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128章 球证下场参赛
    朝堂派系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从战争的角度来说,有主战派也有议和派甚至投降派。从改革的角度来说,有改革派也有保守派。

    然而比较操蛋的是,主战派不一定是改革派,议和派也不一定就是保守派。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群的骑墙派。

    可是这骑墙派也有自己的倾向,并不是一味的蹲在墙头上看风景,而且大宋的这些官老爷们可以在这几种派系之间无缝切换,就好像按下下Alt+tab一样简单。

    至于现在的朝堂上面……

    自从赵桓在亲征西夏之前提出了要用四格八法来解决冗官的问题之后,很多不愿意自己蛋糕被动的议和派和骑墙派就直接变成了保守派,就连主战派里也有许多人倒了过去。

    如此一来,结果就是整个大宋朝堂上的改革派就只剩下了以李纲和李若冰为首的大猫小猫两三只——

    改革派人少,但是占据了太宰、少宰这两个高位,又都是赵桓一手提拔起来的,只能紧紧的跟随赵桓的脚步,所以相对比较团结。

    而保守派和骑墙派则是掌握了六部及其他的一大堆大大小小的衙门,掌握了朝堂上大部分的话语权,只是因为成员比较复杂的原因,更多的时候还是处于面和心不和的状态。

    两伙人倒也因此而斗了个有声有色。

    现在赵桓忽然略过了梁文昌和葛人俊等人造成的大面积造反事件,反而直接把事情绕到了西夏有大片无主土地上面,自然就让以李纲和李若冰为首的改革派看到了一个重立田制甚至掌握朝堂话语权的机会。

    而对于剩下的保守派来说,西夏大片的土地同样也是一个机会,除去这是一个能让自己发家致富的好机会,同时还是一个拉拢乡贤士绅,加大自己话语权的好机会。

    至于剩下的什么招募百姓前去拓荒开垦之类的说法,基本上已经被保守派的这些官老爷们自动忽略——

    因为无主之地基本上就意味着谁占下来就是谁的,无论是一代代传给子孙后代还是拿去卖,那都由得自己开心。

    可是招募百姓去拓荒,那拓出来的土地是谁的?百姓的!

    如果不能上下其手捞好处,那为什么要让百姓去拓荒?

    田制?且不说大宋的《宋刑统》里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田制的说法,就算有,能方便大家侵占民田的田制才是好田制,不能方便大家侵占民田的田制算什么好田制?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说,大宋的这些官老爷们甚至还比不过大明的官老爷们——

    尽管大明的官老爷们也没拿《洪武大诰》和《大明律》当回事儿,但是大明好歹还有《洪武大诰》和《大明律》在那里摆着,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然而……大宋保守派的这些官老爷们却是连面子功夫都用不得做,也懒得做。先借着这个机会干掉改革派才是正经事儿,毕竟是派系之间的倾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像甜党咸党互相看不顺眼,只有上了火刑架的异端才是好异端一样。

    当然,赵桓不能算是哪一派的,因为赵桓是举办方+联赛主席+现场球证,哪怕赵桓喜欢亲自下场踢球,那也不能按照派系来算。

    场上真正的主力,还是以李纲和李若冰为首的改革派,外加那些保守派和骑墙派。

    然后赵桓就很失望。

    看看人家老刘家的朝堂,看看人家老李家的朝堂,看看大明的朝堂,那可是一言不合就能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再调过头来瞧瞧大宋的朝堂——

    好嘛,除了互喷基本上还是互喷,除了指责对方不务正业就是指责对方私德有亏,基本上就是一种能逼逼就别动手的友好氛围。

    甚至以李纲和李若冰为首的改革派还撕不过保守派,以致于赵桓这个球证都不得不下场参赛:“诸卿的想法,朕都已经知晓。既然诸卿都赞同招募百姓前往甘肃布政使司开荒,那便拿个条陈出来。”

    ……

    “您看,您就是心太善。”

    赵桓笑眯眯的对孟太后道:“这不就全老实了?事实证明,无论到什么时候,官员都是欠调教的。”

    “官家愿意怎么说,那就怎么是,哀家可管不得朝堂上这许多事情。”

    孟太后同样笑眯眯的道:“不过啊,这选秀女的事情,官家总得听听老身的意见吧?”

    赵桓一听又是选秀女的事情,顿时就感觉脑袋瓜子疼——

    当皇帝就算不能学十全老狗那样儿处处风流,那也不能学朱祐樘那样儿当什么痴情种子,那是对后宫负责但是对国家不负责任的表情。

    这也正是所谓的天家无私事。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选秀女这种事情,不是今年选了明年就不选了,而是一种常态化的政治行为,隔三差五的总是要选上那么一回才行。

    这也就导致了皇帝很难知道自己的后宫到底有多少妃子。

    至于所谓的雨露均沾,就更是扯蛋中的扯蛋了。

    就像现在,孟太后她老人家跟朱皇后一拍脑门子就要按大宋的祖制来选秀女,可是选出来的秀女到底是个什么样儿,赵桓都不知道。

    “要不然,这事儿改天再说?”

    赵桓试探着道:“开封府秋闱在即,大宋还有许多路已经是烽烟四起,侄儿身为当今官家,也总不好大张旗鼓的选秀女吧?”

    “怎么就不能大张旗鼓的选秀女了?”

    孟太后反问一句,说道:“不光要大张旗鼓的选,选完了还得好生昭告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官家选了秀女!”

    说完之后,孟太后又苦口婆心的劝道:“哀家知道你忙,也知道你不愿意这么折腾,可是这老祖制留下来的规矩,该守还是要守的,不能全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实话告诉你,这要不是杨家和折家、曹家这几家没有合适的,哀家都想直接点他们家的女儿进宫了。”

    “那您老人家就看着安排吧。”

    赵桓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说道:“左右这些都是后宫里的事情,原本就该您老人家和朱氏做主。”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