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开局掳走了长孙无垢 > 正文 17、仍是完璧之身的平阳公主
    再三的思量过后,长孙无垢知道,要想保全腹中的胎儿,她就必须离开皇宫,远离长安!

    现在的她,只要在长安城多待一天,危险就多一分。

    想想天子每次来,眼睛里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不加掩饰。

    她可以躲过一次,两次,却不可能永远的躲过去。

    而她。

    自从华山那一夜后。

    不管是身心,早已经属于那个白衣如雪的男人。

    根本不可能再侍奉天子。

    命人拿来笔墨,长孙无垢快速写下一封书信。

    然后不顾其它宫女和内侍的跪地恳求。

    带着贴身侍女琅儿准备出宫。

    ...

    谯国公府,前殿。

    一个身形窈窕,极具英气的女子,站在一个中年男子面前,将一纸和离书放在了桌子上。

    女子长眉凤目,神态间既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又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正是当今皇帝李世民一母同胞的姐姐,平阳长公主李秀宁。

    李秀宁素有巾帼战神之名,曾在大唐建立之初,组建天下闻名的娘子军,帮助其父李渊,横扫关中。

    像她这样一位,集美貌与智慧的女子,曾和长孙无垢齐名,在当时令天下无数男子神往。

    然而令天下男子扼腕的是。

    不仅长孙无垢,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当时的唐国公李渊次子李世民。

    就连李秀宁,也在大业十二年的时候,嫁给了钜鹿郡公柴慎之子,柴绍。

    不过。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

    尽管平阳长公主李秀宁嫁给柴绍多年,但李秀宁直到如今仍是完璧之身。

    因为柴绍自幼便有隐疾,即俗称的天痿。

    两人的结合只是一场世家的联盟,政治上的交易。

    在成亲当晚,李秀宁便和柴绍立下过约定,只能有夫妻之名,不能有夫妻之实。

    再说柴绍就算是想,也完成不了。

    “陛下不会同意。”

    看着桌子上的和离书,年过四十的柴绍,一边愤怒的低吼,一边又无可奈何。

    他只能搬出天子,阻止平阳公主。

    看着身前的美丽女人,柴绍恨啊!

    但凡自己有一点能力,也不至于让这样的尤物独守空房。

    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不过好在。

    眼前的女人很守信,即便他不能行人事,她也从来没有在外面乱来。

    这是柴绍一直看在眼里。

    表面上柴绍是个心胸宽广的君子,背地里却是个很小心眼的人,一直让人秘密跟踪李秀宁的一举一动。

    同样。

    李秀宁知道柴绍这些小动作,但却从来没有放在眼里。

    “本宫是皇帝的姐姐,你觉得他会阻止本宫吗?”

    李秀宁一开口,就让柴绍仿佛看到了当年一呼百应、披甲上阵的巾帼战神。

    一方面,有一股欲望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另一方面,是屈辱、不甘,以及愤怒!

    “秀宁,莫非您真的一点不顾及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

    柴绍压低声音道,他不想让外面的下人听到他和李秀宁之间的争吵。

    李秀宁冷笑:“我们哪来的夫妻情分,当年若不是我父亲想要借助你柴家的力量,壮大自己,我跟你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我李秀宁只会嫁给一个真正的男人!”

    说完,李秀宁转身打算离开。

    蓦然,一只大手紧紧的抓住了李秀宁的皓腕。

    “你给我站住!”

    柴绍双眼通红,紧紧拽着面前女人的手腕。

    “你生是我柴绍的女人,死是我柴绍的鬼,哪里也不许去!”

    李秀宁凤目射出丝丝嘲讽:“等你下辈子投胎成为真正的男人再说吧。”

    “你!”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李秀宁白皙的脸上。

    瞬间,一个清晰的,红色的掌印,出现在了李秀宁脸颊上。

    同时。

    有一丝鲜血,从李秀宁嘴角流出。

    柴绍是真的怒了,因为李秀宁一而再再而三的揭露了他心里最痛的伤疤!

    他真的很担心,万一李秀宁失了神智,把他患有隐疾的事情说出去,那么他必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他柴绍可以死。

    但是绝不能让人笑话。

    同样。

    李秀宁可以独守空房到死,但绝不能背叛他!

    可是,当这一巴掌打在李秀宁脸上,柴绍后悔莫及。

    他打的可是当今皇帝的亲姐姐!

    是同样拥有莫大皇权的长公主!

    “秀宁,我...”

    柴绍不知所措,想要道歉。

    然而李秀宁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甩开了他的手。

    然后,曼妙的身姿,带着些许自嘲,和浓浓的失望渐渐远去。

    “柴绍,自今日起,你我夫妻缘尽。”

    一句带着毫无转圜的话飘来,让本来还在自责中的柴绍脸色一变,厉声叫道:

    “你做梦!有我柴绍一天,你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柴府!

    和离书我不会签字!就算是陛下亲临,他也不会得罪我柴氏!”

    说完,柴绍剧烈的咳嗽起来。

    咬着牙,柴绍心中怒火熊熊!

    ...

    皇宫,朱雀门。

    看着只带了一个贴身侍女,准备出宫的长孙无垢,看守城门的将士纷纷变色。

    “娘娘,陛下口谕,没有他的命令,您...不准出宫。”

    千牛卫统领李君羡率领几十名手下,半跪在地。

    铿!

    长孙无垢沉默了片刻,忽然从一名兵士腰间拔出佩剑,放在了脖子上。

    “娘娘!!”

    李君羡大惊失色。

    侍女琅儿也吓得惊叫了一声。

    长孙无垢看了一眼挡在身前的禁军,往前走了一步。

    哗哗哗!!

    李君羡带着人紧张的后退。

    眼看着长孙无垢脖子上渐渐有血痕出现,李君羡连忙喝止手下,然后沉声命令:

    “给娘娘准备马车!”

    ...

    ...

    (ps:看这剧情,明明委屈的应该是柴绍,怎么感觉,受了伤的会是李二陛下...

    完璧之身的李秀宁,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