子。

    至于周围联盟的雄狮,要么就是狮群里的母狮已经足够多,雄狮都应付不过来,不敢轻易出轨。

    要么就是被六狮联盟揍伤了,赶跑了,种种因素导致最近这段时间的北部竟然相安无事。

    这也给了很多刚成长起来的雄狮一次喘息的机会,他们如果能够度过最艰难的独立初期,则很有可能成为草原上的下一个佼佼者。

    母狮没有小崽子带的时候就会进入发情期,有着强烈繁殖欲望的母狮偶尔也会主动撩拨雄狮,比如现在的梅丽莎狮群的母狮们。

    她们嗅到了强大雄狮的气味,而且知道对方的领地里还没有母狮存在,所以她们来到了领地边缘,希望和这头强大的雄狮会晤。

    乔七夕当然嗅到了母狮的气味,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你们来的太早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啊,孩子们都还没长大呢!

    至于他自己,不好意思,他有对象。

    出去巡逻的五兄弟遇到了这群母狮,在草原上雄狮和母狮一般不会发生冲突,除非环境非常恶劣,比如没有食物的旱季,雄狮可能会杀死一头陌生的母狮。

    目前,五兄弟不缺吃的,他们没有要攻击这些母狮的想法,但也不希望对方在自己的领地边缘逗留。

    几只亚成年雄狮们,张大嘴巴向母狮发出怒吼,硬生生将这些来联谊的漂亮母狮赶出五里远。

    跟拍的摄影师们只觉得好笑。

    不得不重视一个问题,假如亚历山大一直和这群不开窍的小子们在一起,那他估计没有办法当爸爸了。

    梅丽莎狮群的母狮多好啊!

    全草原雄狮的女神!

    就这样被诺曼五兄弟赶跑了,即便是他们的拥护者也看得吐血,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啊。

    亚历山大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当上狮王,快的话明年就有小崽子了。

    之前一直不希望狮群分开的人们,从这个视频之后开始心疼亚历山大,觉得分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五兄弟已经能够独挡一面,再继续跟着亚历山大无疑是对亚历山大的拖累。

    雄狮的巅峰期就那么几年,亚历山大应该趁着自己壮年期出去多繁殖几窝小狮子。

    可惜亚历山大看起来似乎不舍得离开狮群,他是一只感情丰富的狮子,热爱家庭生活。

    是有点不舍得呢,和大家待在一起不用自己狩猎啊。

    划掉,其实是乔七夕总想把狮子们带到成年再离开,那会让他放心很多。

    人们:醒醒!五兄弟已经很强!他们掌握了群殴这组胜利密码。

    坚持想等他们成年再离开的乔七夕,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这源于雨季初始的一个黎明。

    面团已经很多天没有挨着他睡觉,因为他不允许,继不再给面团清理『毛』发之后,乔七夕平日里也尽量地和面团减少接触。

    他觉得这样可以有效地纠正孩子心里不正当的想法。

    臭烘烘不洗澡的草原雄狮有什么好的?

    和香香软软的母狮在一起生活才是王道。

    作为一头纯粹的狮子,乔七夕估计面团应该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顶多是有点不解,和不习惯,但总会习惯的,没有谁会一直陪着谁。

    也许是被乔七夕吼的次数太多,后来面团就不再主动靠近他,这个转变不由让乔七夕反省,到底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啊,患上了被艹妄想症吧,不然怎么会怀疑面团这么正直的孩子呢?

    平时不接触的时候,面团连眼神都不带多给他一个的。

    乔七夕:自作多情是种病,病起来要人命。

    乔·自恋狂·七夕用了一个旱季的时间来猜测,自己狮群里最英俊的崽面团是不是喜欢自己。

    猜来猜去得到了自己是自恋狂的结论,同时也等到了这一年的雨季。

    稍微舒适的天气和丰厚的降雨量,大概可以让发情期的雄狮好受一点。

    加上乔七夕自己的自制力,进入雨季之后,他确实舒服了许多。

    感觉暴躁的心情,一下子得到了冷静。

    一个睡得正酣的黎明,雾水打湿了周围的植物,也打湿了雄狮们丰厚的鬃『毛』。

    乔七夕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样他一觉醒来就不会觉得鼻子发干,因为空气都是湿润的。

    他们下半夜才睡着,如无意外可以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之后再懒洋洋地待到下午,然后出去捕猎和巡逻。

    这就是一天的工作量。

    比996舒服多了,然而乔七夕还是逮着空就偷懒,能不去捕猎就不去捕猎,能不去巡逻就不去巡逻。

    是这样的好日子绊住了他要去闯『荡』天涯的脚步,真的不是他的错。

    睡梦中,雾水落在鼻子上痒痒的,乔七夕皱了皱鼻子,打了个喷嚏继续酣睡。

    然而睡着睡着,他感觉自己的小腹热热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使坏,而且技术还不咋滴,那种憋着不上不下的感觉,令他在梦里吐槽,会不会开车啊?

    现实中,遭了一阵子冷落的英俊白狮,今天晚上又来到了乔七夕身边,或许他觉得雄狮最近的脾气变好了,自己可以回来了。

    对于这只抚养自己长大的雄狮,面团心中充满眷恋和臣服,看得出来他想亲近乔七夕,但有些出格的举动,未免会让乔七夕产生怀疑。

    比如现在,乔七夕睁开眼就发现面团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此刻正埋在自己的腹下干坏事,不难想象中,刚才一直撩火的也是对方。

    面团似乎怕伤害他,一直不轻不重地『舔』舐,这跟对方『舔』舐猎物骨头上的肉渣可不一样,那完全是两种天差地别的力道。

    这一瞬间乔七夕整头狮子都是僵住的,因为他不久之前才好不容易得出结论,认为面团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现在却让他一觉醒来就经历这么惊悚的一幕,敲,而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踹开面团,而是觉得面团太可怜了,年纪轻轻就爱上了有夫之夫,而且还是自己的养父。

    “……!”这样算不算精神出轨?

    对不起奥狄斯,乔七夕心想,我这就将咱们这个大逆不道的不孝子踹开。

    面团被踹得还挺狠的,整只狮子向后退了半米远,一时都没能爬起来。

    不过乔七夕没有踹他的脸,要是伤到了眼睛怎么办,所以只是踹的肩膀。

    面团面对发怒的雄狮,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站起来『舔』了『舔』嘴巴,看向乔七夕的眼神除了有点委屈以外,没有别的情绪。

    其他的四只狮子八卦地掀开眼皮,津津有味地看着乔七夕发作面团,似乎还挺想看面团挨揍。

    然而关注了一会儿事态的发展,发现没有打起来,就又合上眼睛继续睡觉。

    乔七夕现在心里『乱』得很,主要是尴尬,自己作为家长,竟然不知不觉被面团调~戏了,想想就能抠出1栋3层别墅!

    事已至此,乔七夕再也无法找各种理由来解释面团的举动,如果说是青春期的好奇心,那别的狮子怎么不好奇?

    是因为他们不想吗?

    不是,明明是面团不让。

    啊呸,打住。

    『乱』归『乱』,心里的主意却还是有的。

    原本想要等到一年后才离开,现在乔七夕觉得,还是赶紧离开为妙,不然对面团没好处,对自己也没好处。

    这一段不伦情感伤害的是三个无辜的个体。

    他,面团,奥狄斯。

    假如自己离开了,面团再去找一只雄狮,他也是支持的,这不是『性』别的问题。

    当然找母狮就更好了。

    乔七夕和奥狄斯注定没有繁育后代的条件,他挺希望自己养大的这五兄弟能多生一点小狮子。

    到时候如果对方不嫌弃的话,晚年他可以回来帮臭小子们带孩子。

    这种事情在狮群里是史无前例的,没有哪一个狮群会接纳年迈的雄狮。

    不过就是这么自信,乔七夕无比信任自己身边这些看似长不大的孩子们,他们会是不一样的存在。

    面团静静地蹲在附近待了半个多小时,太阳升起来的瞬间,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

    其实一直没睡着的乔七夕目睹此刻的画面,心里再一次感慨,我崽好帅,要是不喜欢我就好了。

    半梦半醒间,面团再一次悄无声息地靠近,这一次他只是安分地靠着乔七夕的背部。

    本来就没睡熟的乔七夕,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反正也没几天相处了。

    是的,乔七夕准备过几天就离开这个狮群,走之前当然要和孩子们好好地道个别。

    他既想离开,又想让狮子们知道,他不是不要他们了,他很爱他们,只是身上还有未完成的使命。

    远方还有等待他去寻觅的爱侣。

    初来草原的那一天,乔七夕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草原上留下这么多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