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燃情蚀骨:老公大人请矜持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别想拖累唐家
    半晌后,李秋月怒火中烧的将手里的听筒砸在茶几上。

    ‘砰’一声,听筒碎成了两半。

    早就听闻宋氏集团最近不安稳,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唐母缓了好一会儿,才压制住心中的怒火,随即又拿出手机给自己比较信得过的几个老朋友打电话过去询问,没想到他们都是一致的口径。

    顿了顿,她又拨打了唐竞泽的电话。

    “妈,什么事?”唐竞泽正在处理文件,忙的不可开交。

    “宋氏股票大跌导致市场每日损失五百万的事情,你知道么?”

    李秋月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质问。

    唐竞泽闻言,先是一怔,过了会,状似轻松地笑了声,“这是市场的炒作,我知道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我已经和南乔在商榷这件事了。”

    “每天损失五百万,就算宋家资产过亿,也经不起这么消耗,怎么,你们还能商量出解决办法?”

    李秋月气的牙关颤抖,“宋南乔自己不清楚么,难不成在这个时候还要拖累唐家?”

    “妈,这不过就是商业竞争和炒作,我已经想到解决办法了,您就不用担心了。”

    唐竞泽无奈的看了一眼手上的报告,这每一分每一秒,宋氏都在被坑的大出血。

    他眸光暗了暗,“一会有个会议,我先准备了,您不要担心这件事了,我会解决。”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秋月还想问,左成轩和宋南乔的事,硬生生被他卡在喉咙。

    对于唐竞泽一副不在意、仿佛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模样,唐母断定,他分明是有意隐瞒。

    “小张,帮我去调查一件事。”

    坐在沙发上,她终于忍不住,找来了自己最信任的下手。

    一个小时后,小张拿着一堆文件来到了唐家的老宅。

    “夫人,这是我临时收集的一些资料。”

    小张把文件递了上去,“这里是股市的调查走向。”

    “辛苦了。”李秋月蹙着眉,伸手接过了资料,一一过了一遍。

    “夫人,宋氏现在正面临危机,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破产。”小张说出事情严重性,想了下,还是斟酌着开口,“另外您让我调查,少夫人和左成轩的事,他们俩人确实有关系,左成轩是左氏集团的幕后人,目前和唐总有jm项目的合作,他曾为了少夫人,腹部命中两刀,现在躺在医院还没苏醒,关键是,那个时候唐总也在。”

    李秋月有些意外,难以置信地睁圆了双眼,“你说什么?”

    门外,唐青云和友人打完高尔夫从外面进来,只稍一眼,就看见了小张。

    “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小张是名躲在暗处的商业眼线,没遇到事一般不会主动和他联系,如今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家里,唐父敏锐的觉察到不对劲。

    下意识瞄了一眼桌案上的文件,又看了看唐母不好的脸色,不由得蹙了蹙眉,“是唐氏那边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不是公司的事情,您不用担心。”小张眼神有些闪躲的笑了笑,“那个,您交代的事情我办完了,我就先走了。”

    “嗯,走吧。”李秋月阴沉着脸看着资料,淡淡的应了一声。

    看着小张离开的背影,唐青云目光又落回到唐母身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己看吧。”李秋月将桌上的资料推过去。

    唐青云眼睛迅速扫过文件,视线落在其中一本‘股市大跌,宋氏即将破产’的财经杂志上。

    他一脸的震惊,“好端端突然发生这种事,一定是幕后有人操控。”

    “这种事情,竞泽竟然还打算瞒着我们!”

    李秋月眼里的厉色难以平复,想起刚刚儿子的态度,终忍不住再次拿出手机,要给宋南乔打电话,只是她指尖才触到号码,被唐青云一把按住。

    “行了,这事你就别管了,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公司现在都是他说的算,你再去插手这些事,到时候他要是不开心又跟你生了嫌隙,你岂不是出力不讨好?”

    唐母不悦的瞪住他,刻薄的侧脸笼罩在阴兀中,“你懂什么?若是宋氏集团倒闭,竞泽还非得管的话,那少要拿出几十个亿陪着她玩,值得么?还有,宋南乔背着我们竞泽有其他男人了,说什么怀孕,这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我们家儿子被戴绿帽子了,你知不知道?”

    唐青云一怔,“这话可不能乱说。”

    见他不信,李秋月抽出文件底下的照片,摊开在桌上,“这男人还躺在医院,宋南乔没和我们竞泽离婚,图的是什么?她心思深着呢?”

    唐母怒意难消,几乎已经认定,“之前和其他的男人又不是没有传过,还不是被她三言两语唬弄过去了。”

    唐父皱着眉,“这件事,你得问问两个孩子,别着了小人的道,这些照片谁邮寄来的,你知道么?况且现在宋氏危机,以宋家跟我们唐家的关系,从来都是守望互助,你现在却这个态度,不是过河拆桥么,你这样做会令人不齿的。”

    “不齿?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也不看看我们唐家现在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还有那群人说三道四的地方么?再说了,我儿子多优秀,怎么能让他毁在宋南乔手里。”

    李秋月气不打一处,一个两个没一个让她省心的。

    “这个时候不做抉择,难不成等着唐氏被宋氏拖垮了之后再管?到时候什么都晚了,你到底懂不懂啊?”

    唐母此时激动地什么都听不进去,唐青云头疼的抚向前额,无奈的摇摇头。

    自从当年自己出轨被抓之后,他在这个家里也就没什么地位可言了,甚至很多事情都已经全部由唐母说的算了。

    “反正儿子是你自己一个人生的,你要是感觉对,你就去做!”

    他彻底无语大步走上楼梯,“你不要忘了,唐氏当初危难的时候,是宋氏伸出了援助之手,南乔的心性我还是很了解的,说她出轨,这明显就是恶意挑拨,你若是一意孤行,事后和你自己的亲儿子又有了芥蒂,到那时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唐父说到这,语气顿了顿,“秋月,很多事情,别再重蹈覆辙。”

    李秋月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目光抬起,心里有两个声音拉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