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终于抢救了他们的脑子 > 正文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个脑子虽然咳,不是很适合……
    叮!一声脆响,黑衣墨沧澜手中的长|枪和莫不闻挥手而现的血『色』长剑碰撞在了一起,带起了一阵让人感到窒息的可怕灵压。

    莫不闻对于分魂墨沧澜的攻击面『色』没有丝毫改变,似乎早已预料到他会如此行动。他看着分魂墨沧澜那漆黑深沉仿佛隐藏着无尽冰冷怒火的双瞳,竟是微微笑了笑点头:“如此甚好。”

    而后墨沧澜的分魂便和莫不闻飞快地战到了一起,那一招招银枪与剑影你来我往毫不留情、速度更是快得仿佛只剩下了那一黑一白两道可怕虚影。

    司繁星和熊炽都在此时抬头看着半空,心中虽然担心却谁也不能出手。

    这是属于莫不闻自己的战斗,他的对手是曾经印刻在灵魂深处的执念和仇恨,只有战胜这由神魂凝聚起来的执念和仇恨,他才能够得到内心真正的平和以及寻回曾经被迫失去的力量。

    所以,哪怕此时司繁星非常想要拉响她的胡琴,却也还是忍住了没有动手。不过她也在时刻准备着,在这场战斗之中她不能动手,但如果莫不闻获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开始融合神魂的时候,她或许就要拉上一曲,让那个人不要『迷』失在曾经的记忆和仇恨之中了。

    喊亲亲师弟是不可能喊出来的,但中华神曲曲库,总有一款能够把莫不闻的魂给喊回来。

    噫,这样一想的话,好像《叫魂》这曲子就不错来着,就是真要把这个曲子给拉奏出来,还是用她的血玉胡琴拉,怕是不光能够把莫不闻的魂给叫回来,可能一些不该被叫回来的魂魄,也会被叫回来了吧?

    司繁星看了一下周围白骨森森、暗无天日的环境,又想了想她拉出来《叫魂》时候可能有的画面,顿时嘴角一抽,觉得那画面太美她还是不要作死了。

    熊炽此时看司繁星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还以为她是在担心莫不闻和墨沧澜的分魂战斗的结果。他没心没肺地用大手拍了拍司繁星的后背,直接开口道:“不用担心老莫那家伙,和自己当年分出去的神魂打架,他要是打输了那才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输是肯定不会输的最多就是花费一点时间融合而已,咱们两个就好好的在这儿看着就行。”

    然后熊炽想了想坐在地上开始打坐:“我恢复一下,繁星丫头你就在旁边给老熊我护一下法吧。虽然这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家伙突然出现攻击了,但万一有那些孤魂野鬼想要在老熊我疗伤的时候夺老熊的舍,你还是要一锤子把它给拍出去的哈!”

    司繁星嘴角一抽,然后十分认真严肃的表示:“我的那是血玉胡琴不是锤子,你不要『乱』讲。”

    熊炽哈哈哈大笑了两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再说话了,司繁星看他那一脸促狭的样子,觉得手里面的胡琴蠢蠢欲动,仿佛很想和熊炽的大脑袋来一个亲密接触。

    不过最后司繁星还是一边看着半空中莫不闻和墨沧澜分魂的打斗一边给熊炽护法。

    虽然这地方虽然看起来阴森恐怖了一点但倒是很是安静,莫不闻的战斗没有被打扰,差不多一刻钟之后,他和那黑衣墨沧澜的身形齐齐停住。

    而后,黑衣墨沧澜远远的在空中看了司繁星一眼,似乎极其细地勾了勾嘴角,便散掉了手中的长、枪化作一团纯黑的力量进入了莫不闻的体内。

    应是莫不闻胜了。

    只是司繁星看着那被黑『色』的能量完全包围的莫不闻,心中的心情复还是有些复杂。

    不过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司繁星的紧绷着的心到这个时候才微微放缓了一些,而这时候她却听到了向着这边疾驰而来的风声。

    司繁星转头看去,竟然是嘴角眼角还带着鲜血的琉璃向她冲了过来。

    司繁星在第一时间就戒备了起来,然而她却听到琉璃的怒吼。

    “趴下!!”

    司繁星在那一瞬先是愤怒生气,但那一瞬过后、心中剧烈地跳动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向前扑倒同时把全身的灵力都激起保护着她和在静坐的熊炽。

    在扑倒之时她勉强向后望去,那一瞬她瞳孔骤缩——不知何时早该死透了的琉刹的尸体竟然如鬼魅一般地到了她身后!他那满是鲜血的、狰狞的脸上有一丝诡异而僵硬的笑容,仅剩的左手五指成爪,正抓向她的后心!

    这怎么可能?!

    司繁星的脑子在这一瞬间被这可怕的突发情况给惊呆了,琉刹明明已经死在地上快半个小时了啊,他怎么突然又活过来了?!他难不成不是狐狸精,而是天生蟑螂精吗!!!

    不过,在司繁星倒地的同时,疾驰而来的琉璃终于赶到了琉刹的身后,他周身的气息在疾驰而来的时候节节攀升,到了最后竟给人一种有些可怖的感觉了。

    而后,在司繁星惊愕的目光中,琉璃闭上双眼以和父亲同样的姿势手势,狠狠地把手爪扎入了琉刹的身体之内,而后他口中发出一声仿佛尖锐狐啸的嘶吼,一股强大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力量便瞬间包裹住了琉刹的整个身体,而后……

    就像是冰雪遇上了金『色』的烈阳一般,琉刹那满是血污和散发着杂『乱』魔气的身体就被金『色』的光芒给消融殆尽了。

    最后,只留下一具红得发黑的枯骨。

    可怕的是那具枯骨在琉璃手中的金光之下还没有消散或者死亡,它竟然像是活的一般尖利的叫着并且挣扎着了好一会儿,才最终像是失去了可以汲取养分的□□或者是力量的虫子一般,安静的不再动弹了。

    司繁星看着那黑红『色』的骷髅骨,半天都没能说出来一句话。

    而琉璃此时一边紧紧的捏着那具骨架,一边抬眼看向震惊的司繁星:“咱们两清了。”

    司繁星不知琉璃说的是他们的恩怨两清还是她给他丹『药』、熊炽和莫不闻变相救了他的两清,只是当他抬头看向琉璃的时候,发现他原本那满头极为灿烂顺滑的金发此时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最终那满头的金发,竟然全白了。

    那不是天生银光的白,而是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的、无光泽的孤寂的白『色』。

    “你……”

    司繁星看着他那模样,差点怀疑这人会不会当场就在这里挂掉。

    但金发变成银丝的琉璃却头一次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看什么看?爷就是头发白了,也是你肖想不起的存在。”

    司繁星:“……”哦,还是让他就在这里和他爹一起挂了吧。

    然后司繁星看到了从那边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云璇玑,她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戒备的神『色』。

    和琉璃这个蠢狐狸相比,司繁星在心中其实更戒备和不信任这个从玄机宫里走出来的人。更别说在云璇玑的体内还有一块属于莫不闻的尸骨,光是想到这一点司繁星就有种想要挖了云璇玑骨头的想法。

    云璇玑看着司繁星这戒备的、像是在看什么特别可恶的人的表情,心中思绪复杂难言。

    什么时候玄机宫的人在外也会被人用如此目光和态度对待了?

    师父日日在他面前诉说玄机宫的辉煌与厚重,在他面前说玄机宫为整个真州大陆做出了多少功德、化解了多少滔天之祸,他曾经无比自豪于这一切、从不怀疑半点,并立志要让玄机宫的功德和荣耀永存。

    可在今夜过后,云璇玑想,那些他曾经所有引以为傲的存在、他此生之志、他的问道之心,都像是那曾经存在的登天梯一样,轰然崩塌、再无显现。

    云璇玑的面『色』又是一白,他咳了两声停住脚步:“……繁星师妹不必如此戒备,我来这里不过是想要记录今夜发生的一切真实之事。我如今已经不能相信太多,所以,日后,便只能相信我亲眼所见所思所闻之事了。”

    “且,至少今夜此时,我不会对大地魔熊或者天魔做些什么。”云璇玑自嘲地笑了笑:“云某虽然生『性』高傲固执,但最基本的恩与仇还是分得清的。”

    “我欠那两位一条『性』命……无论我日后选择如何,终有一日,这欠下的,我会还给他们。”

    司繁星和云璇玑的双眼对视许久,而后才垂下眼轻轻地点点头,只是她手中的血玉胡琴,却依然没有被她放开。

    云璇玑苦笑一声,再不发一言。

    这时,在半空中和新的神魂融合的莫不闻也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睁开双眼回复意识的第一时间便是向着司繁星的方向看去,在看到琉璃和云璇玑竟然都在司繁星身边的时候,莫不闻周身的气息又紊『乱』了一瞬,而后他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司繁星的身前,神情极其冰冷地看着云璇玑和琉璃,好像下一秒就要直接取他们的首级送他们归西一样。

    琉璃和云璇玑脸上戒备之『色』一闪,不过下一瞬,他们的表情就变得有些诡异。

    就连神『色』最冷的莫不闻也空白了一瞬,而后无奈地轻笑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恢复了原样。

    而这时候,整个安静的不化骨冢之中,回『荡』着十分友好温和的旋律——

    《友谊地久天长》。

    虽然咳,不是很适合这三个人,但很适合现在的气氛,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