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正文 第186章 拔出萝卜带出泥
    墨为恨不得把许衍给生吞活剥了,然后不放葱花也不沾酱油,就这么剁巴碎了喂狗挺好——

    你自己投靠朝廷也就算了,可是你特么还没捞着个一官半职呢,就转眼把我们墨家也给卖了?拿着你这是拿我们墨家当投名状?

    可是当墨为打算拒绝的时候,又遇到了跟许衍同样的问题。

    “墨家如今制造出来的刀剑如何?”

    “钜子看章某这身盔甲如何?”

    “钜子可曾见过这种火绳枪?”

    “钜子可曾见过掌心雷?”

    “钜子可曾听说过大楯车?”

    “钜子可曾听说过热气球?”

    章英一连串的问题把身为当代钜子的墨为搞得有些窝火,可是墨为又不得不承认,章英拿出来的制式军械确实足够精良——

    墨家制造出来的刀剑,砍在章英的盔甲上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离破开甲胄还差了很大一段距离,而墨家制造出来的灰甲,却扛不住章英手里朴刀的一次攻击。

    还有章英拿出来的火绳枪和掌心雷,以及被章英描述得神乎其神的热气球和大楯车,更是让墨为发现了一片新的天地。

    尤其是当章英按照赵桓演示过的方法,用苹果、桔子和铜丝、锌片搞出来一个最简单的原电池之后,墨为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掉到地上。

    “官家说了,只要墨家愿意出山,将来官家在京城修建的皇家学院里便会有墨家的一席之地。”

    “墨家愿意研究机关术,皇家学院中有的是材料,内帑会向皇家学院拨钱。”

    “还有这种官家称之为原电池的东西,官家说这是最简单的,实际上还有更复杂更厉害的,那些也都需要钜子带领墨家一起研究。”

    墨为想要拒绝。

    傻傻的瞧着原电池瞧了半晌之后才道:“何时动身?”

    一句话说完,墨为只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嗓子也有些干。不是墨为的意志不坚定,实在是诱惑太大。

    然后墨为也觉得自己亏了。

    再然后,墨为就把目光转向了章英:“官家……官家不可能只找农家和墨家吧?我知道医家……是从先秦时期就一直传承下来的医家。”

    听到墨为这么一说,章英顿时有些懵逼:“难道除开这天下间的大夫之外,还有隐世不出的医家?”

    墨为嗯了一声,说道:“确实有,而且其中许多人的医术都不下于医圣和药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章英好奇的道:“说起来也是奇怪,墨家和农家隐世不出是有其他的原因,可是这医家又为什么要避世?钜子知道他们隐居在哪里?”

    墨为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头,说道:“我说的医家,并非是明面上的那些医生。隐世不出的医家也不是真的愿意隐世,只是他们手上不太干净,官府那边有许多卷宗都和医家有关。”

    见章英依旧有些懵逼,墨为咬了咬牙,干脆把话头给挑明了:“他们盗了许多的坟,挖了人家的尸体……”

    “那倒没什么大不了的,销毁一些卷宗而已,在下就能给他们办明白。”

    章英大包大揽的道:“而且以后他们也用不着挖坟了,有的是新鲜的给他们。”

    “新鲜的?”

    听到章英这么一说,墨为顿时哭笑不得的问道:“章提点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知道。不就是些死尸么?”

    章英点了点头,答道:“断气几天的,刚断气的,马上断气的,他们要多新鲜的没有?还有累死的,毒死的,被打死的,砍头的,剥皮的,什么样儿死法的没有?还用得着去挖坟?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们想要活的,皇城司也能从奉圣州那里弄来,这都算不得什么。”

    被章英这么一说,墨为顿时也感觉服气。人命在皇城司的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章英却注意到墨为脸上的表情,说道:“钜子莫不是想说兼爱?”

    墨为却冷哼一声道:“你说的那些,多半都是奉圣州那里的劳工吧?老夫可不像这个只会种地的老匹夫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

    说完之后,墨为又接着道:“章提点不妨多等两天,等他们都收拾好了,老夫就带你去找医家的那些人。”

    ……

    拔出萝卜带出泥。

    得到章英和林六郎派人快马送回来的消息,赵桓也是一脸懵逼。

    赵桓原本想着的是先把农家找出来,先让农家研究杂交水稻,至于墨家,反而没那么着急。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仅仅只是把农家找出来,就顺带着把墨家和医家都给找了出来,如今皇城司正满天下的帮这些人搬家。

    “微臣恭喜官家。自打汉武之后,农家、墨家便隐世不出,医家向来只是偶尔有传人现世。”

    赵桓没有把消息藏着掖着,而让陪着自己一起来滦州视察的秦会玩也看了。而秦会玩也不出所料的开始狂拍龙屁:“若非官家圣明,何来如今农家、墨家、医家三者齐出?臣为官家贺!”

    赵桓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没太把秦会玩的奉承放在心上,反而笑眯眯的道:“说正事儿。等开了春,滦州府便要正式开始动工,估计入秋之时便可开放边市。”

    见赵桓说到了正事儿,秦桧便躬身道:“启奏官家,臣以为边市之事,当一视同仁,如此,也正应了墨家兼爱之说。”

    “只是,魏郑公曾有言道:夷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强必寇盗,弱而卑伏,不顾恩义,其天性也。”

    “今日之金人,比之夷狄可也。夷者,半人也。狄者,反犬也。既非人,当不在兼爱之列。”

    “尤其是长城所需劳工甚多。更何况,我中原向来就有一样米养百样人之说,商者之中出几个斯文败类,倒也正常的很。”

    一脸正气。大义凛然。

    赵桓瞧着秦桧这番模样,也不得不承认秦桧确实是个人才——

    论到揣摩上意的本事,当今的大宋朝堂上都没谁能比秦桧更厉害!

    论到睁着眼说瞎话,道貌岸然的背后藏着无尽龌蹉,秦桧要是认了第二,朝堂上都没人敢认第一!

    这货绝对是个跟洪承畴差不多的货色。用得好了,这就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用不起,这把刀就能噬主!

    想到这里,赵桓干脆笑着说道:“完颜宗饶快到了,朕想让秦卿负责,如何?”

    大宋最狠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