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宋大相公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地牢
    “方公子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出来,再送你回三元坊。”车夫低声道。

    方子安点头,吁了口气,将食盒挎在臂弯里,佝偻着背,装的气喘吁吁的样子慢慢沿着满地的落叶树枝的小道往山坡上方行去。很快便来到了山坡上方。这里地势豁然开阔,树木被人工砍伐殆尽,露出空旷的地面和前方高耸的山壁。一个巨大的洞窟之门出现在视野里,巨大的兽头铁门紧紧关闭着。上方的石壁上刻着血红色的几个大字‘大理寺刑狱’。

    洞门口左近建造有几所石头房子,十几只拒马乱七八糟的横在房子左近,几名狱卒在山洞左近来回晃悠着,在昏暗的天光中像是几个幽灵一般。

    方子安缓步走了过去,很快便被狱卒们发现了。

    “什么人?干什么的?”有人喝道。

    “哦哦,几位爷,老汉是来探监的。”方子安喘息的像个破风箱。

    “去去去,探什么监?进了我大理寺大牢的人都是罪大恶极之辈,统统不许探监。立刻离开这里,否则可不客气了。”一名狱卒喝道。

    “几位军爷行行好,我家主人被关在这里,我只给他送一顿酒饭而已。还请几位军爷行个方便。”方子安道。

    一名狱卒皱眉道:“你这老丈,说了不许探监便不许探监,怎地这般啰嗦。你要送衣物饭食进去,可交给我们代劳,你是不能进去的,这是我大狱的规定,谁敢违背?”

    “对对对,酒饭给我们便是,我们一定会给你送到的,哈哈哈。”其余几名狱卒都笑了起来。

    方子安道:“便不劳诸位军爷了,我听说你们这里根本不替人送饭。酒饭到了你们手里便自己吃了。老汉我可不放心。”

    “哎哎哎,你这老东西,说的什么话?不愿意是吧,那便滚蛋。在啰嗦,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几名狱卒被戳破底细大声斥骂道。

    外边的吵闹声惊动了旁边石头房子里的一名狱官,那人探出头来叫道:“你们都在吵吵什么?”

    有人大声说明原委,那人思索片刻,出了石屋走来,看着方子安道:“这位老丈,你要探视的是何人?”

    方子安道:“禀军爷,栖霞书院的周山长,我是跟随他的老仆,鄙姓王,军爷叫我老王便好。”

    周围几名狱卒纷纷喝道:“原来是去探视周钧正,那你可别想了。若是别人还有可能被,周钧正那是绝对不允许人进去探视的。赶紧走吧,不要啰嗦了。”

    那狱官摆了摆手道:“老王,你不知道周钧正犯了大罪么?多少人唯恐避之不及,你不过是他的仆役,却跑来探视他,不怕受牵连么。”

    方子安听他话语,隐隐觉得眼前这狱官便是通融好的人,但是不敢确定。

    “军爷啊,周山长犯了事,朝廷处罚他便是了。老汉我只是给他送顿酒饭,表示心意罢了。老汉跟着他十几年,总不能人家倒了霉,我便不闻不问吧。送顿饭给他吃,也是人之常情。这都要受牵连么?那朝廷岂不是太过分了。我只见一面,送顿饭,给他磕个头便走。我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几年,这便要回老家种地去了,总得见一面。”

    那狱官沉吟着点头道:“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说的也颇有道理。这么着吧,兄弟们,瞧这老丈也挺将情义的,咱们兄弟最佩服讲情义之人,便让他进去见一见也无妨。一个老头儿,还能出什么事情不成?我亲自送他进去便是。”

    众狱卒都不说话,一名狱卒道:“马头,上面可是说了,刺杀秦相的一杆要犯是绝不能见外人的,以免串供。这事儿要是教上面知道了,可了不得。”

    那狱官皱眉道:“上面会知道么?你会去告密?”

    那狱卒忙摆手道:“不会不会,我可不是那种人。”

    那狱官又指着其他人道:“你会告密么?还是你?你?你?”

    众狱卒纷纷摆手道:“不会不会,我们怎会告密。”

    “那不就结了,大伙儿都不去告密,上面怎么会知道?让这老汉去见一见他侍奉的主人,送顿饭表示心意,这是积德行善呢。兄弟们,干咱们这一行的,可要多积善德才是呢。”狱官沉声道。

    众狱卒不说话了,头儿今儿是怎么了?平日也不见他说什么积德行善的话,打起犯人来他最狠,今儿倒说出这些话来,像是变了个人一般。说的轻巧,这是刺杀秦相的大案,出了差错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谁敢怠慢。

    那狱官转头对方子安道:“老丈,你也看到了,兄弟们若让你进去探视,那可是要担着风险的。大伙儿都不容易,也不能让我这些兄弟们白白担着风险,你说是不是?”

    方子安见状确定此人便是安排好让自己探监的人,此时他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于是伸手入怀,掏出几张银票双手递过去道:“军爷们担待,这是三十两银子,不成敬意。军爷们拿去喝酒。我只进去一小会,看一眼便走,绝不让军爷们为难。”

    狱官笑道:“我可不是敲诈你银子,你弄的好像咱们是故意讹你的一般。”

    “不不不,小老儿心甘情愿。”方子安忙道。

    狱官伸手接了银票揣入怀中,笑道:“老王,你很实在,稍候一会,我带你进去瞧一眼便是。”

    方子安连连点头。那狱官招呼众狱卒到一旁,掏出银票来低声道:“瞧见没?我是替你们捞油水呢。什么他娘的上面的规定?这等大案子,咱们正好捞油水。关进去的都是官员,家里都有银子,他们想探监便让他们见,咱们趁机发一笔财才是正理。上面的话咱们听在耳朵里便是,话要听,钱要赚,也不枉大伙儿在这里天天苦熬着。这年头,胆大撑死,胆小饿死,明白么?”

    众狱卒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马头儿是为了大伙捞油水,所以才这么做的。果然油水足的很,一下子变榨出了三十两。一个月的饷银也不过三两银子,眼前这三十两银子大伙儿没人都能分到四两,这是发了一笔横财了。

    “头儿英明啊,这案子的几个犯人都是肥羊啊,咱们怕是要发一大笔财了。”有人低声笑道。

    狱官将银票抖了抖道:“明白就好,都给老子放聪明点。老子会让你们发财的。这三十两银子你们几个拿去分了。老子这回不要,下回要双份。”

    众狱卒千恩万谢马屁如潮。那狱官摆手道:“但有一样,丑话说在头里。老子想办法让你们捞钱,你们当中要是有反骨狗敢去告密,可休怪老子无情。到时候老子会砍了他全家。”

    众狱卒义正辞严的纷纷道:“谁敢告密,不用马头儿动手,兄弟们便全去他家,一家老小全宰了。”

    狱官点头道:“就是这个话。我去带那老王进去转一圈,见了面便赶他出来,也不算食言。绝不让他搞什么幺蛾子便是。你们装没事人便好。”

    众狱卒连连答应,狱官将三十两银票递到他们手里,任他们自行分赃,自己则缓步回来,对方子安道:“老王,咱们进去吧。算你运气,碰到我这个仁义之人。”

    方子安连连拱手道:“多谢,多谢军爷。”

    狱官招招手,方子安跟着他来到山洞铁门面前。站在门口,方知山洞的高大,光是这两扇铁门便高达丈许。开门之后,三名狱卒一起用力才推开半边大门,方子安便跟着那狱官走了进去。

    里边一片昏暗,挂着的风灯的光苍白无力,黯淡无比,方子安尚未适应里边的光线,便听得“轰隆”一声响,身后的铁门便被大力关上,外界的一切声响就此隔绝,只剩下眼前的黑暗。

    方子安的眼睛很快适应了洞内昏暗的光线,眼前是一条宽大的甬道,两侧都是斧凿刀刻一般的洞璧,行了数步,左侧一座不大的石室,里边墙壁上挂满了铁爪铁链铁夹铁钳皮鞭枷锁这样的东西,中间一张宽大的桌案,旁边竖着好几根挂着铁链的木柱。方子安很快意识到这是一间刑讯室。

    “犯人有时候不老实,便拉到这里来松松皮。哈哈哈。老王,你不要看,看了会做噩梦。你家周山长可没受这个罪,放心便是。”那狱官呵呵笑道。

    方子安忙道:“那就好,那就好,可吓死我了。里边一股血腥气。”

    那狱官笑道:“血腥气算什么?这大牢里死人都是常事,没听人家说么?大理寺大牢便是三层地狱。这还没到第一层呢。老王,你最好不要东张西望的乱瞧,不然你回家一定做噩梦。我今日也是冒着风险让你进来,受人之托,也是没办法。一会你最好快些,可莫教我为难。”

    方子安忙道:“多谢军爷,未知军爷高姓大名,来日必重谢。”

    “我叫马进,一个小小的狱官罢了。重谢便不必了,都是朋友所托。”那狱官道。

    方子安连连 点头。说话间来到了向下斜行的石阶口,下方甬道内透着昏暗的灯光。那狱官马进站住了脚步道:“老王,你自己下去吧,下边是第一层,周山长关在第三层,你直接下去便是。不要搭理那些犯人,不然你会有麻烦。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到了时间你必须出来,不然我没法交代。”

    方子安忙道:“一定一定。”

    马进又道:“你那食盒打开来我瞧瞧。”

    方子安道:“只是酒菜而已。”

    马进皱眉道:“打开,怎地不懂规矩。”

    方子安忙将食盒放在地上,一层层的打来。那马进细细的看了,确实只是几碗菜一壶酒和一碗饭。

    “每只碗里吃口菜,酒也喝一口。”马进道。

    方子安一愣,旋即佩服马进的精细。他是怕酒菜里边有毒。进到这里的犯人很多都是求死不能,若是探监之人协助犯人自杀,或者是蓄意灭口,他便要倒大霉,甚至要掉脑袋。虽是有人相托,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小心为上。

    方子安也不多言,每只碗里吃了一口,又喝了一口酒。马进在旁静静的看着方子安等待着,过了一会,马进笑道:“可以了,你可以下去了。”

    方子安这才收拾好食盒,向马进点点头,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食盒,一步步拾级往下方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