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189章 血溅朝堂
    高丽君臣的心态很奇怪,但是又很好理解——

    如果换成大唐时期,李小九当皇帝的那些年,所谓的高丽使臣有胆子站在大明宫里大声说话吗?答案是没有,因为只要高丽的使臣敢大声说话,李小九就会直接让人把他们拖出去喂狗。

    被李二打了几次,被李小九灭国,棒子们在那些年里学会了怎么给中原王朝当孙子。

    可是大唐凉了。

    大唐凉了之后的几十年里,中原一直处于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乱局之中,虽然最后又重归于宋,可是大宋的武功实在是太掉链子,对高丽的态度也处于一种放任自流的状态。

    至于辽国,虽然辽国的武功曾经盛极一时,但是随着辽国的不断宋化,辽国的军事实力也是不断下滑,对于高丽的威胁也是逐渐降低。

    再加上当时的金国还只是个辽国统治下的部落,更多的还要给辽国和高丽两方当孙子——有了孙子的高丽自然而然就膨胀了。

    体验过了当爷的感觉,就没有谁会愿意再当孙子。

    就好像阿三那边十三亿牲口无法理解种花家的百姓居然敢叫嚣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样,种花家十几亿公民同样无法理解阿三那边十几亿牲口为什么要甘当牲口。

    因为阿三家的十几亿牲口没当过人,知道不会想着当人,而当惯了人的种花家百姓,除了那些愿意当种马的之外,剩下的同样不会想着当牲口。

    这个比喻或许不太恰当,但是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体验过当爷的感觉却被金国揍得反过来跪下来当孙子,高丽君臣的心里自然也没办法平衡——

    如果一定要认个爷爷,哪怕是继承了大唐正统名号的弱宋都远比忽然发家的金国更能让高丽君臣接受。

    但是问题的关键之处在于,大宋离高丽还远,而金国离高丽太近。就像李资谦说的那样儿:“金昔为小国,事辽及我,今既暴兴,灭辽攻宋,政修兵强,日以强大,又与我境壤相接,势不得不事。”

    而且高丽本身的政局就乱得一批。

    比如站在陛阶上的百官之首李资谦。

    权倾朝野的李资谦是高丽睿宗王俣的老丈人,也就是王构的外祖父。

    但是!

    李资谦不仅以王构外祖父的身份“专制国命”,强请王构封他为“知军国事”,还把他的两个女儿,也就是王构的两个小姨嫁给了王构——

    如果从李资谦这边算起来,王构跟他亲爹王俣还是连襟!

    李资谦这么牛逼,李家家族自然也是神仙放屁。

    “诸子争起第宅,连亘街陌,势焰益炽,贿赂公行,四方馈遗辐凑,腐肉常数万斤,强夺人土田,纵其仆隶掠车马输己物,小民皆毁车卖牛马,道路骚然。”

    再加上高丽一直流传着“龙孙十二(王)尽,更有十八子(李)”的谶语,因此李资谦也逐渐萌生了取王氏而代之的念头;而王构则是忙着离间李资谦与其亲家拓俊京两人关系。

    总之,现在高丽的朝堂简直比后世棒子们拍的八点伦理剧还要热闹,身为高丽国主的王构想要掌权,百官之首的李资谦想要取王构而代之,而李资谦的亲家拓俊京又想取李资谦而代之,整个朝堂就像是火药桶一般。

    如今金国打草谷直接打到了归顺州、益昌州等地的事情,恰好就成了高丽朝堂的导火索。

    沉默了半晌之后,王构才沉声道:“若依知军国事之意,那寡人就该潜身缩首,坐视社稷丘墟,生灵涂炭?”

    李资谦同样沉默不语。而李资谦之子,也就是王构的舅舅兼大舅哥李之美却开口道:“金国势大,不得不事。以小事大,不得不为。”

    “无耻之尤!”

    跟李资谦同样站在陛阶上的妙清和尚愤然喝道:“汝为高丽之臣耶?汝为金国之臣耶?汝李氏世食朝禄,令尊既为高丽知军国事,专制国命,理当匡君辅国,何以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站在妙清和尚对面的李资谦神色一冷,瞧着妙清和尚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杀意。

    “妙清和尚既为出家人,何以站立朝堂?”

    李之美冷哼一声道:“臣启王上,妙清和尚妄言朝政,当杀!”

    随着李之美的话音落下,朝堂上李氏一党的官员们顿时都站了出来,一齐躬身道:“臣等附议!妙清当杀!”

    陛阶上的李资谦嗯了一声,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王构:“臣以为,不杀妙清,不足以服天下!”

    然而李资谦和李氏一党的人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想要的答案,王构反而将目光投向了李资谦的亲家拓俊京。

    拓俊京望了一眼站在陛阶上的李资谦,眼中闪过一丝火热,拜道:“臣启王上:妙清当杀不当杀,该由王上一言而决。”

    “你!”

    李资谦先是一愣,继而指着拓俊京喝骂道:“你莫不是失了智!”

    拓俊京却摇了摇头,答道:“非我失智,而是不屑与尔等无君无父之徒共立朝堂!”

    说完之后,拓俊京又猛的拍了拍手,叫道:“高丽军士何在?今奉诏讨贼,诛杀李逆!”

    李资谦瞧了瞧拓俊京,又瞧了瞧坐在龙椅上的王构以及正鱼贯而入大殿的武士,忽然狂笑一声后指着王构骂道:“自皇后入宫,愿生太子,及圣人诞生,祈天永命,无所不至,天地鬼神,鉴吾至诚,不图今日反信贼臣,欲害骨肉!”

    骂完之后,李资谦也不待王构说话,便抽出随上的宝剑横在脖子上,冷笑道:“老夫在九泉之下等你,到时看你有何面目来见老夫!”

    随着宝剑落地的哐啷声,李资谦血染陛阶,李资谦之子李之美以及李资谦一党也都或死或降。而拓俊京却狂笑一声后走上了陛阶,一脚踢开李资谦的尸体之后朗声道:“启奏王上,李逆已经伏诛!”

    王构默然。

    而拓俊京却在挥了挥手,命人将殿中的血迹清理一番之后又接着说道:“臣以为金国残暴,肆意略卖我高丽百姓,视我高丽如无物,当伐之!”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