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103章 赵桓:朕既高兴,又头疼
    世界上来钱最快最容易的绝不是什么军火,更不是其他什么黄赌毒之类的,而是抄家。

    就像五大流动武器贩卖商一样,虽然看着风光,可是说起来就全都是泪——武器研发不需要花钱的?制造和运输都不要成本的?外面那些小弟们不需要养的?试验武器的试验田不需要挑动别家的战争来找的?

    可是抄家不同,因为抄家没有成本,只要逮着像许振华这样儿的抄上个百十家,怎么着也能顶得上国库一两年的收入,比其他来钱的路子可快得多了。

    而且在封建时代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行为,根本不用像五大流动武器贩卖商一样还得扯个联合国授权的大旗来当幌子。

    最关键的是,从大宋到大明乃至于后民,像许振华这种货色可是从来不缺,这些人的生命力比韭菜还旺盛,割了一茬马上又能长出第二茬,就算以朱元璋剥皮食草的狠辣都只能缓解而没能彻底根治这些人。

    所以赵桓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再缓一缓?等越来越多的许振华王振华之类的都慢慢跳出来,然后再好好的抄上一波,到时候钱也有了,地也回收了,如此一举两得,还不是美滋滋?

    但是赵桓很快就美不起来了。

    就像子明先生说的那样儿,帅,往往不过三秒。

    面对着赵桓举起来的屠刀,类似许振华一般的混账东西们做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

    一种是哭哭啼啼的跑去朝中活动,通过御史台向孟太后进言,指责赵桓残忍嗜杀,这从汴京到延安府才多长一点儿路就抄了几十家,被杀者逾千,被牵连者过万,就算是桀纣复生也未必能及得上当今官家。

    尤其是现在官家还在带兵亲征,再这么一路走一路杀下去,只怕还没等到西夏呢,大宋就得先被官家杀上一茬,估计那些活不下去的“百姓”都该要“揭竿而起”然后天下大乱了。

    孟太后自然没理会这些人的屁话。

    早就已经跟赵桓谈过无数次也没能劝动赵桓,知道当今官家杀性有多重,也清楚当今官家的性子有多执拗,孟太后早就已经懒得再去劝了。

    甚至孟太后隐隐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元祐八年,太皇太后高氏去世,神宗皇帝赵煦亲政,亲政后的赵煦立即启用元丰新法,罢旧党宰相范纯仁、吕大防等,起用章惇、曾布等新党,在军事上重启河湟之役,收取青唐地区,并发动两次平夏城之战,使西夏臣服。

    然而仅仅七年的时间不到,也就是在元符二年九月,赵煦宠爱的贤妃刘氏所生的儿子就夭折了,四天之后,刘氏的小女儿扬国公主也暴病死去,而赵煦也在元符三年正月十二日因病重而殿崩逝于福宁殿,年仅二十五岁。

    堂堂皇帝,唯一的儿子能莫名夭折,而女儿也能在四天之后暴毙,这要说是巧合,谁信?

    所以孟太后也觉得赵桓杀得好,在仔细把宫中内外清查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孟太后甚至都没劝说赵桓收敛一些,只是派人传信给赵桓,让赵桓注意自己的安全,以免再重蹈神宗覆辙。

    赵桓对此当然也是心知肚明。毕竟大宋的这些官老爷们都被惯坏了,赵桓甚至怀疑大明的那些辣鸡文官就是跟着大宋的这些官老爷们学的!

    毕竟,能操刀子砍人的正德皇帝能落水之后感染风寒而死,擅长木匠活的天启皇帝也能落水之后体弱而亡,这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说正德贪花好色倒是没什么,说天启不务正业也没什么,毕竟老朱家的皇帝都那个鸟样,经常是一边干着主业还一边经营自己喜欢的副业。

    可要说正德和天启的身子骨虚弱,那就纯属扯蛋了。

    别管是操刀子砍人这种玩命的事儿,还是需要力气的木匠活,都不是肾虚体弱者能玩得动的好吗?究其根本,只能说是被惯坏了的这些文官们胆子太大,为了利益就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干的事情!

    就像“义风千古五人墓”一般,颜佩韦、杨念如、沈扬、马杰、周文元这五个人,到底是凭什么纠结乡民七万余人的?这些人又是靠着什么追打天使、缇骑、内侍,致使一人当场毙命,十数人重伤不治身亡,还将当时的应天府巡抚给赶到粪坑里?

    或者说得再直白一些,这些人到底是反抗封建独裁压迫的急先锋?还是某些希望地方脱离朝廷掌控的有心人的代言人?

    如果说“义风千古五人墓,黄衣使者不出京”是地方所为,那崇祯年间的红夷大炮案,可就是实打实的煽了所有人的脸——

    崇祯年间,户部批了十万两白银买十个红夷大炮,但是某些人就是有能耐用这笔钱买了将近五十门大炮然后卖给建奴,在收到建奴的回款之后再去买十门大炮给崇祯,最后钱也赚了,皇帝交待的事情也给办了,是不是很完美?

    用皇帝的钱买来的大炮卖给建奴再用回款平账,是不是符合资本的操作规则和手法?

    但是啊,十万两银子是户部出的,不是民间所为,那么这个钱是由谁经手的?又是谁从中牵线搭桥?甚至还能在事后把追查这件事情的御史刺死在家中!

    所以赵桓一直就很注意自己的安全,当初掀了桌子之后就一直待在军营,甚至不惜为此而加大皇城司的权柄,还折腾出内行厂,为的就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然而除了这些暗戳戳准备干掉赵桓,同时还跑去向孟太后哭诉的混账们之外,还有另外一伙混账们的选择,就更让赵桓在心中暗喜的同时隐隐感觉有些头疼——

    那些混账们倒是没有暗戳戳的准备干掉赵桓,也没有跑去找孟太后哭诉,甚至这些混账们都没举旗造反。

    但是这些混账们一直在暗中煽动百姓造反,同时还特么的跑去给西夏人带路了!更有甚者,还有人暗中往西夏运送粮草,甚至还派遣家中子侄进入西夏军中,为的就是让赵桓亲征西夏失败!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