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正文 第286章 茅塞顿开
    霍以骁请方启川坐下,甚至,讲究了一下待客之道,让隐雷给对方添了茶水。

    方启川抿了一口,赞了一句“好茶”。

    三更,谁都没有品茶的心思,自是为了事情。

    霍以骁靠着椅背,慢悠悠地问方启川:“这些日子,方大人有什么想法?”

    那日,与方启川交谈的是温宴。

    买卖的规矩摆出去了,在温宴开价之前,方启川很麻溜地表示自己想明白了,反倒是温宴没有明白。

    霍以骁干脆摊开来问。

    方启川堆着笑:“我确实想出一份力,可我没有四殿下的路子。”

    去朱晟那儿当棋子,对方启川来简单一些。

    朱晟的人先联系的他,他只要顺着应下,就能跟着二殿下了。

    之后虚以委蛇,实际为四公子做事,他心一些,总能回转。

    可朱钰太不好接近了。

    霍以骁挑了挑眉,道:“我和四殿下有什么矛盾吗?还是三殿下与四殿下起了纠纷?”

    话音一落,方启川怔了怔。

    岂会没有矛盾?

    虽然,大伙儿都知道,霍以骁和朱晟那是打过好几次架的“交情”,不合得明明白白。

    有朱晟在前,霍以骁和朱钰的关系看起来就好了不少。

    可事实上,也就是比较后得个高低,本身,朱钰对霍以骁并不客气。

    朝中还是有些明白饶,以前习渊殿里,朱钰时不时的冷嘲热讽,多多少少传出来了一些。

    甚至,霍以骁没有认祖归宗,在大伙儿看来,十之八九,也就是皇上“忌讳”沈家。

    只是这些话,明白归明白,断断不至于搁在场面上。

    方启川能在朱晟和霍以骁之间横跳,是因为这两人已经是互相伤对方一条胳膊的关系了。

    彼此弄不死对方,但可以给对方下绊子,闹到顶了,也就是不睦、旧仇,御书房里挨顿骂。

    这与霍以骁与朱钰的关系不同。

    在皇子们为了争夺龙椅你死我活之前,霍以骁和朱桓还是一体的。

    朱桓可以有争位的心,但不至于明晃晃。

    毕竟,皇上还值壮年,也从来没有露出过一丁半点要立太子的意思。

    方启川作为棋子埋在朱钰那儿,一旦曝光,霍以骁和朱桓够喝一壶的了。

    思及此处,方启川的心沉了下去。

    自己还有什么价值,能和四公子做买卖?

    总不能,四公子替他解决眼下的麻烦,他在十几二十年后,四公子需要替自己或者三殿下谋事时,他再从朱钰那儿套取消息来回报吧?

    四公子怎么可能答应这么真的事儿?

    道理归道理,方启川还在做“垂死挣扎”:“四公子,钉子得埋得早、埋得深,否则,没有用处。眼下没有矛盾,没有纠纷,但有备无患……”

    霍以骁嗤笑:“有备无患?听起来是这么一回事。”

    方启川心里一松。

    霍以骁调转话锋:“可我这人,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方大人,你有求于我,还想赊账?”

    方启川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得了,没戏。

    他干巴巴地笑笑:“四公子叫我过来,总不至于是不做买卖吧?”

    他不想动脑子了,这几被盯得够呛,不知道那两个人什么时候会冒出来,还是四公子直接开价吧。

    霍以骁勾了勾唇:“我这几在户部,看了太常寺近五年的预算、稽核文书,开销不少。”

    方启川道:“都是比着历年的规矩来的,没有铺张浪费……”

    “你这个历年,历得有些浅,”霍以骁的指尖在桌面上点着,“高老大人在的时候,比你现在少了三分之一还有剩。”

    高老大人,指的是已经告老的前太常寺卿高方。

    高方是先帝年间的旧臣,一把年纪了还为朝廷操劳,今上登基之后,高方又辛苦了几年,在瑞雍四年、七十大寿之后,告老回乡。

    方启川就此接任了太常寺卿,算一算,也就差不多六年光景。

    短短六年,太常寺的开销涨了这么多,想推到银子不值钱了上面,显然站不住脚。

    方启川吞了口唾沫。

    好处好讨着,这是又在四公子这里递了个辫子?

    他本就是四公子手里的一枚棋子了,自问没有再胡乱横跳的心,四公子为何再添他一罪状?

    是不想动脑子了,但脑子自己转得飞快。

    他苦哈哈道:“开销这事儿吧,最后也不是进了我的口袋,我这人虽然管不住手,替宫中转卖些东西,但没胆子算计到衙门开销上……”

    “你敢,这事儿你不知情?”霍以骁问,“没有你点头,文书上能是那么一个数?且是连年涨,一年涨一些,再过十几年,怕是要比高老大人时翻一翻。”

    “知情是知情,但这是闵……”方启川了一半就住嘴了。

    这事情,因户部尚书闵郝而起。

    闵郝不是什么老实人,管了户部那么多年,眼睛里看到的不是银子就是金子。

    时间久了,他就敢贪。

    只是闵郝不敢在高方头上动土,高方资历老,又是个耿直性格,贪墨这种事情,软硬不吃。

    方启川比不了高方,闵郝跟方启川手下的右少卿葛胥“哥俩好”,方启川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那些银子最后也没落到方启川的口袋里。

    闵郝做这种事情有一手。

    瑞雍四年的预算是高方过目的,等到了瑞雍五年稽核时,就是方启川批的。

    比预算高出了一截的开销也有理有据,因为那年很巧,沈皇太后薨逝了,掌着礼乐、陵寝、坛壝的太常寺,怎么可能不花销增长?

    而一旦涨上去了,后一年的预算也没有降下来,“比照”旧年,就这么一年甚一年。

    “闵什么?”霍以骁睨他,“继续。”

    方启川茅塞顿开,敢情,这位的目标是闵郝?

    三殿下与四公子这些时日在户部衙门,闵郝把让罪了?

    方启川忙道:“我没拿闵郝的银子,我胆子没有这么大。”

    霍以骁对此嗤之以鼻。

    胆子没有那么大?

    拿暄仔的命当投名状的时候,也没看方启川胆子!

    姑娘她戏多嘴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