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不良人 > 正文 第八十章 来者何人
    夜色笼罩了熊津城。

    做为百济曾经的国都,熊津城的城墙高大厚重,城内的建筑也按各功能区分,颇有章法。

    可惜自从迁都以后,各种占地建私宅的情况屡禁不止。

    到如今,熊津城已经成为一个龙蛇混杂之地,老旧的古城与新建的豪宅、棚户交织在一起。

    夜色深沉,从巷旁的宅子里隐隐传出颂经之声。

    也不知是哪家的信众。

    百济人崇佛,认为佛能超脱心中苦难。

    在达官贵人中,也颇有市场。

    如妖僧道琛,在百济高层中,也极受重用,代表上层对佛门的接受程度。

    前方灯火辉煌,一片通明。

    那是属于熊津城最富的富人区,隐隐有丝竹靡靡之音随着夜风传来。

    再近一些,能听到当地传统的伽耶琴之声。

    “这琴弹得倒挺好听。”

    聂苏动了动耳朵,轻声道。

    “这琴不算什么,回头我弄把琵琶弹你听。”苏大为随口道。

    “胡琴?阿兄你还会这个?”

    “略懂,略懂。”

    苏大为自然不会告诉他,上一世,见到一位国音大师,名方景龙者,一手琵琶弹得惊天地动鬼神。

    从南至北,从东到西,什么印度音、韩音、波斯音,牛仔音,全都不在话下。

    当时只会弹吉它的苏大为一时手痒,为这个专门弄了把琵琶学了半年,倒是能模仿个六七分。

    可惜这一世为大唐不良人,一直奔忙,倒是把这门手艺给扔下了。

    不过,就算琵琶弹得再好,对他来说,也没甚大用处。

    远不如他做不良帅查案,或者执掌都察寺掌握情报来得爽利。

    “到了。”

    安文生一直沉默不语,直到此刻才出声提醒。

    夫余台,在百济,是类似新罗花郎的组织。

    不同的是,夫余台里多多网罗异人,不仅限于贵族子弟。

    应该这么说,夫余台分几层。

    最下一层,是百济高官贵族家的子弟,送入其中,充当卫士。

    类似于大唐千牛卫。

    再从中选拔一些表现出众的,接受系统的培养,然后放到百济各城出任地方官员。

    若其中再有出色,就会选拔入朝,做为中央官员。

    同时,在夫余台上层,则是以鬼室福信和妖僧道琛为首。

    他们俩一内一外,共掌夫余台。

    鬼室福信主要掌握的,是贵族子弟的选拔机制。

    而道琛,则主要管理网罗来的异人。

    道琛在百济的地位,相当于加强版的太史局李淳风。

    做为国家机构,夫余台不需要藏着掖着,就是光明正大的做为百济国权力架构的一部份。

    如同大唐太史局又或者是新罗花郎。

    在熊津城和百济国都泗沘都有据点,而且都设在最繁华的宫城边。

    虽然潜入有些麻烦,但比起大唐长安的皇宫,无疑还是要简单许多。

    苏大为和安文生、聂苏都是异人,轻松翻过城头,在屋檐上飞掠而过,没有惊动任何巡逻的卫士。

    很快,苏大为做出手势,示意身边的安文生和聂苏停下。

    他有过目不忘之能,脑子里早就记清了地图。

    指了指下方,安文生略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苏大为已经找到了夫余台在熊津城的据点建筑。

    但这片建筑这么大,究竟要找的正主在哪里,一时还无法确定。

    只能先小心窥探一下。

    苏大为和安文生手脚麻利,很快就将屋顶的琉璃瓦揭开一个洞口。

    动作不能太大,免得灰尘落下去。

    万一下方有人,就前功尽弃了。

    瓦下,首先是纵横支持着屋顶的梁柱。

    还好没有遮挡视线。

    苏大为看了一眼,这个殿中灯火明亮,有一个穿着百济长衫的中年人,正在伏案工作。

    “要不要抓起来问一下?”

    “不然这片建筑群房子那么多,怎么确定鬼室福信在哪?”

    苏大为与安文生低声咬着耳朵,忽觉身边微风拂过。

    聂苏居然不声不响间,从屋顶揭开的洞口穿了过去。

    这个洞长不过一尺,像苏大为和安文生这样高大的人,自然无法穿过。

    就算是普通的女子,想要穿过也不太可能。

    但是聂苏身体像是柔弱无骨般,微微一缩,轻松落下,脚尖点在梁柱上,点尘不惊。

    苏大为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说。

    聂苏蹲伏在屋内大梁上,仰头向苏大为笑了笑。

    接着低头看了看,确定殿内没其他人,这才落下。

    正在伏案工作的中年,刚刚觉得不对,还没得及惊呼,就被聂苏用一把短刀抵在脖颈上。

    冰凉的刀锋搁在咽喉处,中年人只觉得汗毛倒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聂苏压低声线,用扶余语飞快的向那人问了几句。

    对方想要抗拒,被聂苏直接一刀划开脖颈皮肤,不及惨叫又被封住口,等他疼痛过了,聂苏的刀又顶住他的咽喉。

    这人并没有坚持太久,终于还是说了。

    趴在屋顶上的苏大为张了张嘴,有些懵逼:“聂苏,他什么时候会扶余话?”

    “就是下午学的。”

    安文生一脸古怪的表情:“下午你在看资料,她找了这边人教他扶余话,我帮她找的人。”

    那表情,分明在说:谁特么知道,聂苏居然一下午就能说扶余话了,妖孽啊!

    正常人学外语,就算像他安文生这样天资聪颖,当年学突厥话,还用了数月时间。

    这聂苏还是人的脑子吗?

    语言奇才?

    苏大为与安文生正大眼瞪小眼,只听轻微破风声。

    聂苏早已从洞口穿了出来。

    没等苏大为开口问,她先得意洋洋的邀功。

    “阿兄,我问到了,这人是夫余台里的书薄,相当于大唐的主薄,他告诉我鬼室福信今晚在南台宴请客人,离这里不远。”

    说着,又指了一下下面:“人我打晕了,没两个时辰醒不过来。”

    苏大为向她竖起大拇指,忍不住问:“你的扶余语……”

    “下午学的呀。”

    “学这么快?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啊,我就是让人把扶余语常用的说一遍,再解释给我听,一遍就记住了。”

    好吧,人比人气死人。

    这天生的,羡慕不来。

    “阿兄,我来带路,跟我来。”

    “等等,要是那人醒了……”

    “醒了也不要紧,泄露机密乃是重罪,谅他不敢声张,而且我把你送我的短刀钉在桌上了,够吓唬他了。”

    “什么短刀?”苏大为一愣。

    “就是上次你去万年宫带回的那把。”

    聂苏说起来,还有些依依不舍。

    上次苏大为陪驾万年宫,后来万年宫大水救出李治。

    回来也没别的,就是追可疑之人时,捡到过一把类似后似胁差的倭人短刀。

    这刀他送给聂苏了。

    没想到聂苏居然……

    不过稍一想,苏大为立刻明白了聂苏的用心。

    若是方才那人真敢把泄密之事说出去,夫余台的人顺着这短刀,什么也查不出来,只会被引到错误方向。

    至于说,当年积石蓄水,引发万年宫洪水的那批人,会不会从这把留下的短刀查到什么。

    不会吧不会吧。

    那刀都多少年了,谁还记得此事。

    何况万年宫的洪水,最可疑的是西突厥至运,此人已死多年,自然不可能诈尸跑到百济来认这刀了。

    “你想的周到,走吧。”

    得苏大为一句夸奖,聂苏脸上顿时露出喜悦之色。

    她向着南面方向指了指。

    带着苏大为与安文生沿着高低起伏的建筑继续前进。

    大约盏茶时间后,来到一处造型华美的大殿上。

    “这里就是南台。”

    聂苏低声道。

    苏大为点点头,与安文生对视一眼,两人一齐动手。

    慢着。

    等想要揭人房顶的时候才愕然发现,这里的顶部,居然不是普通的琉璃瓦,而是大片烧制陶瓦,雕的纹饰甚为精美。

    这种特制的瓦,不光大,而且咬合紧密,要想不发出一点动静,将其揭开,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阿弥,这……”

    苏大为摇了摇头,指了指屋檐方向。

    身体悄无声息的潜过去,用脚尖勾住屋檐突出的一角,将身体倒挂下去。

    大唐的建筑四角会有飞檐,多雕刻龙子异兽。

    百济也有这样的习俗。

    角勾着突起的飞檐兽吞,苏大为以倒挂金勾的姿势,透过光亮的窗,向内看去。

    窗半开,里面灯火极亮。

    一眼看去,看到大殿宽阔,似乎正举行一场宴会。

    坐在殿中最上首主位的,乃是白天见过的百济权臣,夫余台南台座首,鬼室福信。

    他此时一身黑色衣衫,袖口滚以异兽金边。

    白天头上的斗笠早已摘下,露出真容。

    此人年近四旬,方面大耳,颧骨微隆,高耸的鼻上,是一对虎眸,凛凛生威。

    颔下胡须茂密。

    给人第一眼的感觉,此人坐在那里,恰似一头坐虎。

    从骨子里,就透着一种久居人上,手握重权的威势。

    虽然嘴带微笑,看似神情慵懒。

    但观人观神。

    以苏大为的眼光来看,此人犹如独行山林的猛虎,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最危险不过。

    不愧是百济的名臣。

    苏大为心中暗自琢磨。

    按白天所查资料,对付李大勇的圈套,多半出自此人手笔。

    等一切查清,先把百济情报线中的叛徒除掉,最后再收拾鬼室福信。

    凡是参与暗算李大勇之人,有一个算一个,一个都别想逃。

    苏大为正在心中思索,冷不防脚尖勾住的飞檐异兽松动,突兀一颤,发出“喀”的一声轻响。

    “什么人?!”

    殿内鬼室福信耳廓耸动。