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 正文 第44章 买卖
    厨房就一个水池,用不了多少,台面用小瓷砖,应寒买了白色的。

    两个卫生间的水池,特别是楼上那个,洗浴池那个地方很大,而且洗浴为了阻挡外面的视线,做了个半墙大概一米那面高,有弧度的,做个干湿分离,她要把这一部分用马赛克。

    瓷砖人家也给送过去,水磨石也给送过去,人家给直接施工,施工费10块钱。

    买完这些后,应寒又去了百货商场,在一楼的拐角处买了个煤球炉。

    然后又买了个燃气管和燃气灶。

    最后叫了个三轮车拉回了家,到的时候,几个送瓷砖的已经等着了。

    应寒赶紧看了下数量,给人家付了钱。

    水磨石到场后,应寒和那些工人师傅,说了要贴的位置,就立马开始工作了。

    “王师傅,这次要麻烦你了,我要贴这种马赛克。”

    王师傅一看,比手指头大点儿的小东西,看的眼晕。

    这种工作量太大了。

    应寒也知道,所以主动给王师傅加了五块钱。

    但保证要贴好,要平整。

    人家加了钱,王师傅也不能再说什么,肯定要帮人家好好完成的。

    看着瓷砖到位了,屋里的墙灰也打磨的差不多了。

    韩师傅今天带着人先走了,因为水磨石要浇筑,浇筑完三天后开始打磨。

    这期间不能踩的,而且还有很多程序,工人说至少十天。

    楼上铺设的时候,应寒没闲着,去外面买了许多大的纸张。

    铺在楼梯上,每个面都按照楼梯的尺寸剪下来,又把几个窗户量了下尺寸,然后到了建材市场去找合适的的玻璃。

    应寒要了那种百货商场用的很厚的玻璃,好的玻璃,价格也贵,几个房间的玻璃,一共花了20块钱。

    因为应寒都用了双层的玻璃。

    买完这些,应寒让售货员帮她送到前面桥下面。

    在工人撞车的时候,应寒又去工具店为自己置办了一套木工工具:刨子、锯子和配做凿子柄、斧头柄、墨斗、曲尺等,凡是木制工具用到的,应寒全卖了。

    各种钉子也买了不少。

    “同志,你这有电锯么?”

    那售货员一愣“电锯?什么电锯。你说的是这种么?”

    应寒见他从最下面的一个格子里拿出来电钻。

    应寒笑了“同志,这个怎么卖?”

    “70,听说能把石头转个窟窿。”

    应寒挑挑眉道“你这东西哪来的?这不是你厂的吧。”能生产电钻,肯定有电锯呀。

    “哦,这是我朋友送我的,外国货,我不会用这个,就...就一直放在这儿。”

    “这个叫电钻,你要的价格太高了。”

    应寒看了他一眼,转身要走。

    那人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要想要的,赶紧叫住她道“哎,小同志,你要不要,要的话,价格好商量。”

    应寒给她比了个手指头,道“50,你愿意的话,我就要了。”

    那人一愣,五十呀,快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成,成。”

    就这样,应寒花了50块钱,买了一个电钻,当场在那试了下,没什么问题。立马还有不少尺寸的钻头。

    到了桥下后,应寒点了下玻璃数量,给那工人付了钱,四处看了看,直接一进一出。

    东西都放里面了。

    回到家,应寒兴奋的找到一块木板,插上电,刚启动,只听啪的一声,她家断电了。

    应寒灰败的叹了口气,暗道家里的电线也太老化了,根本带不起来这种大功率的。

    最后没办法,进空间里去复制她的木楼梯板子去了。

    应寒设计的窗户,是拱形的格子窗。

    上面一个弓形整块玻璃,下面是格子的,双开的那种。

    应寒把窗户的框分解开来,标上尺寸。

    她的木地板已经结出来了,应寒把它们收进仓库。

    然后复制了一个松木,让它长出来一个大的长形的桌子,以后她在空间里可以做自己的木工。

    为什么说她喜欢对木工感兴趣。因为她喜欢鲁班锁,很关注在方面,特别是榫卯结构。

    以前她参加建筑竞赛的时候,也用过这种方式,做过一个家具研究了很久。

    不过那时候工具现代化,这些古老的工具,她不太会用。

    这段时间得好好的摸索摸索。

    第二天小屋那边倒是安静,应寒瞅了一圈,出了门。

    直接去了个地方。

    最近装修钱花的老快了,钱少了,她心里不踏实,所以准备再做一次生意,卖些红豆和黄豆。

    书中说过,这边有个交易所,女主王秀娥就来这里卖过东西。

    卖的是吃的之类的,靠这个挣了不少钱。

    交易所也不是长开的,都是有时间的,她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开,还是过去看了看,很不巧,扑了个空。

    书中说的好像就是这个地方,里面是曲折的小道,进去后,有人在路口放哨,两边街道地上放着物品,中间有两道门,估计是有人检查时逃跑的。

    只不过今天并没有。

    应寒唉声叹气的时候,突然从后面窜出来一个男同志,两手互相交叉着窝在袖子里。

    “同志,我家二弟结婚,买了许多东西,没用完,哎呦愁人呀。”

    应寒挑了挑眉,这明显话中有话呀,左右看了下周围道“同志,我家也是,大哥结婚,剩下不少细面粮食。”

    那人一惊“我家别的都有,就是却粮食呀。”

    那人朝她挤把下眼,带她进了一个小院“同志,我就在这片住,稍微打听下就知道,我干这行五年了,你都有什么好货。”

    “大米,小米,糯米,红豆绿豆,还有各种水果。”

    皮小五一愣道“什么水果都有?芒果你有没?”

    应寒笑了笑“还真有。”

    “咦,同志,棉花有么?”

    应寒愣了愣,以前好像移栽过一棵“有是有,但都是带骨朵的,没时间摘。”

    “你有多少?”

    “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皮小五一喜“五百斤。”

    “有。”

    “说说啥价?”

    “现在棉花市场价三块六,还要票,我的不要票,但是带壳的,给你要两块六,怎么样。”

    “行,成交,芒果我给我来五百斤,但说好了,如果太次的话,我是不会要的。”

    “放心绝对新鲜,绿豆红豆你不要么?”她仓库里绿豆红豆很多呀。

    “这个先不要,同志在哪拿货?”

    “今天晚上九点,二环路桥底下见。”

    “行。”

    这买卖爽快,几分钟就成事儿了,主要是现在的人还没有多少滑头的,都是实诚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