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171章 为民做主?
    就连前不久的《禁人口买卖令》也……也是形同虚设,尽管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采生折割,然则奴婢买卖之事却依旧横行。”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李光远又接着说道:“除此之外,又因着一些陈年往事,江南百姓对于朝廷政令也多有抵触……臣无能,望官家恕罪。”

    既然已经决定彻底倒向官家,李光远倒也光棍得紧,当下便将整个泉州乃至于整个江南的情况都掀了个底掉。

    赵桓却没有多吃惊。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自古以来就颠仆不破的真理,别说江南的百姓了,就算汴京城的百姓不照样想方设置的给自己捞好处,后世不照样有人花钱送礼也要住廉租房么?

    只是让赵桓没有想到的是,泉州的这些士绅们居然这么大胆,不知道是对宗法太有信心还是有其他原因,居然敢把自己家的土地挂靠在族人甚至佃户的名下。

    嘿嘿笑了一声之后,赵桓便唤过何蓟,低声吩咐几句之后才转过身来,对李光远吩咐道:“李卿且带着令嫒令婿回去吧,趁着这几天没什么事情多聚一聚,待朕北上之后,怕是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再见了。”

    ……

    “十年寒窗苦啊。”

    身为泉州知府,纪自明最喜欢将十年寒窗苦这五个字挂在嘴边,每次升堂问案之后,总是要这么感叹一番,尤其是最后的那个“啊”字,更是叹得抑扬顿挫。

    “老爷说的是。”

    陪在纪自明身边的幕僚席良佑捋着山羊胡强忍想要吐出来的恶心感,如同往常一样恭维道:“若非老爷寒窗十年,又何来这泉州的纪青天?”

    说完之后,席良佑又小心翼翼的道:“对了老爷,刚才陈员外遣人递话,说是花了在舅爷开的铺子里花了五十贯买了枚铁钉子。”

    “五十贯?”

    一听到五百贯这个数字,纪自明忍不住撇了撇嘴,说道:“官家现在可是在这泉州城中,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花五十贯买钉子,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专门要跟老爷我过不去?

    还有,那可是上好的天外陨石打造出来的钉子,而且官家还在泉州,他狗入的只用五十贯便买去了?”

    席良佑道:“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儿,毕竟这次理亏的不是陈员外,五十贯,倒也不少了。”

    “那是怎么回事儿?若不是他理亏,那本老爷倒是要为民做主了。”

    说完之后,纪自明又端起了一个小巧玲珑的茶壶,将壶嘴凑到嘴边吸溜了一口之后自言自语的道:“比之以前的那些茶汤子,倒还是这清茶来得顺口。

    可惜了,这泉州没甚么好茶,若是有,老爷我做些好茶出来,趁着官家在泉州的机会献给官家,岂不美哉?”

    等到纪自明感叹了一番什么泉州无好茶,可惜了平步青云的好机会,改日定要再择一地为官之类的屁话之后,席良佑才躬着身子道:“回老爷,那陈员外所求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乃是关于他家田地之事。”

    在心里好生斟酌一番后,席良佑又躬着身子道:“听说是他之前把五十亩上田挂了佃户陈二的名下,如今眼看着就要开春了,陈二却一直拖着不肯交租子,说那五十亩上田乃是他自己的,跟陈员外没关系。因此上,陈员外才拿了当初的契书来告官。”

    一听到这话,纪自明忍不住呸了一声道:“这天杀的陈二,好生不是东西!难怪老爷我常听人说穷**计富长良心,如今看来,果然不假!这一次,本官定然要主持公道!”

    话音刚落,却听得衙门外的鸣冤鼓咚咚咚的响了起来。

    纪自明冷哼一声,站起身后猛的一拂衣袖,喝道:“来人,升堂!”

    “老爷且慢!”

    席良佑却闪身拦住了纪自明,低声道:“老爷,您这次不能主持公道!”

    不待纪自明发问,席良佑便低声道:“刚才老爷您自己也说过了,眼下官家还在泉州城。”

    “嗯,对。”

    纪自明点了点头,问道:“官家在不在泉州城,跟本官为民做主有什么关系?本官依着《宋刑统》办事,难道还能出了岔子?”

    席良佑却道:“老爷依照《宋刑统》判案固然是没错,可也仅仅只是没错罢了。可是眼下能让老爷简在帝心的机会,可就白白溜走了!”

    一听到简在帝心这四个字,纪自明顿时打了个激灵,问道:“简在帝心?”

    “没错,就是简在帝心的机会。”

    席良佑点了点头,说道:“官家曾经因为汴京百姓的死伤而拿着金兵的人头筑京观,也曾经下过《永不加赋诏》和《禁人口买卖令》,这些事儿,老爷您都知道吧?”

    纪自明哼了一声道:“老爷我自然知道,可是这跟老爷我为民做主有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纪自明忽然回过神来,望着席良佑道:“你是说……”

    “老爷明见!”

    席良佑点了点头,低声道:“不管怎么说,陈员外把那五十亩上田托寄在陈二名下是不争的事实,就算在官府里,那五十亩上田也是归陈二而不是陈员外。

    至于他们之间的契书,这种东西哪儿有什么保人?官府承认是一回事儿,不承认,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老爷您帮着陈员外拿回他的五十亩上田,他也不过是花费五十贯钱买枚钉子,可您要是帮着陈二争到了这五十亩的上田,以后这泉州城的百姓光念着您的好儿了,谁还记得天高三尺?

    关键是,这事儿一旦传到官家的耳朵里,可不就是您老人家平步青云的好机会么?”

    纪自明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说道:“不妥。那陈员外是花了钱的,老爷我既然收了他的钱,就得把事情给他办喽,要不然岂不成了背信小人?这要是坏了规矩,他再嚷嚷出去……”

    席良佑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老爷,钱是城里刘家铺子掌柜收的,不是您收的。若您实在放下不心,大可以在堂上不小心打死无良士绅为百姓出气,然后再自己上道奏疏请罪。”

    “就算被调离泉州或者被贬官致仕也无妨,只要官家记住了老爷的名字……”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