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43章 无一人是一合之敌
    话音一转,孟太后又接着问道:“官家,你可能告诉哀家,这京中最近传起来的流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当今官家把上皇锁在龙德宫里面的热度还没过去,紧接着就传出了当今官家微服私访的消息——

    当今官家说东华门外唱名者虽好男儿,何如封狼居胥与勒石燕然者更佳;官家不喜欢喝抹茶,出门都自带下里巴人才喝的炒茶;官家打算亲征金国,要让金国百姓也能沐浴到大宋的仁治光辉。

    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漫天飞舞,说者有如亲见,似乎这些人就在当时只有四人在场的酒楼二楼的现场一般。

    孟太后自认还没有老糊涂。

    当时在场的就只有当今官家和无心再加上李纲和李若冰一共四个人,这四个人里面,李纲和李若冰都是实诚君子,不可能去传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道消息,无心既是家奴,又时时刻刻跟着官家,所以无心肯定没胆子去传这些东西。

    或者说的再直白一些:有能力在一两天之内掀起这么大风浪的,汴京城中有好几个。但是敢掀起这股风浪的,全天下也就只有那么一个。

    “是侄儿让人去传的。”

    赵桓摸了摸鼻子,承认的倒是干脆:“侄儿早就瞧着东华门外唱名者为好男儿不顺眼,正好趁着这次北征析津府的机会,先放出一些风声,回头再慢慢整治。”

    孟太后无奈的叹了一声,苦口婆心的道:“哀家大概懂你的意思,可是官家啊,这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不是?

    大造黄册,统计官田私田,靖康元年的恩科,兵器和火器的打造,准备粮草和转运粮草,还有朝堂上的一大堆事情,这些事情哪个不是稍微不慎就有可能造成一阵动荡?

    相比你要现在要做的事情,东华门外唱名者为好男儿,还是封狼居胥者为好男儿,明显都可以往后缓一缓?”

    “是,皇伯母教训的是,侄儿记下了。”

    赵桓嗯了一声,却又嬉皮笑脸的道:“不过,也正是因为有皇伯母坐阵,所以侄儿才能放心的让人去传这些话。”

    “你啊,你!”

    因为自己没有儿子,现在孟太后就有种把赵桓当成亲儿子来疼的感觉,眼看赵桓如此耍赖,孟太后也只能无可奈何的道:“下次可别这么冲动了。

    还有,这大造黄册和统计官田私田的事情,官家可有什么打算么?”

    “皇伯母的意思是?”

    赵桓一时之间也拿不准孟太后是什么想法,只能试探着问道:“莫非,皇伯母听到了些什么?”

    “哀家的意思是,官家既然要做这般事情,就该有自己靠得住的人手,不能将之全部托付到朝臣们的身上,哪怕是李伯纪和李清卿他们。”

    孟太后摇了摇头,说道:“哀家虽然是个妇人,不懂得什么国家大事,可是哀家早就看透了,这朝堂上啊,就没有谁能靠得住,就像当初的司马相公和王介甫一样,哪个不是鼎鼎的大名?可是他们又有哪个成事了?”

    赵桓顿时沉默了。

    自打穿越过后,孟太后算是唯一一个跟自己说这些事情的。

    至于赵吉翔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他能老老实实的在龙德宫里修仙,不坑自己就算好的了。

    “哀家这里还有些人手,回头你先带去用着。不过,总该要有自己的人手才是。比如何灌父子,你只要拿得住何蓟,何灌就只能老老实实的为你所用。又比如李伯纪,此人可以驱之以名,李清卿则可驱之以义。”

    眼看着赵桓沉默下来,孟太后又叹了一声,说道:“这些事情,原本该是上皇教给你的,可是上皇偏偏又是那副样子,只是苦了你了。”

    “侄儿还有皇伯母宠着,可不苦。”

    赵桓笑了笑,说道:“而且侄儿也不是一拍脑袋就下了决定,早就已经安排妥当了,皇伯母尽管放心。”

    “那就好。你能带兵打仗,而且是打胜仗,就不怕他们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儿来。”

    孟太后道:“不过,还有一件事,官家你心里也要有个准备。”

    眼看赵桓有些懵逼,孟太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不是什么坏事儿。是大理和倭国派来朝贺的使节快要要进京了。”

    赵桓这才放下心来——

    江湖传言,孟太后她老人家最近正在和皇后商量着给自己选秀的事情,如果现在她老人家提出来让自己广纳后宫,那自己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

    “不过,此次进京朝贺的使节里面,没有高丽!”

    孟太后的脸色忽然一变,沉声道:“金国原本就是靠了高丽才起家的,纵然现在反噬,高丽跟金国的关系也比跟咱们的关系要近的多,官家不可不察。”

    “皇伯母放心,不过是区区高丽而已。”

    赵桓笑着道:“他们不来朝贺,侄儿也不稀罕。待侄儿收拾完金国之后,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天子之威,不可轻侮了。”

    尽管不知道那些棒子们到底是哪儿得罪了孟太后她老人家,但是得罪了孟太后,就等于得罪了宽宏大量的赵桓,所以棒子们死定了。

    赵桓从来都没把那群连狗都养不明白的棒子放在心上,一群只能夹在大国中间讲究“事大”的棒子,只要自己不像隋炀帝一样好面子,随手就能把棒子给搞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

    赵桓带兵跑路了。

    有了孟太后她老人家坐阵,朝中实在是没什么可担心的,毕竟大宋的太后都是出身将门,在朝中各自都有天然的盟友。

    就像孟太后一样,她老人家不争是她老人家的事儿,但是她老人家要真个较起真来,哪怕是她老人家的娘家那边儿没有多大的助力,朝堂上的这些将门也会站在孟太后一边。

    这也是为什么大宋朝的皇帝们为什么在登基的时候都是改革派,而遇到以太后为主的保守派之后就会乖乖的当咸鱼。

    因为保皇派的基本上都是文臣。

    尽管大宋有着以文御武的传统,尽管朝堂上也在不遗余力的打压武将,然而手中握着刀子的将门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万幸的是,孟太后跟大宋其他的历代太后都不太相同,她老人家虽然是保守派,但是她对赵桓这个改革派的皇帝是全力支持,根本就没有拖后腿的情况。

    所以赵桓很放心,在做足了准备之后,赵桓就迫不及待的带兵北上了。

    “宗泽呢?”

    巨大的御辇之中,手拿一本《春秋》的赵桓斜靠在榻上,半眯着眼睛道:“他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种师道躬身道:“启奏官家,宗帅已经率部前往河间府。所臣所知,宗帅那边弓弩齐备,另外还带了两千辆大楯车,想来应该不会误事。”

    赵桓嗯了一声,刚想再说什么,却忽然间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回事儿?”

    话音刚落,无心就掀开帘子,躬身道:“官家少待,老奴这就去打探明白?”

    “去吧。”

    赵桓随口吩咐了一句,又接着对种师道说道:“一路上再征调一些民夫,还有泥瓦匠。”

    见种师道不解,赵桓便笑着说道:“等到了析津府,出塞之后便多筑城池,每十日筑一小城以囤粮。金兵不是能跑么?这回朕让他们敞开了跑。”

    想当年,朱老四出塞去砸阿鲁台的场子,当时的户部尚书夏原吉就跟疯了一样喊着要干就往死里干,大楯车准备了三万辆还不算,另外还抽调了无数民夫和工匠,在草原上采取每十日路程就筑一座小城的方式囤粮。

    所以朱老四才能有事儿没事儿就带兵去砸鞑靼人和瓦剌人的场子,直到大明皇帝的地板砖朱祁镇同学上线,在土木堡一战败光了大明的家底之后,鞑靼和瓦剌才有了喘息之机。

    对于赵桓来说,大家都是皇帝,他朱老四能采用每十日筑一城的方式去砸人家场子,那自己当然也能采用这种办法。

    反正朱老四又不会穿越到大宋来找自己要版权费。

    “对了,顺便再……”

    再字还没有说完,无心就再一次掀开了御辇的帘子,躬身拜道:“启奏官家,前面是有一人拦住了大军的去路,虽然口口声声的喊着要来从军,可是又非得见着官家才行。”

    “打发了。”

    赵桓瞧着无心的目光中充满了关爱智障的意味——

    有人从军是好事儿,但是谁跑来从军都要见见这个大宋官家的话,那自己一天天的也不用干别的了,光接见这些来从军的好汉就行了。

    “官家息怒?”

    无尽却迟疑着没有立即出去,而是又一次拜道:“前面姚将军已经连派几将,都被那人挑落马上,竟无一人是那小将的一合之敌。”

    赵桓顿时来了兴致。

    无一人是那小将一合之敌?

    那倒是有意思的很了。

    姚平仲手下的狠茬子不算多,而且大宋的禁军和厢军也是以废物而闻名,可是再怎么废物,也不可能这么多人都不是一个人的一合之敌吧?

    而且,还是个小将?

    就是不知道这小将到底是谁,居然这么牛逼?是岳飞?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