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 正文 第十八章 你觉得当今陛下如何?
    房玄龄看着这一架架水车整齐排列着,水车随着水流转动源源不断地把水引入沟渠中,省下了很多人力。

    “这水车设计巧妙,应当推广。”房玄龄心中肯定。

    李世民不会看不出这些水车的奥妙,有了这些水车不断灌溉荒地,这些荒地说不定真的可以种出粮食,而且荒地里也已经有些许的幼苗,只是小到还看不清是什么作物。

    瞧着这些水车,李世民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

    种粮食都是因地制宜,用荒地种田,不想被饿死,一种不认命,相信人定胜天的感觉。

    很多人都说李正是一个傻子,拿荒地做良田,做官不做偏要种田。

    破解了阴山战局,解开了九章数术。

    还能治病,又能回答孔颖达的题目。

    李丽质做的那些诗真的是她自己做的吗?

    李世民从一开始就怀疑是李正,只是没有说破。

    他们认为李正是个傻子,可自己看起来,他不仅不傻还是个奇人。

    若是他想装傻,是为了什么呢?

    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傻子。

    整个泾阳县井然有序,一眼看去像是人人都有事情做,不像是其他村子总有一些地痞无所事事站在村口盯着来往的行人。

    在这里的人都很忙碌,再仔细看他们好像很充实。

    还有小孩子在村子里玩闹,路边的狗在叫着。

    李世民也不是没来过泾阳,几年前的泾阳是一个很穷的地方。

    再看这个村子里的道路,非常的平整,不像是用简单的泥铺成的,手指触摸着平整的地面。

    李世民得出一个让自己不敢想的结论,这些泥铺成的路非常坚固,可能比长安城的城墙还要坚固。

    房玄龄也注意到了,拿起石头用力砸向地面,没有丝毫的破损。

    “这些泥不是关键,奥妙说不定是这些地里面夹杂的石子才会让地面如此坚固。”房玄龄说道。

    李君羡来报说:“陛下,找到李正了。”

    李世民跟随李君羡来到泾阳的另一边,远远看到一个少年正在河边钓鱼。

    看着这个少年专心钓着鱼,李世民放轻脚步,再看他吃着的糕点这不是宫里才有的糕点吗?

    想必又是丽质这个丫头偷偷溜出宫来过。

    “李正。”李世民站在他背后唤道。

    李正懒洋洋回头看了一眼来人,“什么事?”

    “老夫听闻你的才名特来见你。”

    见这个家伙微笑着,李正冷笑道:“你知道动物园吗?”

    李世民疑惑:“什么动物园?”

    “这个动物园有一些非常稀有的动物,人们看那些稀有动物都是要付钱滴。”

    “咳咳咳……”房玄龄听懂了李正的比喻不停咳嗽着。

    李世民倒也不见怪,来到他身边坐在一旁的石头上问道:“据说当今陛下屡次要你做官,你都拒绝了?”

    “我很忙,一般别人找我问话都要付钱,半个时辰一贯钱,当今公主也不例外。”李正开口说道。

    这话李君羡听不下去,你很忙?你明明闲到在这里钓鱼,半个时辰一贯钱,这小子竟然还有脸提公主。

    要不是房玄龄拦着,李君羡几乎要拔刀剁了李正。

    李世民也没客气,当即拿出一块银饼,“不过我要听你的真心话。”

    李正面不红心不跳地收下银饼,“我不想做官是因为我年纪还小,而且做官风险太大,朝堂是一个龙潭虎穴,我没有背景没有靠山。”

    把朝堂当作龙潭虎穴,李世民倒也不叫怪,寻常人对朝堂崇拜,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朝堂之下有多少争斗,李世民见多了,李正没说错。

    “我再问你,你觉得当今陛下如何?”

    “当今陛下啊。”李正一声叹息。

    “何故叹息?”李世民又问道。

    “当今陛下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人,他要顾及的东西太多了,他什么事情都想要做到最好,可前朝旧臣就他的成见太多,他想要别人认可他,有些在别人眼里是天理不容的事情,在他身上不过是形势所迫。”

    这个小子虽然没有明说是玄武门之变,天理不容四个字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

    李君羡慕几乎拔刀而起又被房玄龄给按下。

    “这位老哥,你知道吗?其实我挺佩服当今陛下的,他有胆魄,敢作决断,能够深思熟虑,有非常明锐的判断力,有权有势,这种人要造反,他不做皇帝谁做皇帝。”

    “就是,之后……”

    说到这里李正停下了,之后的事情还没发生呢。

    李世民听着他的话,表情很激动,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少年,他却像是很了解自己一般。

    玄武门的事情一直自己心中的梦魇,说来自己也后悔过,可世上没有后悔药既然做了就没有回头路。

    自己若不出手,怎么保证别人不是在想着除掉自己?

    他们都在指责朕,谁又知道朕的苦衷。

    自己的无奈有多少人懂,自己做了这么努力又有多少人看得见。

    但是李正说得也对,自己成功了。

    李世民眼神火热,舍我其谁?!有什么好后悔的。

    “之后呢?你怎么不说了?”

    李正叹息,“有些话我也不想多说,说多了是要掉脑袋的。”

    李世民哑然失笑,又问道:“你觉得当今天下如何?”

    “不咋滴。”李正摇头。

    刚刚觉得这个李正很懂自己。

    不咋滴?听到这三字仿佛一盆冷水浇在头上。

    “这世间太平有什么不好的吗?”李世民反问道。

    “看看大唐周边强敌环伺,吐谷浑狼子野心,吐蕃正在伺机而动,突厥虽败休养生息几年,他们还会卷土重来。”李正卷起裤腿对他说道:“还有那些五姓七宗,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且慢?”李世民打断他的话质问道:“你说吐谷浑狼子野心,吐蕃伺机而动,真有此事?”

    “我开玩笑的。”李正咧嘴笑道。

    李世民匆忙站起身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吐谷浑的防御一直很松懈,若是吐谷浑真有野心西北边疆会有大祸。

    见对方急急忙忙要走,这家伙还挺大方的,李正对他又说道:“最近长安可能会有一场连下半个月的大雨,小心家里进水。”

    李世民的脚步稍稍停了停,也没回头继续加快脚步向长安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