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正文 第一三九章.男主角设定不出彩?(4200字)
    古田信次也算是自家那一帮子漫画作者为什么打不过东野司这一个作者了。

    人那能和打印机比吗

    不过他走之前也还是再三表示,如果东野司有加入富士出版社的想法就请立刻打他的电话,他们富士出版社的员工很欢迎东野司。

    这那怕是知道东野司已经交了新的草稿分镜上去也压根不在意,还很锲而不舍的精神真是把东野司弄得有些震惊了。

    也难怪古田信次能带走那么一大批人去富士出版社成立新的周刊漫画杂志,这手腕还是有的啊。

    同样的,在离开之前,古田信次也是问了一句东野司新漫画的情况与类型。

    这个东西都是业界内人士,只要古田信次找点关系一下子就能打听到了,所以东野司也不在意,很干脆地就将漫画的类型告诉他了。

    “职业类型漫画有关律师方面的”古田信次满脸诧异。

    他倒是知道恶寒上面是有职业类型漫画连载的,但东野司为什么要突然冒险换个分类

    继续画恐怖漫画不也挺好的吗

    最关键的是他们富士出版社的树本藤近期新作品也要开始连载了,而树本藤的新作也是职业类型的漫画也同样是律师方面的职业类型漫画。

    这不是赶着和东野司打擂台吗

    相同的题材,相同的职业漫画简直了

    古田信次也没隐瞒自家这边树本藤的作品类型,带着点忧心忡忡告诉了东野司。

    然后就换来了东野司乐呵呵一笑,以及他挺期待的声音:“那这可真是太巧了,能在同一类型的漫画与树本藤老师交手也算是我的荣幸了。”

    对方的脸上完全看不见一丝一毫的胆怯,这让古田信次更加摸不着底了这人未免也太自信了,难不成打印机都是这么自信的吗

    还是说东野司对自己的漫画其实很有信心

    可这也不对劲啊

    富士出版社为了树本藤这部律师题材的职业漫画,还专门请了一些律师团队讲解法庭辩论的经验。

    为的就是再度打造一部热门漫画,把之前被东野司压了一头的树本藤重新抬上去。

    东野司这半途架起来的地摊难不成能把他们这边的高级厨师团给打翻了

    这怎么可不,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之前的午夜凶铃孤独的美食家就是这样指不定树本藤这次真打不过东野司呢

    古田信次当然没傻到说一句能否把东野老师的草稿分镜给我看一眼这种蠢话。

    他只是有些不安分地摸着自己剩余不多的头发,思索着冲东野司半鞠躬,随后才告辞离去。

    头会不会真秃了啊

    古田信次忍不住想着。

    目送着古田信次离去,东野司也是与岗野良子寒暄两句,这才转身离开。

    “岗野老师,刚才那个学生应该是东野司吧”旁边的教师好奇地问了一句。

    “嗯,大概就是富士出版社的总编想挖东野同学墙角吧”岗野良子点头,捏着茶杯喝了一口水,语句含糊不清:“最近也挺多人想采访东野同学的。”

    “啧啧,东野同学可真厉害啊。”又有个男教师站起来,啧啧有声感叹着:“也不知道我家那个刚上国中的小子能不能像东野同学这么争气。”

    “那就有些困难了啊,大门老师。”

    “也是啊,哈哈。”

    教师们笑着讨论起来。

    东野司也算是他们一直以来的谈资了,毕竟对方也算是北义塾目前的牌面了。

    他们几乎可以想到,明年入学北义塾的学生会涨一大批。

    东野司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教室,而是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给细川小春打了个电话。

    虽然没什么必要,但东野司还是觉得把古田信次过来挖他这件事告诉细川小春比较好,免得之后要是提起来,自己却什么都不说这就有点不太好了。

    他打了电话,约莫五秒钟后,细川小春接通了电话:“喂东野老师”

    此时的细川小春正在反复翻看东野司的胜者即是正义的草稿分镜。

    她要最后校对一次,确认是否有错别字,或者分镜排列不舒服的地方。

    东野司这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毫无疑问地就打断了她的工作进度。

    “嗯,是我,有一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要告诉一下细川编辑。”

    “唔什么事啊是草稿分镜哪里出了问题吗”细川小春一手翻着东野司递过来的草稿,一手摁着手机,有些心不在焉。

    然后,东野司下一句话却让她整个人从椅子上面直接一个弹射起步,站了起来:

    “什么你是说富士出版社的总编刚才去你学校找你了”她瞪大了眼睛,原先心不在焉的表情全部都消失了:“东野老师,你在哪儿”

    果然狼子野心啊我就知道富士出版社肯定要对东野司出手的。

    她连稿子都顾不上看了,干脆就放下了草稿分镜,打算现在就驾车去东野司所在的地方,与富士出版社的总编面对面对线敢挖我们村里最厉害的独苗这真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呃”东野司显然没想到细川小春居然会如此激动,他一愣,接着才和气地回答:“古田总编现在已经离开了。我没答应他挖墙脚的要求。”

    古田总编

    细川小春面色古怪,她原本就是个那种容易想东想西的小女生,现在听见东野司这么称呼古田信次,未免有些忍不住。

    难不成东野老师真有点心动

    但她又不好直接问,只能在那里想东想西,想到最后才很委屈地问东野司:“那东野老师你怎么看”

    “嗯”东野司听着她委屈巴巴的声音也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安慰:“什么怎么看古田总编人还是挺不错的,不过我之前不是也说了吗不会跳槽的,这一点细川编辑你可以放心。”

    不过很快他又打趣着对电话那头的细川小春说:“我可是考虑到细川编辑正在给我争取连载资格,所以才直接拒绝对方的,细川编辑可别让我失望啊。”

    沉默

    很时间的沉默。

    正当东野司寻思是不是自己说错什么了的时候,那边的细川小春终于开了口:“请放心东野老师我一定会让胜者即是正义拿到连载资格的”

    她的声音直接拉满,东野司都被震得耳朵发疼。

    “如果我做不到我就引咎辞职”

    细川小春像是被感动得豪情万丈,说到最后的时候连引咎辞职都搬出来了。

    “呃倒也不用这么严重”本来就是一句玩笑话,东野司都没想到细川小春一下这么认真了。

    “放心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细川小春认认真真地说完这话,把通话掐断了。

    她要去找浦岛总编了,毕竟东野司前面的话语,她可是完全听进去了。

    是看着自己还在争取连载资格,所以东野司才直接拒绝富士出版社的。

    要是自己拿不出相应的结果,那不是完全对不起对方吗

    细川小春又想到当初自己一个新人编辑到现在许多漫画作者过来主动询问这种待遇同样也是东野司带来的。

    不成功都得成功

    细川小春毕竟还是年轻人,进入社会不到一年,很容易就气血上头,干脆就带着东野司的新作品胜者即是正义气势汹汹地走向总编的桌子。

    “呃”浦岛总编本来刚解决完自己的工作,打算去下面买点东西解饿的,这下子见到细川小春气势汹汹的过来同样也是愣住了。

    细川小春凶神恶煞倒也说不上凶神恶煞,反正就是气势汹汹的模样。

    这搞得好像细川小春才是询规问罪的总编,他反而像是个属下担当编辑一样的

    他满脸莫名其妙,忍不住把椅子往办公桌子后面拉了拉问道:“有什么事吗细川编辑”

    “东野老师拿出新的作品交给我了,虽然只是草稿分镜,但是潜力不容小觑。”

    “喔”听了细川小春这话,浦岛总编有些吃惊:“他不是午夜凶铃刚完本吗又要开始连载吗”

    浦岛总编与细川小春两人交谈的声音下面的编辑当然也听见了。

    他们同样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表情。

    不是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午夜凶铃不是刚完结吗怎么又要开始连载新漫画了

    印刷机吐纸都没这么夸张吧

    “东野老师新作品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浦岛总编也没吃惊太久,沉吟一声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是的,这才是他作为总编需要关心的东西。

    “这就是东野老师给我的分镜草稿。”细川小春将胜者即是正义的草稿分镜放在浦岛总编面前。

    只是用语言来形容,自然不如直接让浦岛总编看比较好。

    浦岛总编接过分镜草稿也没犹豫,很干脆地就翻开了。

    胜者即是正义这名字听起来不像是午夜凶铃那类型的恐怖漫画啊。

    他沉吟着继续翻向后面。

    坪仓是一个生性怯弱的青年。

    他笨手笨脚,什么事情都办不好。

    洗车坊店主也因此经常痛骂他,并且对他动手动脚。

    面对如此高压的生活,坪仓终于忍不住,目光冰冷地抬起来,看着对顾客点头哈腰的店主,轻声说了一句:“我一定要杀了你。”

    但坪仓完全没有想到,只是这件事自己便引来了牢狱之灾洗车坊店主真的死掉了。

    以此为契机,浦岛总编也看见了身为律师的女主角黛真知子出场。

    黛真知子是坪仓的辩护律师,但她在法庭上惨痛落败,看着原本无罪的客户被送进监狱,并且判刑十年,她心急如焚。

    “请不要放弃,我一定会还你无罪的”黛真知子撑着满腔热血,双眼认真地看着牢狱中的坪仓。

    她是一个十分富有正义感的律师,坚信真相,并且有着年轻人的热血气息。

    可她也知道,已经被法院下定判决书的案子想要再翻案基本是不可能的,更加别说坪仓已经屈打成招认罪,她根本想不到有任何办法能帮助他打赢这场官司。

    在这濒临绝望的情况下,她的女前辈泽地君江的提示下,决定去委托一年前保持三木律师所全胜无败记录的古美门研介律师帮忙。

    刚吃了败仗的女主角,全胜无败记录的律师

    这让故事很快就有了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更主要的是,东野司将氛围渲染得很好。

    虽然故第八区 事看上去很严肃,但整体还是很轻松的。

    这之中甚至还用上了黛真知子与车上一个不肯让位置还满嘴歪理的男性龙套互动片段进行了调剂。

    “我是想说,你能否给这位老人让座我旁边这位老人已经上了年纪了。”黛真知子涨红了脸,对面前的男性龙套说道。

    “所以呢”男性龙套抬头。

    “你不觉得体力强的人给体力弱的人让位,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嗯,我认同喔。”这个男性龙套点头认可真知子的话语,可他很快话锋一转:“但是年轻就有体力,上了年纪就没有体力,这样一概而论考虑真的合适吗”

    啊

    黛真知子一脸莫名其妙。

    “就比如我现在年龄38岁,但是我也有患有重度心脏病的可能性,对吧”

    “哎对不起。”黛真知子被对方这很理直气壮的态度给压制住,小声道了歉,接着她又有些奇怪:“你有心脏病吗”

    “没有。”

    “啊”黛真知子真是满脸莫名其妙了。

    不是,你没有为什么你的话还这么多,还这么理直气壮

    她刚想发怒,结果又被对方一席话给打断了。

    “你旁边的这位老人虽然看起来60岁了,但对方随身携带健身提包,从包的大小来看,对方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专家。”

    这位男性语气一顿:“比起身体贫弱的我来说,他的身体可是好得不得了,因此我判断不用给他让座位,请问你还有什么意见”

    这一番快马加鞭的辩论把黛真知子打得完全还不了嘴。

    而这一段剧情浦岛总编觉得可以算得上是前半话漫画中最有趣味的一点了。

    真的很吸引人。

    但唯一算得上缺点的应该是男主角的设定吧

    这种全胜无败记录的男主角设定大都是满口正义,坚信真相,与女主角同样热血,为了别人翻案义不容辞

    换而言之就是这种角色都已经被画烂了,真的没有什么新意。

    确实现在的这个质量也已经很不错。

    但要是以东野司午夜凶铃、孤独的美食家质量来要求的话这种满嘴正义的男主角设定根本就是污点,完全不行。

    不过男主角还没出现也只能说是他的推测。

    “现在也就只能看看后半段有没有什么惊喜吧。”

    浦岛总编想着,往后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