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争锋 > 正文 四十三章 战(下)
    剑光血瀑里,血河分身那破裂的身体释放出大片的血色光华,点点精血在空中集中,并最终汇聚成一块血玛瑙落在唐劫手中。

    唐劫一把接过,面带微笑,令人惊奇的是,那一刻他的身上竟然没有任何护罩。

    他就那么站在火海中,身体的周围边有轻风流动。

    火焰的生灵消散无踪,白色的火焰凭空出现,没有向着山谷的核心飞去,反而围绕在唐劫的身边旋转,一点一点的向唐劫的体内涌去。

    “混蛋!”那第四具血河分身愤怒的大叫起来。

    不惜与火海对耗,消磨了大量血河力量才好不容易救下自己的分身,没想到却还是被唐劫一剑斩了,顺便还将所有的精血收去。早知道是这结果,还不如不救。

    血河分身已向着唐劫冲来。

    “喂等等,你想不想我把它还给你?”唐劫一抛手中血玛瑙道。

    血河之主立刻止步。

    废话,他当然想。

    血玛瑙是血河之主的核心,是他掌控血河力量的关键所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他的命。只要血玛瑙还在,血河之主就是不死的。而且血晶藏匿隐秘,一般对手很难现,就算是杀掉分身都很难毁掉这些血晶,所以才会号称不死之王。血河第四具分身全力救第三具分身,为的也是这些血之精华。若没有这些血之精华,分身便是死了也不心痛。

    这也是他倒霉,碰上唐劫有洞察,能夺他血晶,火海万物皆焚,能毁他血晶,都有一定的克制性,才会让他如此怕死。

    这刻唐劫一言之下,血河只能止步,恶狠狠地瞪着唐劫:“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唐劫问:“咱不能不打吗?你不觉得和平才有意义吗?”

    血河大怒:“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唐劫耸耸肩:“我只是觉得何必整天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你不觉得这很没必要啊。哎呀你不要这样瞪着我,我很害怕的。其实我这人一点都不喜欢战斗,你要真想要回血玛瑙,你好好跟我说,不是不可以啊。甚至玄武精血也能还给你啊。对了还有朱雀,你知道朱雀吧?其实我还有朱雀精血和白虎精血哦,喂喂,你不要这样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嘛,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们真得可以好好谈谈……”

    唐劫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

    血河之主的面色已是越阴沉。

    他看着唐劫身边旋转的白色火焰,突然冷笑一声道:“你是在故意拖时间对吗?你在借机吸收这些苍云圣火。”

    “哎呀,让你看出来了啊。”唐劫摸着头哈哈笑道:“真是不好意思,一点小花招不登大雅之堂。其实我也就是看这苍云圣火不错,想吸收一些研究研究。你也知道它们聚在一堆的时候威力特别大,就在核心那里,霍,熊熊一大片,我不敢分神去取。嗳,没想到老虎那家伙竟然会招引来部分苍云圣火。我一看它们自己分了,也是个机会……”

    唐劫继续嘻嘻哈哈的说着,进一步拖延时间,在他体内,初成的火种正在贪婪的吸收着苍云圣火。

    这些苍云圣火在正常情况下以现有的火种力量根本不可能吸收,正因为是自己分开的,可以说给了唐劫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因此他刚才说的并非假话。

    先用鬼话拖延,再用真话拖延,反正只要给他时间,让他能够吸收到足够的苍云圣火,让他对着血河之主说情话都不是不可以。

    一丝丝的苍云圣火就这么进入火种中,那沸腾的汹涌的力量让火种的颜色也不断变化着。从深红的骄阳渐渐披上一层银色的光辉。

    白色的圣火就这样渐渐凝聚于火种中,改变着,吸收着,壮大着火种的力量。

    火种也因此开始朝着更高的层次飞迈进着。

    唐劫的心情亦随之激动雀跃不已。

    苍云圣火!

    这可是苍云圣火啊,岂是琉璃焰那种下等火焰可比。吸收了苍云圣火的力量,让他的火种无论在质还是量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提升,只是这一刻功夫,唐劫就感到火种的力量一下子提升十倍之巨。这还是火种提升过猛有些不稳,唐劫不敢让它继续提升的结果。好在此时那些分散的丝丝苍云圣火也已回到核心处,天地间留存的已是极少,唐劫也就任其散去了。

    但是经此一变,唐劫火种再生,对那片核心之地也再非那么惧怕了。

    血河之主自然不知这一切变化,他对唐劫的絮絮叨叨已不耐烦,暴喝道:“区区苍云圣火,你真以为我怕吗?别说只是一丝,就是所有的苍云圣火加起来,老夫也不惧。”

    “那是当然,但前提是你的本体去对抗。”作为时间拖延方,唐劫一点都不介意与血河之主争辩。不过血河之主显然已没意思继续讨论下去了,知道了他在拖时间后,也就知道唐劫不可能把血玛瑙归还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双目圆睁,血海已直接伸展过来,临空中化出一只血手拍下:“小儿受死!”

    唐劫抬手一记龙若手击出,抗住血手的同时道:“真以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还能杀我?你这个分身,先是抵抗火海三天,实力已然大降,刚才又为救分身和神火谷焰潮对抗,消耗再增,现在的你,连全盛时期的三成都挥不出来了吧?”

    “那又怎样,杀你已够!”血河之主大声回答,当日唐劫集五人之力才杀死自己,现在自己虽只剩三成力量,但理论上也还是比五分之一的唐劫强。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血河之主自动忽略了唐劫的隐藏力量。真要比实力,一对一唐劫或许赢不了他,却也绝不是三成实力的心魔分身能解决的。

    “那就试试吧。”说话的同时唐劫已又接下数击,唐劫已动乱风步直接出现在血河背后,一剑向血河刺去。

    剑光刺入血河之主身体的瞬间,血河之主全身突化血水飘散开来。这一剑非但未能伤害到他,反倒是带着强烈腐蚀性的血水已卷向唐劫。这正是当日在自由之都一战时,血河之主使用过的招数。

    不过这一次,这一招用起来可不是那么方便。飞卷的血水在袭击目标的同时,也无可避免的受到了火海的侵袭,瞬间蒸了大量血水。无尽的白烟里,唐劫只身形一闪,便躲过了这面积大幅度萎缩的血潮。

    同时血水回缩,已再度凝聚出血河之主的身体,样子却是颇显狼狈。今日之前他未战斗,战斗之后他未用这招,因此也是这刻才现此招竟被限制的如此大。

    但事实是,他所有以血水为基础的法术,都受到了极大限制。

    这刻眼看唐劫剑光已再度斩下,血河怪叫着张开盾牌,显然还在效法之前,以血盾无边滔海之力陷阻对方。但是唐劫只冷笑一声,身上骤放血光,血肉磨盘已现,刷地一卷。

    血肉磨盘与血河的血海神通一样,同样受到火海控制,导致威力大减,但此刻唐劫运用的不是它的绞杀之力,而是它的吸收血气的力量,因此这一卷之下,立时将那血盾上的力量卷去无数。

    这一下那血色盾牌再无法象先前那般陷入帝刃,帝刃已入破天之剑刺入血河体内,洞察之下,正点在一处血色精华上,痛的血河狂声大叫。

    血肉磨盘再一卷,又将哪血色盾牌剩下的力量也纷纷吸走。

    “跟我比吸血?”血河之主狰狞大叫,大手对空一抓,摄向唐劫身边血气,唐劫只觉得自己的血肉磨盘竟是一阵松动。知道不好,要和血河之主比血海控制之力,自己远远不是对手。

    不过下一刻,唐劫眼一睁,喝了一声:“咄!”

    这一下四九真言初放,震的血河之主也是心神一颤,与此同时唐劫体内一股火焰汹涌喷出,正是火种中蕴藏的苍云圣火的力量。

    既然火种吸收太多已现不稳,那就让它释放出来吧!

    燃烧吧,火鸟!

    一只巨大的火鸟腾空飞起,对着血河之主涌动出最炽热的烈焰,扑打在他身上的血色护罩上,扇动出最为惊人的狂潮。

    血河之主怎么也没想到唐劫还有此一手,再顾不得强夺他血肉磨盘的力量,只能全力相阻。

    “没用的!”唐劫已暴喝道。

    随着他的暴喝,火鸟长鸣,引动周边火海的力量,一只只再度幻化出无数火焰生灵扑击着血河,情势竟与之前虎妖之战一般无二。

    也有不同,就是这一次出现的火焰生灵比先前略弱一些,却没一个攻击唐劫,而是全数的朝着血河扑去。

    疯狂的火焰生灵轮番轰下,继第三具分身之后,第四具分身也尝到了同样的滋味。

    他甚至更倒霉,因为他尝到的不仅是火焰生灵的攻击,还有血肉磨盘。

    血河之主是血肉磨盘的克星,血肉磨盘也同样是血河之主的克星,这两者之间相互克制,决定胜负的只在于力量。

    以力量论,自然是血河之主更胜一筹,但在那火鸟牵制下,他却只能看着血肉磨盘一层又一层的刷去他的力量,并不断滋养壮大着自身。

    这真是没法打了。

    你用血海之力就被血肉磨盘刮走,不用的话就要受到火焰生灵的攻击。

    那一刻血河之主终于有些明白唐劫为什么要在这里和他作战了,因为这里就是他的主场。

    当然他忽略了一件事,就是这火焰的力量也是唐劫刚刚得到的。如果没有虎妖,他也不会那么轻松。

    但正是因为这一变化,让唐劫感到了自己在这神火谷中得天独厚的优势。

    血肉磨盘与火种的交织运用,竟然完美的克制了血河之主。

    原本他还期望那两个已经杀掉猪妖与蛇妖的分身及时来援,但在明白这点后,意识到只怕分身赶到也无济于事了。

    那一刻,血河之主再没了胜利的希望。

    他知道自己败局已定,狠狠瞪了唐劫一眼道:“我记住你了,下一次,我一定会杀死你!”

    “你以前说过了。”唐劫冷冷回答。

    火鸟长鸣,火海退缩,血肉磨盘绞动,已将血河之主整个拉入,再次展开它强猛的绞杀之力。

    与此同时,那两名血河分身也终于赶到。

    他们在火海中现身,看着那分身被绞,却没有上前营救,只是互相看了一眼,竟然同时向后退去,一左一右分开。

    “想跑了?”唐劫嘴角拧出一丝微笑:“一个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