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不可名状的大航海 > 正文 第29章 戈尔曼
    正如徐酌所预测的那般,右眼被一枪打烂的怪物再无理智可言,近海之王的凶性不允许它在面对敌人时退却,甚至于在陆靖连同另外两人刻意将战场拉扯到远离湖畔的位置时,它依旧跟了过去。

    失去湖泊水流的帮助,森林的地面再也无法化做淤泥成为它的铠甲,这就使得最开始的那层泥土铠甲被砸碎后,三人的攻击都会直接落在它的身上。

    接下去的战斗便如钝刀割肉一般,近海之王体质虽然强悍,但是面对这三人连环不断的冲击,伤口亦是不可避免的增多,原本在狂怒状态下强而有力的动作也是逐渐变得缓慢。

    庞大的身躯瘫在林间,不断发出威慑性的低吼。

    “就差一点了......”

    脸色发白的陆靖看了眼海眷者背面纹路所剩不多的能量,这段时间潮汐异化使用次数太多,原本通过屠杀鱼怪填充进去的能量已然消耗大半,思考着要不要使用它的同时望向不远处半蹲在树杈上的男人,

    “朋友,还顶得住吗?”

    那人只是点头,提了提手中的镰刀。

    “下一击结果它!”

    再度启用激流卡,螺旋水流缠裹短刀,不远处亦是有深红气流盘旋。

    嗷!!!

    沉重的伤势与身前陡然升腾而起的杀意同样刺激到了水狮妖,摇晃着头颅,在这最后的关头竟是恢复了些许理智,蓦然仰天咆哮。

    这一次的声调不同以往,狂怒中带着绝望的哀嚎,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水狮妖脖颈处伤痕累累的瘤状物吹了气似的膨胀,哪怕是为此裂开伤口,鲜血迸溅也没有丝毫的减缓,而前方正在靠近的陆靖只觉得周遭的环境忽然开始变的极为湿润,环顾左右,脸色倏然大变。

    只见周遭的树木,脚下的遍布青苔的林地正以极快的速度变得干枯,与此同时,大量的水珠从中涌出,汇聚着一道道涓流汇向水狮妖的身躯。

    这一次它们没有涌入瘤状物化做水柱,而是直接附着在了它的躯干之上,紧接着又急速流动起来并随着它的前冲而不断的吸纳周遭水流,最终硬生生的在这林间凝出一道滔天浪潮......

    “糟了,这家伙要搏命......绝对不能让它这一招成型,阻止它!”

    察觉到危机降临的陆靖再也顾不得其他,原本是留作后手的海眷者直接化做流光涌入身躯,连带着双臂的螺旋水流亦是倏然膨胀。

    另一边的男人同样进行了变招,镰刀飞舞间,水狮妖散落在地面各处的血液被其引动,在他身侧化成一道血色旋风。

    两人的身后,徐酌左脚踩在一块石头上,表情无悲无喜,将最后一颗银色子弹装填上膛,枪口下移,瞄准那怪物脖颈处鼓胀的肉瘤,直截了当的扣下扳机。

    这是最后的碰撞。

    数秒后。

    轰然巨响骤起,森林中炸开数道水浪,最终又化做在雨水散落各处。

    一阵“哗啦啦~”的细碎回响中,战斗再度爆发!

    ......

    直到高悬于天际的灿金色日轮褪去灼目的光芒,午后的高温被傍晚的海风吹凉。

    这一场鏖战终于趋近尾声。

    伴随着最后一声无力的哀嚎,满身伤痕的水狮妖终究还是倒了下去,半截身躯浸在湖水之中,染红大片湖水。

    脸色苍白,嘴角还兀自淌着鲜血的陆靖抬脚踩在这怪物的头颅上,盯着它血肉糜烂的眼眶以及仍旧在抽搐着的鼻翼,回头看了眼刚拆卸下镰刀,身上满是泥污的男人还有刚从林子里跑出来,满脸透着疲倦的徐酌。

    咧开嘴笑着向两人点了点头,旋即高举起手中的短刀,扎进这怪物的眼眶!

    没有遭到任何的反抗。

    将近一个小时的鏖战,耗尽了他们的心力,同样也将这头幼年体的近海之王逼的油尽灯枯!

    望着近海之王身上腾起的流光,感受到来自于它们的强烈召唤,陆靖半眯起眼睛将手伸出,飘散在周围的流光立时向着他的掌心汇聚,最终化做一张背面纹路相较于激流更为复杂的半透明卡片,而它的正面则是绘制着一头微缩版的,脖颈处环绕着幽蓝水环的近海之王。

    这是新的能力——汇川!

    讯息反馈进脑海,陆靖手掌倏然握紧,眼中浮现出一抹兴奋神色。

    这一趟寻宝真就没来错,单是这份新的能力便已经值了!

    “到底是近海之王啊......果然非同反响。”

    轻声自语了一句,抬脚离开水狮妖的尸体,陆靖主动走到之前突然出现的帮手面前。

    “在下陆靖,汐流号船长,这位是我的副手,徐酌。”

    先是拱了拱手做自我介绍,再将徐酌也拉过来,又开口问道,

    “这一次若没有你的帮助,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

    此时陆靖才算是看清眼前这人的样貌,一头罕见的银灰色中长发随意披在肩上,脸庞轮廓深邃,在陆靖看来多少有些前世的外国人的特征,不过整体看上去还是有着朔明人的清俊,唯一有些奇怪的是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叫人看不清底下的眼眸。

    “戈尔曼。”

    看着陆靖拱手的动作愣了愣,戈尔曼似乎不太习惯这种动作,不过也学着抬手,同时还点头致意。

    别扭的动作让他看上去有些滑稽,不过陆靖还有徐酌两人也是从中感受到了他的善意。

    “我记得你之前说是要它的血对吧,请便。”

    陆靖让开位置,他还记得戈尔曼之前靠上来时说的话。

    “谢谢。”

    低声应了句,不同于之前战斗中的狂放,戈尔曼看上去有些拘谨的撩开了身上的风衣,从腰间取出一个挎包靠近岸边的尸体。

    “哎~谢就不必了,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没有你,根本不可能干掉它。”

    陆靖边说边拉徐酌往后退了两步,给戈尔曼留出空间,同时凑到一起开始小声讨论。

    “船长,他应该是色目人与朔明人的混血,所以外形看上去跟咱们有些不同,对咱们这的礼节似乎也不太了解,看来以前是在外边活动的人。”

    徐酌轻声说道。

    “这兄弟实力够硬,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把他拉上咱们的船?”

    陆靖可不在乎戈尔曼是哪儿的人,他现在只想把戈尔曼变成自己的人!

    “我觉得可以试试。”

    刚刚的那场战斗,戈尔曼的实力展露无疑,还有他给出的那些子弹,徐酌也是体验过它的威力。

    两人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帮手皆是满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